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其他小说 > 魔邪之主 > 第四百五十一章 遍布红花的宫殿
    听见月生的小声嘀咕,掌柜脸色疾苦,道:

    “右使大人,这件事其实都是大殷搞得鬼,自从红花使大人击杀对方两位锁人魂强者,尤其还杀了五公主魏雨欣后,魏武王震怒,就对圣教下达了一条悬赏令。

    悬赏之高,惹得一些不怕死的暴徒纷纷袭击圣教教众,甚至像各大护法一般的高层都被袭击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任务。”

    “哦?原来如此……”

    月生顿时明白了这是黑糜圣教给他背锅了。

    在弄清楚北城大致的形势后,月生也不再停留,直接向着黑糜圣教总教而去。

    半天后,月生终于见到了黑糜圣教。

    建筑风格和兰零道的黑糜圣教分教相差不大,漆黑的颜色,无缝的接口,井然有序的规划,但规模却至少庞大数十倍不止。

    不过这些都不是月生所注意的,他所注意的是其中隐隐让他七魄之灵升起的危机感。

    “来自于人?还是来自这黑莲糜盖灭魂阵?”

    他的目光投向天空中那朵时隐时现的黑莲,眼神微凝,那是阵法的核心。

    “黑莲磨世典?不对!那不是黑莲磨世典的本体,最多是其分身!”

    若是其他人或许识别不了这一点,但他有着葬生老祖的记忆碎片,对黑莲磨世典不是一般的熟悉,自然例外。

    “来者何人!?此地乃黑糜圣教总教地区,闲杂人等不许在此徘徊!”

    一声大喝,月生只见一道人影从阵法中飞出,气势不弱,赫然是一位拘七魄强者。

    不愧是黑糜圣教总教,连守门的都是拘七魄强者,月生心中暗暗赞叹一声。

    但赞叹归赞叹,他的气势却丝毫不弱,直接向着来人甩出一道重力术。

    来人只感觉身体猛地一沉,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向着地面掉去,轰的一声砸在地上,印出一个呈蛛丝网分布圆形大坑,差点引起了黑莲糜盖灭魂阵的反击。

    “月生大爷乃是红花使新任右使,这是令牌!”

    月生唰的一声将令牌飞出去,插在这位拘七魄强者身旁,让他身体一震。

    月生解开重力术的束缚,这位拘七魄强者手在地上一拍,顺手拿起插在身旁的令牌站了起来。

    他阴沉着脸看着令牌,再看了一眼月生,任谁被人轰进地里也不会好受。

    “右使大人,容我先进去向红花使大人确认一下。”

    尽管他差不多已经确定月生的确是红花使的右使,但对于像月生这种新任右使第一次来总教都需要严格的审查,尤其是他对月生的印象极差。

    “要让你知道即使是红花使的右使,在总教之中也不是能随便得罪人的!”他心中暗道。

    月生看着这位拘七魄强者离去的背影,眼神阴冷。

    不多时,那位拘七魄强者带着一个人走了出来,这个人月生很熟悉,正是红花使的左使刘明。

    “月兄,你总算来了,红花使大人可是念叨许久了!”

    刘明远远就看见了月生,眼睛一亮,迎了上来。

    他可是为数不多知道月生真实实力的人之一,对于这位锁人魂强者的实力可是一清二楚。

    当初大殷三位锁人魂强者来袭,月生不到一分钟就将其中一位锤爆。

    月生看了一眼刘明,道:“月生大爷本来早就到了皇城,只不过在东城被一些事情拖住了走不开罢了!”

    “东城?”

    刘明似乎想到了最近东城的情报,不由扯了扯嘴角。

    这月生的惹事能力还不是一般的强,要不是他是锁人魂强者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不过他依旧带着恭维的语气道:“月兄实力强悍,横扫东城各大俊杰强者无敌手,大涨我圣教威严,红花使大人定能凭借月兄的战绩在此次联盟中取得盟主之位。”

    一旁的那个黑糜圣教拘七魄强者心中微微有些惊讶。

    刘明可是红花使的左使,而且实力臻至拘七魄第六境拘臭肺,即使在黑糜圣教中也算是一等一的强者,怎么现在看来,对月生这个右使反而像是面对上级而不是同级呢?

    难道月生的实力比刘明还强?

    他脑海中冒出这样一个吓了自己一跳的念头,不过随即就被他甩出了脑海。

    不可能!不可能!拘除秽之境的强者哪有这么随处可见?

    “月兄,现在阵法已经打开了一个缺口,赶紧进来吧,不然马上就要关闭了。”

    月生只见刘明拿出一朵小小的,黑黑的,和黑糜圣教顶上那朵大黑莲十分相似的莲花,他向前一丢,小黑莲凭空漂浮,进入阵法的防御光幕之中。

    只见小黑莲如冰雪遇见阳光一般融化,黑莲糜盖灭魂阵也随之出现一个一人大小的缺口,月生一闪身就从缺口之中钻了进去。

    进入阵法后,他瞥了一眼刚才那个守门的拘七魄强者。

    本来之前他仅仅是猜测,现在他基本已经确定了这个拘七魄强者身上绝对有可以不像这样在阵法上开口就能让自身进出的东西,他刚才可没有看见这个拘七魄强者丢这种小黑莲。

    他将这个拘七魄强者的样貌印入脑海中,并且暗中拘留了其一缕魂魄气息。

    无声无息,凭这个拘七魄强者的实力根本无从发现,他只是皱着眉头看了随着刘明而且的月生背影一眼,然后转身向着银花使的宫殿走去。

    他不是红花使的人,也不是白花使的人,而是银花使手下的人,虽然红花使和银花使并没有什么矛盾,但红花使手下再添一员强者的消息他必须即使告知银花使。

    月生随着刘明来到红花使在总教的专属宫殿。

    七大圣使的专属宫殿在黑糜圣教之中也仅仅只比圣女的行宫小,其巍峨程度比起一些大城池也丝毫不差。

    但月生发现红花使的专属宫殿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那就是开满了一种红色的花,似乎在对应其红花使的称号一般。

    这种红色的花可不是普通的花,月生从它们上感受到了一股不小的灵气,少说也是上等灵物。

    “月兄,红花使大人吩咐我只见你一人,我就送到这里了,大人就在宫殿中,你进去即可。”刘明指了指宫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