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玄幻小说 >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 第九百六十九章 宴会偶遇
    “说实在的,我觉得我自己很没有能力,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你说我到底还有什么用?”</p>

    沈枞渊有些气馁的在林雪面前说着一些丧气话,林雪听了之后心里自然也有些复杂。</p>

    “不,不是这样的,你在我心里面一直都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这一次也不是怪你,主要是为了顾全大局,我们不能轻举妄动。”</p>

    林雪也能够明白此刻沈枞渊心里面所想,也是语重心长的安慰着沈枞渊,让他不要想太多了。</p>

    沈枞渊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开口道:“好了,我们不谈这件事情了,总之,我一定会在这几日之内把安溪救出来。”</p>

    言语道断,看了林雪一眼,又问道:“对了,你身上的伤口怎么样了?明天晚上陪我一起去参加冯家家主的寿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p>

    “你放心吧,像我这种身体恢复的是很快的,不过是几颗子弹罢了,明天晚上一定打扮的美美的和你去参加那个寿宴,顺便我也向看一下这个冯峥嵘究竟和传说中有什么不一样?”</p>

    林雪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在沈枞渊的面前说着,每一次只要是关于这类的事情,她就极其的有兴趣。</p>

    而此刻的沈枞渊对林雪也是有些无语,特别是在听着她风轻云淡的没有把这一次枪伤当回事的时候,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才好了。</p>

    很快的便到了冯家家主的六十大寿。</p>

    寿宴是定在了冯家的庄园里面,鞭炮声响连天,宾客们来来往往,面容上都挂着一些或是官方笑容或是真心祝福的神色。</p>

    而此刻沈安溪和安梓晨两个人也早就已经来到了冯家的庄园。</p>

    放眼望去,今日来的人都是一些非富即贵的,甚至很多人是平日里面根本见不到的,今日都已经在这里一睹真容。</p>

    在看到这一个场面的时候,沈安溪还表示有些惊叹,看来这个冯峥嵘确实是有几分势力的,若不然的话,也没有这么多人会给他这个面子。</p>

    况且方才在他们进来的时候,还有一部分人被拦在了门外,而原因自然就是因为没有邀请函。</p>

    自己的寿宴,但是由于别人没有邀请函,就不让进来的沈安溪表示还是第一次见。</p>

    那一部分人其实也是一些身份不一般的人,只不过是因为没有收到冯家的邀请函,所以才会连进来的资格都没有。</p>

    安梓晨侧目见到沈安溪神色里面浮现出来的一抹惊讶,一时之间也只是宠溺的笑了笑。</p>

    “我以前倒是听说过这个冯老,不过倒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他。”沈安溪在安梓晨的身旁很是小声的说着。</p>

    “我这也是第一次打交道,因为之前一直在国外,所以对于冯老也只是听说过,但是并不认识。”安梓晨也回应着沈安溪的话。</p>

    “你这一次给他准备了什么礼物?”沈安溪有些好奇的在安梓晨的身旁开口问道。</p>

    “待会你就知道了。”安梓晨笑了笑故作神秘的在沈安溪的面前说道。</p>

    沈安溪见安梓晨还故作神秘用鼻子哼了哼,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了,不过好奇心倒是越来越强了。</p>

    安梓晨明明是空手来的,他到底送了什么礼物呢?并且看起来安梓晨的面容上好像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p>

    不过既然安梓晨不愿意说,沈安溪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了。</p>

    说完话两个人一同朝着大厅里面走着进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沈安溪的眼帘,确切的来说是两个熟悉的身影。</p>

    原本安梓晨倒是一直在走路,突然间感觉到自己身旁的沈安溪身体僵硬了几分,于是顺着沈安溪的视线看了过去,也就见到了沈枞渊和他身旁的女人。</p>

    安梓晨的眸子里面浮现出了一抹漫不经心的笑容,沈枞渊身旁的这个女人,他倒是认识的,想不到上一次她竟然没有死。</p>

    安梓晨注意到了自己身旁的沈安溪,整个人已经很是不自然了,心里面莫名有了几分幸灾乐祸,或许只有这样让沈安溪亲眼看到了,他才可以对沈枞渊死心,从而接受自己吧。</p>

    “我们走吧。”沈安溪淡漠的从嘴里面吐出来几个字,随即直接伸出手来挽着安梓晨的手臂,加快了脚下的步子,便进到了客厅里面。</p>

    安梓晨见状,伸出手来轻轻的抚了抚沈安溪的手背以示安慰。</p>

    与此同时,沈枞渊和身旁的林雪也注意到了沈安溪和安梓晨一同走进了大厅里面,林雪赶紧拉住了沈枞渊开口道:“快看,那不是安溪吗?”</p>

    林雪说完话的时候发现沈枞渊没有反应,转过头一看才看到沈枞渊的目光,早就已经盯着两个人进去的身影了。</p>

    “那个……刚刚安溪应该是已经看到我们了,想必是被她误会了吧。”林雪脸上浮现出来一抹愧疚,有些歉意的说着。</p>

    沈枞渊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无可奈何的神色,其实刚才他已经和沈安溪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p>

    他能够看得出来沈安溪眼神里面浮现出来的那种失望和落寞。</p>

    此刻的沈枞渊很想冲上去紧紧的把沈安溪抱在怀里面,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她想象的那样,之所以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让安梓晨放松警惕,从而好把她救出来。</p>

    可最终还是因为这样被沈安溪误会了,一时之间沈枞渊的心里面也是百般的五味杂陈。</p>

    沈枞渊叹了一口气,“没有办法,只能先让她误会我们吧,我会找机会和她说清楚的。”</p>

    “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冯峥嵘也会邀请这个安梓晨呢?否则的话我们应该做准备,说不定还可以把安溪救走的。”林雪也在一旁有些气馁的说着。</p>

    其实他们早就应该想得到,才是这一次冯峥嵘的寿宴,请的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p>

    而安梓晨的家族虽然是刚从海外回来,可是这刚回来就在这座城市掀起了一阵风浪,所以冯峥嵘宴请他们也完全是想得通的。</p>

    毕竟很多人在冯峥嵘的面前想要赢得存在感,同样的,冯峥嵘自然也不可能白白的给这些人利益,他也自然要捞到好处才会和这些人来往。</p>

    “没有关系的,我们进去吧。”沈枞渊淡淡的说着,随即也迈着有些沉重的步子和林雪一同进了大厅里面。</p>

    冯家家主冯峥嵘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接受着宾客们的祝福以及贺礼。</p>

    “冯老爷子,祝您寿比南山,福如东海,这是鄙人一点小小的心意,听说冯老爷子喜欢收藏古董,于是便把我收藏多年的这幅古字画拿过来,聊表心意。”</p>

    “哈哈哈,谢谢,王总的心意我冯某人心领了。”</p>

    冯峥嵘的管家把字画拿过来,放在了他的面前,冯峥嵘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不过也并没有直接将字画打开,只是吩咐管家放置一旁。</p>

    送礼的人脸上的神色僵硬了几分,也不知道冯峥嵘的心里面是怎么想的,究竟是因为遵循着不当着别人的面打开礼物的想法,还是因为压根就对他们送的礼物不谢一顾。</p>

    而剩下的一些人们见到了这样的一副场面,甚至在心里面幸灾乐祸了起来。</p>

    他们怎么会不明白,今日来送礼的这些人多便也都是为了能够在冯峥嵘的面前刷一下存在感,以免得以后有事求他。</p>

    毕竟对于这些人来说,在a市能够只手遮天的冯峥嵘是可以给他们无尽的利益的。</p>

    “冯老,恭喜恭喜,祝您万寿无疆。”</p>

    紧接着,又重新一个人拿着一个盒子腆着脸上来恭恭敬敬的站在了冯振荣的面前,鞠了一个躬开口祝寿。</p>

    “这是我胡某人的一点小小心意,可能有些拿不上场面,不过还是希望冯老能够喜欢。”</p>

    随即管家见状,似乎冯峥嵘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赶紧在他的耳朵旁边介绍了一下这个人,顿时冯峥嵘才故作淡定开口道。</p>

    “好好好,有心了,这份情意我冯某人自然心领了。”</p>

    在冯峥嵘看到这个盒子的时候,面容上依然没有任何的波澜,还是照旧的把盒子递给了管家,甚至都没有打开看过。</p>

    紧接着大家也就陆陆续续的给冯峥嵘送这礼物。</p>

    不过冯峥嵘也只是当众打开了其中几件礼物,这可能已经是这堆礼物里面他最喜欢的又或者是因为送礼物的人让他给这个面子。</p>

    而沈枞渊的目光始终盯在沈安溪的身上,可自从她进来的时候,沈安溪的目光就从来没有在他的身上停留过半会儿。</p>

    “阿雪,你还是跟我继续装暧昧,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安梓晨彻底的掉以轻心,虽然我们这样做会让安溪很是伤心,难过不过只有这样才能最快的把安溪救出来。”</p>

    沈枞渊在林雪的旁边表情有些凝重的说着。</p>

    林雪点了点头,“你放心吧,为了能够早日把安溪叫出来,我也就豁出去了,哪怕她现在恨我,但是之后和她解释清楚了,也就没有关系了,我相信她会原谅我们这样的做法。”</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