230文学 > 穿越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七百七十一章 再见江州
    </p>

    在发脾气这方面,南安就没输给谁过。</p>

    明少景动怒,她总能比明少景更暴躁几分,“你冲谁嚷嚷呢?要嚷嚷滚回你家去嚷嚷!”</p>

    说完南安就要甩上门,明少景情急之下伸出手去把住门。</p>

    等南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p>

    她只听见明少景一阵惨叫,那只把这门的手瞬间就出现了血痕。</p>

    可即使是这样,明少景也没松开,龇牙咧嘴的喘着。</p>

    南安咬咬牙,松开了门,冷着个脸说道,“明少景,你是不是有病啊?没长眼睛啊?没看到我要关门啊,还伸手过来?不怕把你手弄废了啊?”</p>

    “今儿就是废了我也认了,南安,你先跟我说,为什么突然就决定要出国了?”明少景忍着痛问道。</p>

    他就是需要南安有这么点愧疚感之后,才有说话的机会。</p>

    这也算是苦肉计吧,虽然他的手是真的很疼。</p>

    南安哼哼着道,“感情你是来质问我的?明少景,你是不是弄错自己的立场了?你有质问我的资格吗?”</p>

    这话成功的让明少景把剩下的话给吞了回去,毕竟南安说得没错,他能有什么资格说这话呢。</p>

    “行吧,你既然这么说了,我也无话可说。”明少景冷了下来。</p>

    南安是最听不得这种话的,偏偏他还要说。</p>

    这样的后果是南安直接翻脸,“没话说了?没话说了就赶紧给我滚!别妨碍爸爸睡觉!”</p>

    “南安,你……”明少景是当真拿她没任何办法。</p>

    这女人,从来都是任性妄为由着自己性子去做事的,也不管别人会怎么想怎么看,更不会管别人的感受。</p>

    “你什么你,不想手废掉的话,就赶紧把手拿开。”南安丝毫没有要退步的意思。</p>

    明少景看了看她,突然就沉默了下来。</p>

    那双眼睛里有着很复杂很复杂的情绪,他动了动唇,有一句放在心里很久很久的话就要呼之欲出。</p>

    南安也不知是慌了还是怎么,特别是在面对他这种眼神时,她就没底。</p>

    她很讨厌这种慌乱的感觉,即刻板着脸说道,“明少景你这样就没意思了,这大晚上的你不去陪你的那些莺莺燕燕,跟我耗在这里做什么?渣男,把手给我松开!”</p>

    她推了一把,明少景的身子晃了一下,手就这么松开了。</p>

    南安看准了时机,毫不犹豫的把门关上了,不给他任何一点机会,干净利落。</p>

    明少景站在门外,许久都没有说话。</p>

    房门内也没什么声音,好像已经彻底和他隔绝了一样。</p>

    最终,他挫败,松下了肩膀,慢慢转身离开。</p>

    门内的南安,背靠在门上,借此来支撑着自己的身体。</p>

    刚刚她好像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一样,这会儿毫无力气,连呼吸都觉得很累很累。</p>

    明明毫无波澜的心,在看到明少景突然闯过来的时候,就开始有了异动。</p>

    南安在心里一遍遍的问自己,你怎么还不死心啊?南安你是傻子吧,你快点死心行不行,算我求你了,我求我自己了行不行?</p>

    明明昨天顾之欢问她的时候,她都信誓旦旦的和她说,我已经放下百分之九十九了,只有百分之一而已,不会影响到自己的。</p>

    可真在面对他的时候,她才知道,这百分之一的可能性有多大。</p>

    眼角有冰冷的东西滑过,南安倔强的抹了抹。</p>

    又努力扬着最自信的笑容去过正常南安的生活了。</p>

    从南家离开后,明少景的心情就没好过。</p>

    他一个人在街头走了许久,最后才找了一辆车回到了毒液。</p>

    这里依旧热闹喧嚣着,多少人在这里纸醉金迷着。</p>

    连南安的朋友都还在,他们有的会过来和明少景打招呼,有的会邀请他喝酒,还有各式各样的美女投怀送抱。</p>

    这要是在以往,明少景都会照单全收。</p>

    可今晚,他毫无兴致。</p>

    好像眼前的这些狂欢都与自己无关,他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呆一会。</p>

    明少景把自己关在包间里,打开了很多瓶酒,又开始一瓶一瓶的喝了起来。</p>

    明家有财团,有正经的投资。</p>

    可唯独明少景不喜欢家里给他安排的任何事业,自己跑出来开各式各样的酒吧,夜场,会所等等。</p>

    大概是他很会玩吧,所以这些事业也被他经营得有声有色。</p>

    以至于全江州的人都知道他很会玩,夜店小王子的称号也落在了他的头上。</p>

    后来啊,南安也开始进入夜场玩,玩得比他还要嗨还要狠。</p>

    用南安的话来说,曲从头上过,不嗨是罪过。</p>

    明少景为此没少说南安,南安每次都拽得不行的回他,你都能玩凭什么我不能玩。</p>

    这些年来,南安那暴躁脾气,在夜场里没少惹祸事。</p>

    明少景是跟在她后面不断的灭火,解决了一茬又一茬啊。</p>

    那时候明少景就在想,这女人到底要什么时候才不作妖啊,什么时候他才能过上清静的日子呢?</p>

    现在,这日子好像就要实现了呢。</p>

    可他为什么并不高兴呢?</p>

    明少景真的想不明白,一点都不明白。</p>

    那一晚,就好像是一场梦一样,被南安否定得太过彻底,以至于他都怀疑那一晚到底有没有真的发生过,还是他自己幻想出来的而已。</p>

    南安总说他是个渣男,浪迹在情场,身边的女人成堆。</p>

    可他自己心里清楚,他从没有把那些女人放在心上过。</p>

    真正放在心上的人,也只有她南安一个而已。</p>

    ***</p>

    今天是南安出国的日子,孟浮云和南靖宇起了个大早,早早的帮南安准备着出行的东西。</p>

    到是南安闲闲散散的,好像要远行的人并不是她一样。</p>

    最后她在孟浮云的三催四请之下才到了大厅,这个点顾之欢和南时见都来了。</p>

    南安看众人一副不舍的样子,提前打招呼说道,“我只是暂时出去一趟,学成就会回来的,你们一个个别依依不舍的样子,再说了,现在的交通这么方便,指不定我哪天就跑回来看你们了呢?”</p>

    孟浮云说,“等小顾的身体好点后,我就来看你。”</p>

    南安直接摇头,“妈!你可千万别来,你一来准唠叨我,我也会受影响的,所以千万别来看我,知道吧!我不是十八岁的人了,你就安心吧。”</p>

    孟浮云还想说什么,到是南靖宇劝了两句,“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自由,你就让她只有一阵吧。”</p>

    “算了,你赶紧看看还有什么缺的。”孟浮云又四下的检查着。</p>

    “行了行了,我什么都不缺,再说了,这世上还有钱搞不定的事情吗?我缺什么到时候买就行了。”南安大大咧咧的说道。</p>

    孟浮云也拿她没办法,“那你要照顾好自己。”</p>

    “我会的,保证回来的时候你会满意。”南安再三保证。</p>

    顾之欢抱了抱南安,“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一直在。”</p>

    “嗯呐。”</p>

    南安出了大门,回头看了看站在大门口的众人,挥挥手很乐观的说道,“好了,你们就别送了,我走了,你们都要照顾好自己啊,等我回来哦,拜拜。”</p>

    她挥着手,顾之欢也挥着手。</p>

    孟浮云眼睛有些发酸,背过身去,怕这一幕离别的画面。</p>

    南靖宇揽着她的肩膀安慰着。</p>

    南安看到这一幕笑了笑,最近父母的感情很好的样子,她也挺放心的。</p>

    她潇洒的转身打开了车门,在要坐上车的时候,又停顿了一下,然后回头看向某一处阳台,然后大声的叫道,“爷爷,我走了。”</p>

    老爷子听到这声叫喊,还挺嫌弃的,“女孩子家家的,说话那么大嗓门,一点都不秀气。”</p>

    联达在一旁也是无奈啊……</p>

    老爷明明就很高兴,却非要装作一脸嫌弃的样子,这口嫌体正直的性子是越老越肆意了。</p>

    南安的车到底还是走了,从这里到机场,不过大半个小时的车程。</p>

    她走得潇洒,可上车后,还是红了眼。</p>

    南安吸了吸鼻子,伸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然后又温柔的笑了起来。</p>

    为母则刚这四个字,大概就是说的此时此刻吧。</p>

    一个人单枪匹马到了国外,哪有不害怕的。</p>

    可想到这样就能保护住这个孩子,就好像什么都不怕了。</p>

    南安看了看车窗外的风景,随后淡淡的笑了笑,轻轻的说了一声,再见,江州。</p>

    一个晚上,明少景都在不停的做梦,可梦见的人,就只有南安一个。</p>

    他梦见过还是少女时期的南安,那么嚣张跋扈,不可一世,俨然是学校里的女魔头。</p>

    可他也梦见了她脸红时的样子,那么可爱,那么迷人。</p>

    又梦见她怒瞪着他骂他是渣男。</p>

    还梦见她红着眼看了看他,却什么都没说的转身离开。</p>

    在梦里,明少景很挣扎,他很努力的想要将南安留住,可他发现自己四肢无力动弹不等,甚至嗓子都发不出半点声音,哪怕他奋力的在喊,南安,你不要走。</p>

    可她走了,他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仿佛成了一个哑巴。</p>

    这是一个噩梦吧。</p>

    明少景好不容易才从噩梦中醒来,发现自己满头大汗。</p>

    那可慌乱的心,好不容易稳定下来,他才看到自己所在的地方。</p>

    是昨晚喝酒的包间,他又把自己关在包间里喝酒了?</p>

    明少景怔了怔,脑子里有不少的东西正在迅速的回笼。</p>

    下一刻他猛然站起身来,不顾形象的打开门冲出了包间,冲出了毒液。</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