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都市小说 > 丧尸不修仙 >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没脸做神了(只一更)
    记忆恢复之初,两人心心念念夜溪来解救他们,可很快,无归发现不对,即便被封灵力,但两人还有心神感应在,这遥遥不可及的感觉——

    擦!死竹子有预谋的把人诳走了!

    不对!

    是逼走的!

    他才不信夜溪会舍得他受苦自己去浪。

    死竹子啊死竹子,老子和你不共戴天!

    “好了,可以吃了。”

    因为年纪长,又独自流浪很久,所以凤屠自觉担起照顾无归的责任,衣食住行,大多都是他张罗,无归出力气。

    尤其是食,也不知是不是无归跟夜溪呆的太久被传染了厨房杀手的属性,每次他弄出来的吃的,苦辣酸,没有甜,难吃到极致。

    无归还自我安慰,至少,他没炸过锅。

    凤屠听了气笑,两人这条件哪里来的锅,走哪儿不是随便折个树枝串着烤一烤啊。

    需要提醒您神龙大爷区区一条鱼被你掉到火堆里多少次吗?

    无归从凤屠手里拿过烤青蛙,狠狠一咬,一股流泪的冲动涌到眼角。

    遭雷劈的,他多久没吃口肉了。

    “等老子回去——”

    又是一口肉,唔,这里的青蛙真肥。

    凤屠也大口咀嚼吞咽,并抱怨着:“你不能以心神呼唤夜溪吗?好歹来看咱一看送些米粮肉也好啊。”

    贵为凤凰,如今他的奢望也只是一顿像样的饭菜,凡间的饭菜。

    无归翻白眼:“死竹子定在她身边,不然夜溪早来找我了。”

    凤屠含糊不清的骂了声:“他究竟什么来历?连一体心神都能隔绝?”

    无归动作一顿,嘴里的青蛙肉也没那么鲜美了,淡淡道:“你我又岂知这隔绝心神的手段在神界不是烂大街的货?”

    凤屠不说话了,是啊,或许真是烂大街的货人人可得,但他俩这被抛弃被边缘化的人又怎么可能知道?还眼巴巴的羡慕呢。

    “唉,命啊。”

    凤屠叹这一声又开始吃,以前想到自己的身世烦躁的想杀人,现在——去特么的吧,老子只想吃肉。

    无归拿眼角斜他:“这就认命了?”

    命个屁,分明是那根死竹子捣鬼。

    凤屠又是一声叹:“怎么说呢,以前我才不信命,有命才更要反抗。如今嘛——做了一回咱们眼中的蝼蚁,忽然有些看开了,命,爱咋滴咋滴,老子只想吃肉。如果能饱饱吃一顿肉,再美美睡一觉,一觉睡到大天亮,给个神仙也不换啊。”

    说到后头,张开双臂仰头闭眼做酣睡样儿,还打了一声鼾。

    无归不由笑起来,怎么听着这么向往呢?

    可不是向往吗,他们如今跟凡人一样跑多了会累,肚子饿了会没力气,白昼奔逃,晚上必须睡觉,不然第二天就没精神,好在有一样没完全跟凡人一样。

    不用如厕。

    以前吃的都是灵物,或者直接吸收灵气和能量,没那个需求。

    现在虽然吃五谷杂粮野菜草根的,但——不需要排泄。

    毕竟是真正的身体跟着一起过来的,竹子再封存灵力造出与凡人一样的假象,但有些基本的功能,身体仍是保留的。

    比如吃进身体的杂质什么的,完全可以堆在某个角落里,等日后灵力一个运转也便清掉了。

    所以两人才肆无忌惮的吃着以前匪夷所思的人间食物,熟的生的,软的硬的,观音土都吃过。

    回想起吃土的日子,两人不胜唏嘘,那是在某个国家和难民一起逃难的日子,不吃土活不下去啊,可吃了土的很多人也死掉了,人的肠胃容纳不了过量的无情物。

    幸好他们没这个担忧。

    吃土也香。

    有些事啊,禁不住念叨。

    两人才追忆往昔,想到这里,庆幸一秒钟,忽然,腹中传来擂擂鼓声,随之翻江倒海。

    猛的低头,猛的抬头,看着彼此,傻了。

    不、是、吧?

    无归磨牙:“老子一定弄死他,一定——”

    咕噜噜,肚皮收缩,不行,忍不住了。

    凤屠傻住:“我我我——我不会那个啊。”

    无归按住肚子,一咬牙,逃难的日子里又不是没见过凡人那啥,当肚皮都填不饱时,礼义廉耻早抛到天际,不少人都是当场脱裤子的。

    “叶子,快找些大叶子。”

    凤屠还犹疑:“不会吧,毕竟身体是我们自己的,不应该会——”

    “相信我!”感觉到肚皮一阵紧过一阵,无归再坐不住,一手按着肚子站起来,弯着腰另一手在草丛里扒拉着。

    “死竹子没下限!”

    凤屠也坐不住了,学着无归的样子扒拉。

    想哭:“没脸做神了。”

    无归:“找大的,软的。”

    凤屠:“这个边上有刺儿,不行。”

    他们如今是凡人,也会受伤流血的,脚底都不知磨了多少血泡了。

    两人手忙脚乱乱揪一通,分开跑到相隔很远的两个草窝子后头,一通发泄。

    等出来后,眼神都木了,总觉得鼻翼间一股臭气挥之不去。

    没脸做神了。

    就这样堕落了算了。

    凤屠:“我得去河里洗洗。”

    无归:“我也去。”

    哗——哗——

    微亮的月色下,两个男子在水里钻来钻去,不停的往自己身上头上泼水,身体矫健,容颜俊美,若是有人见,怕不是以为海里的鲛人上了岸。

    的确有人见。

    可惜不是怀春的少女,也不是心思纯真的孩童,而是——

    草丛中突然出现很多利箭,箭头上有火在燃烧。

    因为两人退化成普通凡人,又一心想洗去似有若无的臭气,直到被火箭包围才发现来人。

    “特么,阴魂不散。”

    两人迅速往河中央汇拢,幸好身在河水中,这河也不窄,所以只是两岸上有追兵,一时半会儿过不来,但已经有兵士在下水。

    没错,兵士。

    凡间的帝王王侯,哪个不想千秋万代啊,一路路的兵马死缠烂打,怎么也甩不脱。

    还有武林人士,商业大佬,凡是混出头的人上人,都想吃他俩的肉长生不老权贵永握。

    所以,这些前锋官兵后头一定跟着刺客,死士之类。

    除此之外还有——

    本来冰凉的河水更加凉了。

    是有鬼物混进来了。

    凤屠冷笑,方才还说认命的人此时眼底一片冷漠,上位者对蝼蚁的毫不在意和对蝼蚁异想天开的鄙弃:“顺着河水游吧,汇入大江中他们追不上。”

    至于鬼物,神龙凤凰,本就是光明阳刚的存在,一片龙鳞,一片凤羽,就可使鬼仙皆退,区区凡间老鬼,又岂能真的奈何他们。

    只是鬼物毕竟是鬼物,不知怎么的就认定吃了他们可立地成鬼仙,丝毫不管前头多少老鬼死得难堪,仍旧不要命的追着他们飞蛾扑火。

    来就来吧,地府的债,都给记着呢。

    火箭如雨,两人往下一沉,顺着河底的暗流飞鱼一样的游着,游了约莫半个时辰,身后的水流猛的一推,汇入大江。

    这是一条宽百丈的大江,后头追兵大喊大叫征收船只,却再也无法于涛涛江水中找到那两道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