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石矶 > 第234章 不周伊始
    “天在其上,地在其下,盘古在其间,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不周之高远逾六百五十七万丈。”

    石矶站在不周山下仰望不周,她依旧渺小如尘,不周依旧支撑着一个世界。轻呵一气,她要上山了。

    百年西行,三年准备,她终于要上山。

    石矶扶了扶背上的太初,伸手攥紧十二月的小手,抬脚迈出了登山的第一步。

    她没有回头,即便身后聚集了密密麻麻的巫,地巫、天巫、大巫,相柳、烛火、刑天,羿北、青芽、玄雨,该说的话,该交代的事,三年间,都说好了。

    从这一步开始,她将忘记身前身后事。

    眼中只有不周,心中只有盘古。

    她要一步一步从盘古脚下走上去,一步一步感悟,一步一步感动。

    她要用最干净的心,最虔诚的心,最执着的心,走好每一步,守一如是。

    她遍学巫文,通读巫咒,她观遍巫神祭,谱写十二篇巫神乐章,耗时三年又二十八天,她融会巫文贯通巫咒铸就了一颗广博巫心。

    她善书巫文,善聆巫咒,她能听懂所有巫的声音,巫的心跳,巫的脉搏,巫的呼吸,巫的气息,如果盘古也是巫的话,她也能听到,听到她想听的一切。

    风很大,却不敢在她耳边呜咽,雪很大,落得无声无息,她走得很慢,却走得很直,如同她的脊梁一样笔直。

    十二月走得很轻松,也许是因为石矶脚步迈得不大,十二月走得很安静,因为她知道她不能吵到姑姑,这对姑姑很重要。

    山下的巫众躬身相送,大巫夸父、大巫刑天、大巫白蛉、大巫屏翳……皆是如此,为她的无畏,为她的勇气。

    她此去凶多吉少。

    天地一山相连,巫在这头,妖在那头,除了两次巫妖大战,双方阻断了不周,上下不通。

    千万年来,无人登攀。

    今日,她要一步一步走上不周,走通这条洪荒唯一的通天之路。

    她愈去愈远,如一颗尘,融入了光。

    青芽泫然落泪,玄雨眼眶发热,三年朝夕相处,三年谆谆教诲……

    迎着风,踩着雪,脚下或轻或重总有声音传入石矶耳中,轻音是不周山的土声,重音是不周山的石音,她踩着不周山脉搏聆听着不周山山语。

    一土一石,皆不周,她一点一点读着不周山,风雪无法阻碍她脚步,也无法隔断她想听的声音。

    她从白天走到夜晚,星斗漫天,又从夜晚走到白天,金乌东升,日夜交替,她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她目露喜光。

    她松开十二月的手,解下太初,席地而坐,长琴安膝,纤手抚琴,肃杀琴音从她指尖跳出,铿锵巫咒在她口中念诵。

    铮铮铁骨鸣,呛呛金石音。

    ……

    “听……”

    “琴师大人的琴。”

    一个个守在在山下的巫屏住呼吸,侧耳倾听。

    只到最后一个音符消散,才有巫者出声:“是蓐收大人的金神祭!”

    “是金神祭……是金神祭……”

    一个个巫者欢欣雀跃,他们听到了琴师大人的琴,他们听到了。

    ……

    一曲弹完,石矶久久未能回神,她由皮入理,找到了骨,不周山的骨,铮铮铁骨,她听着骨音,感悟着骨韵,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她醒来了。

    十二月蹲在她旁边攒着雪球,一圈雪球将她围在中间。

    石矶站起身背上琴,掸了掸身上雪,将十二月冰冷的小手包在了掌中。

    兔子跳到石矶身边,开心的蹭了蹭石矶手臂。

    高处不胜寒,不周山的夜,真的很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