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修真小说 > 血狱江湖 > 第一百六十二章:大胆的念头(2)
    陆相爷和林屹正式秘密结盟,对彼此来说,无疑是如虎添翼了。二人心情都很振奋。林屹和陆相又订了下一步应付局势的计划。

    商量完后,林屹对陆相爷道:“相爷,我想见下北宫无羊。”

    陆相道:“你为何要见他?”

    林屹道:“血魔毕竟是北宫无羊复活的。现在血魔要北宫无羊,我想查明血魔真正用意。毕竟我们现在对血魔知知甚少。想要对付他,就得了解他。相爷你放心,林屹只问该问的。不该问的绝不问。”

    陆相想了一下道:“我相信你不会乱问。现在我派人带你去见他。不过,进入山中,得将你眼蒙上。这是规矩。我进地宫,也得照规矩来。”

    林屹道:“谢相爷!”

    林屹出门时候,陆相爷又叫住他。

    林屹转身看着陆相爷。

    陆相爷也看着林屹,他道:“林屹,有些话我早想对你说,一直未说,现在这情形,不能不说了。”

    林屹道:“相爷请说。”

    陆相道:“当年你和上官明弘共守凤翔,经历千辛万苦最终赢得大捷。也是江湖与朝廷合作拒敌的一段佳话。你们二人之间情谊自然不用说了。上官明弘更是常在人前说,你是他最好的兄弟。你也敬他这个兄长。现在,你那个兄长在背后蠢蠢欲动了。随时都会对我发难。我当然不会坐以待毙。所以,我们之间的事,你最好不要参与。免得我为难。”

    林屹明白,陆相是担心他与上官明弘是“兄弟”,所以关键时候,会助“兄长”。

    林屹道:“虽然我与上官明弘结下情谊,但是相爷对更我更是恩众如山。相爷,我知道该怎么做。如果我做出对不起相爷的事,天诛地灭!”

    陆相听了这话,心中释然。

    陆相派亲信带林屹去云山。

    进入山中,那亲信将一个黑头套戴在林屹头上。然后引领着林屹来到秘宫。

    陆峻又亲自将林屹带到一间石室。

    过了一会儿,北宫无羊拄着双拐进来。

    林屹见北宫无羊失去双腿,双耳也被割下,一副凄惨样子,心中也颇不是滋味。毕竟北宫无羊救过方青云,也救过他。

    林屹对陆峻道:“陆兄,可否让我和北宫先生单独聊聊?”

    陆峻已接到陆相手谕了,手谕写明,尽量满足林屹要求。

    陆峻点点头,然后退出,将门带上。

    屋中就剩下林屹和北宫无羊,北宫无羊眼泪就留下来了。

    如今再见林屹,让北宫无羊感觉如见亲人一般。

    北宫无羊哭道:“林兄弟啊,我以为这辈子再见不到别人了。你看看,我现在没了双腿,没了双耳成了一个可怜的残废……如果不是‘那人’离不开我,相爷让我为他续……”

    林屹打断北宫无羊的话道:“北宫兄,相爷的事,我不听,你也别说。你有今日,完全是你咎由自取!当初我奉劝过你多少次,甚至还把你师兄请来劝你。你偏偏不听。要创造奇迹。现在,你不光为此招祸成了残废,还让天下陷入危机!相爷这样对你,已经是非常仁慈了!”

    北宫无羊听了这话,止住泪水。

    他可怜神色也转变成兴奋之色了。

    北宫无羊盯着林屹道:“林兄,是不是血魔恢复了?开始作乱了?!”

    林屹点点头。

    北宫无羊愣了一下,然后眼中发光开怀而笑。

    北宫无羊又如疯子一般颠狂了。

    他拄着拐在地上一蹦一跳。

    “我复活了他……他不光活下来,还恢复了。哈哈……这样的奇迹除了我,试问天下谁还能创!只有我北宫无羊……”说到激动处,北宫无羊跳到林屹面前,他面目此刻都因亢奋而扭曲。“当初你还说我痴心妄想。现在,你可信服?!”

    林屹不能不服,他道:“服!”

    北宫无羊更是高兴,他道:“对了林兄,他智慧如何?武功如何?反应如何?有没有受到影响?还有,他容颜没有开始快速衰老吧?对了,他有没有提及我?我可如同他再生父母……”

    复活血魔无疑是北宫无羊这一生最大杰作。

    可谓空前绝后。

    所以北宫无羊现在想知道关于血魔的一切。

    林屹也不回答他的问题,因为林屹都未真正见过血魔。

    林屹只是对北宫无羊道:“提你?提你做什么?血魔一族只是利用你而已。利用完了,你还有什么价值?当初也是陆家人将你救下。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北宫无羊本以为自己复活了血魔,血魔会对他感恩戴德。

    听了林屹这话,北宫无羊顿时心灰意冷如同霜打了的茄子。

    北宫无羊气道:“妈的,堂堂血魔,一代传奇人物,原来是忘恩负义之徒……”

    林屹道:“所以,别对血魔抱有幻想了。你就老老实实为相爷效命。这样至少你还能保住命。我这次来,是问你些话。希望你如实回答。如果你如实说,我会在相爷面前替你美言。让你过的更好些。我知道你好美酒美色……”

    自从陆相震怒废了北宫无羊,北宫无羊当初丰厚待遇也都取消。

    现在他半月才可喝一次酒,至于美人,自从出事后,他都再未体味过。

    到了现在这地步,北宫无羊也别无所求了,只能为自己争取更好的待遇。让自己过的舒服。

    北宫无羊道:“到这地步,你还有什么可瞒的。你问。”

    林屹道:“我判断血魔未完全恢复。如果他想完全恢复,是不是还得靠你?”

    北宫无羊道:“你是指武功还是身体?”

    林屹道:“武功。”

    北宫无羊道:“那只有他自己清楚了。假如你请我看病,好歹也得让我知道症状。让我见见你。不然我怎么知道能或不能?我是神医,不是神仙。”

    林屹一想,北宫无羊说的也对。

    林屹又道:“你盗了血魔尸体几年,准备复活他,想必你对他研究无数次了。那你对他身体情况应该很清楚吧?”

    北宫无羊道:“当然,他右边屁股有个柳叶烙,人根处有个疤痕我都知道。”

    林屹道:“那你给我讲讲他身体情况。有无病症,重伤,或者身体其他异常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