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玄幻小说 > 跨越时空之神国崛起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无边
    “等你好久了……还以为你一直不出手呢。”

    衣阿华勾住王雍的脖子,送上自己炽烈的吻,就像沙漠一两点钟的太阳一样炽热。

    两人热烈的吻着,衣物也在沙漠中一次次打滚中飞掉了。

    特别是衣阿华胸前的衣物,简直是好像让王雍更好解,更诱人一样。

    衣阿华饱满的身材,女武神一样的身材让王雍爱不释手。

    在王雍变出的大床上,两人被天席地。

    (略)

    衣阿华骄傲的看着王雍对于自己身体的喜欢。

    (略)

    这让王雍感觉到诧异,却又有一种另类的舒爽。

    “你这是想害死老公我啊?”王雍轻轻笑到,捏着衣阿华的下巴。

    衣阿华搂着王雍的脖子,笑着说道:“这是我发动机的温度,喜欢吗?”

    “喜欢。”(略)

    两人喘息着,相视一笑,衣阿华金色的长发在散落在王雍的脖颈上。

    衣阿华这时候非常缠人,抱着王雍不肯松手。

    这一会,王雍才算使出了九成九的力量,这才是一匹头等的烈性大洋马(略)

    此时天色已经稍晚,金色的太阳略微泛红。

    (略)

    ……

    终于夕阳把沙漠染成一片红色。

    衣阿华精疲力竭的躺在王雍的怀里,身上也有着淡淡的痕迹。

    沙漠中的空气变得凉爽。

    “真爽啊,衣阿华!”王雍搂着她。

    “唔……嗯。”衣阿华迷茫的亲了亲他的嘴角。

    夜深了,沙漠中的风转凉,甚至有些冷意。

    但是这对于两人来说都不算什么。

    沙漠中的夜空爽亮的让人难以置信,这是其他地区即使是夏夜也难以见到的的夜空。

    两人小酌了几口白兰地,依偎着一起仰望头顶上闪烁的群星。

    那是一种纯粹,透亮而带着繁盛或说冰冷的光芒。

    “真美呵……”衣阿华感叹道:“每当我在大海中进行漫无边际的巡航的时候,最想看到的就是这永恒不变的星星,数不清的它们让我感到热热闹闹的……”

    她笑了,转过头来,在夜空的映照下,她的眸子仿佛这幽蓝的夜空一样让人心醉神迷,又像无垠的大海一样深邃而宁静。

    她五星状的金色瞳孔在夜空下倒映着细碎的淡金色光芒,仿佛是她闪耀着的心灵。

    “衣阿华……”王雍凝视着她的双眸。

    “怎么?”衣阿华带着微笑,竖起一根白嫩的食指点在他的鼻子上。

    “你很美。”王雍低下头吻道。

    “嗯……不要……给你亲手指指……哼哼……”衣阿华撒娇地说道。

    夜色微凉。

    ……

    之后深海的西方防线就仿佛洪水中破了一个口子的大坝,下一刻就是完全的崩塌。

    王雍镇守府麾下的舰娘们乘胜追击,完全扫除了深海,年余的积郁为之一散。

    镇守府中充满了胜利的爽朗声。

    也许深海在大海的更深处构建了新的堡垒,也许没有。

    海亚的海洋实在是太过于宽广。

    当你航行在比地球表面积还大几倍的海洋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如果那样的话也许就没有发现新大陆了吧。

    广袤的海洋就像无垠的沙漠,是很好的防御,在这里找寻深海,就像17世纪前在草原上追捕逃逸的游牧民族一样。

    无垠的海洋,漫无边际。

    这是王雍攻破了西方防线时的感觉。

    就像突破了苏联的第一道坎的德国装甲师一样,每天几乎无阻碍的不断前进,每天还是几乎一样的黄绿色的草原。

    缺乏意义……

    王雍的镇守府中的舰娘并不多。

    他望了望西方无边的海洋,思考了会,撤军了。

    他目前控制的海亚的海陆面积不到百分之二十,以他这点兵力和战斗力是极大的成就。

    海亚的镇守府巅峰时期比他的镇守府还要强大的就有二十来个,一共百余个镇守府,就这样也不过恢复了六成的土地,五成的海域,一旦深海发动总攻就毁于一旦。

    他现在一旦孤军深入,被包围是迟早的事情,虽然能够跑掉,但是身边的舰娘们呢?即使能够保护她们,但是自己重新再回来又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这里的日子过得实在是舒服,有时候舒服到王雍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快化掉了,一旦数十年再也不能来到这里,无疑是非常遗憾的事情,对于耽于享乐的他来说。

    他回去休整了会,舰娘们也不再向西部海域进击,战斗强度也下降了,重心向中东部转移。

    “真舒服啊!”王雍靠在提督办公室柔软的沙发上,长长吁了一口气,满意的闭上眼。

    “提督这次回来好开心啊,深海坚不可摧的西部防线还是被我们击溃了呢”扶桑轻轻笑着,给王雍的肩膀恰到好处的按摩着。

    “嗯嗯。”王雍点了点头,轻抚着扶桑犹如丝绸般光滑的双手。

    扶桑轻轻低下头去,有些开心却又带着一丝害羞说道:“大和啊……俾斯麦新来了你不去陪陪她们?”

    王雍微微一笑,牵着她的手让她坐进自己的怀里。

    一次又一次地吻她,直到她红霞浮现,双眼微微有些躲闪。

    “当然是最喜欢你了,小傻瓜。”他啜饮着扶桑的柔嫩的,仿佛剥开果衣的橘子般轻嫩的唇。

    “嗯。”扶桑回吻着,勾住了王雍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