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玄幻小说 > 圣天古道 > 第247章 下台很难
    “磨磨蹭蹭,不会是怕挨揍吧?”人群中,一个八尺高的粗胖男人呲着黄牙坏笑道。

    田农襄扭头望去,只见那人怀抱一杆赤红钉耙,虽只是散归境圆满,气势却很惊人。“怎么?你有意见?”田农襄笑道。

    粗胖男人哈哈大笑,“我虽不是我家少主的对手,可对付你应该足够了。”

    田农襄眨巴了下眼睛,突然身形一晃,已在那人面前。接着只听“啊”的一声惊叫,粗胖男人若断线风筝一般,直冲云霄,跌落战台之上。惊魂未定,哇哇大叫,甚至他自己都没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而此时,田农襄已回到自己刚才所立之处。这一去一回犹如闪电,很多修士根本就没察觉到田农襄移动过。

    这时,只听田农襄的声音响起,“这胖子也要挑战,真是好的很呀。”说着,田农襄回身四下扫视,“还有人要挑战吗?有兴趣的话,大可一并上去。”

    如此一来,群人还真以为粗胖男人是自己跳上去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白风族这是要搞什么把戏。

    田农襄的声音,粗胖男人听得真切,直到此时也没想明白自己是如何上来的。茫然地看向风族少公子,“公子,我……”

    “下去!”风安南脸色铁青。这太丢人了,被人家硬生生撂了上来而不自知。愚钝至此,真是该死。

    应该说,此时的风安南心中也暗生惊惧。刚才田农襄一去一回,把粗胖男人扔将上来的一幕,他看的真切。同样是散归境圆满的田农襄,竟然能轻易而举地玩弄同阶修士于股掌,而不被人察觉,这太过匪夷所思。况且,田农襄刚才使出的步伐,似乎与风族的风疾步伐神似,可又有所不同。这个散归境,不弱于自己。看来,得力施为才能压制他。风安南暗想着,情不自禁底暗催法力,笼罩战台。他要一击绝杀,在天下修士的面前,决不能坠了风族的威名。

    此刻,粗胖男人凌空一跃,呼的一声向战台下跳去。

    “哎!?上去了还下来干什么?”田农襄呵呵笑着,迎了上去。未等胖子落地,田农襄袖子一挥,又将他送了上去。

    粗胖男人见自己在不由自主地向上飞,一时间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惊恐地“哇哇”大叫。直到重新站到战台之上,他的叫声都没能停歇。

    粗胖男人茫然看向风安南。只见少主脸色铁青,森冷地盯着他。

    粗胖男人直到此时才晓得是着了台下田农襄道。顿时面红耳赤,也顾不上面子问题,身子一侧,直接向台下栽去。

    台下观战的修士们也弄明白粗胖男人是被田农襄撂上台的。此刻见粗胖男人龌龊地下台方式,顿时放声大笑起来。

    而此刻,田农襄正缓缓向战台飘去,见粗胖男人这般形象,使坏之心愈盛。法力催动,一道真流涌去,又硬生生拖着粗胖男人朝上飞去。

    风安南见此,心中愤恨,甩手挥去,狂风大作,朝粗胖男人漫卷而去。当着天下修士的面,连战台都下不去,真是太丢人了。活着还不如去死!

    “嗯?你想要他的命吗!”田农襄一边说着一边汇聚真流,将粗胖男人护持的结实。然后手臂一摆,抡着粗胖男人在空中飞舞。

    与此同时,田农襄已轻巧地落在风安南的对面。而粗胖男人正在身后上空“哇哇”大叫着向下飘落。

    伴随着台下震耳欲聋的喝彩声,粗胖男人跌在田农襄身后。惊恐地望着田农襄的背影。这,这太恐怖了。他是散归境?不,绝不是。他若是散归境,那自己到底是什么境界?这个人太强大了,强大到让粗胖男人怀疑起人生来。

    “让他离开!”风安南森冷地说道。

    “呵呵,这方战台上来容易,下去却难。不信你也试试?”田农襄坏笑着盯着风安南。

    “找死!”风安南怒不可遏,伴随一声大喝,双掌前推,顿时狂风大作,遮天蔽日,朝田农襄翻卷而去。

    田农襄冷哼一声,纹丝未动,犹若磐石一般立于狂风之中。而他身后,粗胖男人早随风而起,犹若断线的风筝一般,一边挣扎一边惊叫,在狂风中上下翻滚飘摇。

    风安南见田农襄竟敢如此托大,愈发愤怒,手臂连摆,一时间,狂风之中万剑闪烁,横贯长空,彻底将田农襄淹没其中。

    “啊!”粗胖男人撕心裂肺地大叫着。原本以为少主会救他脱身,而此刻见少主然不顾自己安危,直下杀手,心中既惧又怒,可也无可奈何。在凝升境修士面前,他也只能俯首就死,

    根本动弹不得。

    田农襄原本准备闪身躲避,可没想到风安南竟会不顾族人死活,痛下杀手。怒喝一声,随即定住脚步,同时催动法力,体内圣符骤然腾起。

    台下修士眼看田农襄将被万千利剑穿身,惊呼四起。

    就在这时,只听乒乒乓乓一阵异响,万千利剑未及田农襄肉身已纷纷坠落。

    定眼看去,只见田农襄身体周围不知何时凝结巨大坚冰,将自己和粗胖男人一并护在其中。且巨大坚冰依旧在迎着狂风增长,形成十丈冰峰,急速地朝风安南蔓延。

    一时间,台下人群开始窃窃私语。

    “这,这是什么法术?”

    “没听说凌云阁有这种法术呀?”

    “难怪他能越级而战,原来有这等至上之术。”

    “你晓得这法术?”有人问道。

    而对方只是一边艳羡一边摇头。

    远处,田皇和墨百川脸上均有诧异之色。

    “难道是锁天寒冰阵?”墨百川自言自语。

    田皇一旁轻轻摇头,“不,此非阵法,而的确是一种法术。”

    “难道是传言的冰魄神法?可这小子怎么会这等法术?”

    田皇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像冰魄神法,可似乎又不是。感觉是这娃娃体中自带之术。”

    墨百川凝神望着台上的田农襄,“此子好生诡异。”

    田皇点了点头,自语道:“待这小家伙它日崛起,天下将难有敌手。”

    台上,风安南早凌空而起,狂风肆虐,万千利刃飞舞。

    而田农襄,依旧纹丝未动,周身坚冰汇聚成峰,蔓延虚空,正在急速地朝风安南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