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第一帝 > 第1189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若是如此的话,那对方想要做什么?”

    散宜生闻言深吸口气,他倒是隐约有些认同姬发所言,不禁眉头紧皱,一副满满的担心。

    姬发仅仅是突然想到的什么,其后他就有些担心,毕竟若如他所料一般,那对方到底是想要谋算什么。

    首先姬发已经排除了申公豹的嫌疑,那么到底是会是谁?

    究竟是谁不想让姬昌归国?

    散宜生看着姬发,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妥,那么剩下的还有……

    其实整个大殿里的众人每个人都在思忖,到底会是谁?若是姬昌不能归国,对谁最有利?

    虽然很多人内心想到了姬发,但是细细想来又举得不对,且姬发也不可能有那么强大的势力支持,再者说现在的姬发稳居第一继承人的位子,谁都夺不走的。

    姬昌归国与不归国都已经不是问题。

    且在众人看来,姬发对民众和百官中的威望还是不错的,虽然比伯邑考差了些许,但是在他们那众兄弟中,还是首屈一指的,绝对是最大的可能。

    “此事实在是蹊跷的很……”散宜生想来想去,实在是想不通。

    “其实此事或许我们想复杂了……”南宫适突然站出来开口,他虽然是武夫,但是他还是有些智慧的,不然他也坐不到大将军的位子上来的。

    “奥?”

    众人都看向南宫适,一副好奇的想要知道南宫适到底是如何想的。

    “对方不想让我们西岐的人前往朝歌,定是知晓我们此行的目的,那么此人或许便是与姬云幕后的操控者,应该实属一伙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让我们与朝歌的冲突加剧,现在东南北三地都群起而攻之,而唯独我们西岐按兵不动,根本就没有起兵造反的意思,那么说不准就是那三地中其中一方想要拉我们下水……”南宫适深吸口气,他就那般用略微肯定的语气说道。

    哧!

    南宫适一语惊醒梦中人。

    他们先前的思路都在朝歌帝辛身上,可是现在听南宫适这么一说,或许……

    他们也都隐约觉得南宫适所言倒是合情合理。

    散宜生微微颔首,同时又摇摇头。“也对,也不对。”

    “此种情况是可能存在的,但若是老大王一直待在羑里,那么我们西岐即便是再有怒意,也不会选择起兵造反的,那么这种情况又不见的会存在……”

    散宜生依旧是有些怀疑,但是他也不能派出这种可能,虚虚实实,越加的让人搞不懂。

    就在散宜生他们在纠结时,那个所谓的神秘黑衣人也露出了阵容,正是赤尻马猴侯赤水。

    他奉帝辛之命,就是要玩的虚虚实实,给西岐众生制造点迷雾弹,当然更多是其实是给阐教发射迷雾弹,让阐教那边摸不清虚实……

    侯赤水搞定之后,当即就离开西岐,随即就回到朝歌复命。

    侯赤水倒也是潇洒,他来无影去无踪,根本就不会给西岐留下丝毫的把柄。

    “那上大夫的意思,我们……”姬发此刻亦觉得散宜生说的有理,可是这也仅仅是存在于揣测中,依旧是搞不清楚对方的真正来历和身份。

    其实他们的方向就错了,而帝辛也仅仅是为了干扰一下他们的思路而已,至于其他的并没有实质性的意义。

    所以,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帝辛相信,他们西岐即便是再艰难也绝对会前往朝歌,毕竟伯邑考惨死,姬昌的危险系数就大大增加,若是帝辛一怒之下将西伯侯姬昌给杀掉,那他们……

    散宜生绝对是不会允许这些事发生的,他必须要确保姬昌的安危。

    伯邑考将整盘大棋给打乱了,他没得选择,只能够硬着头皮前往朝歌,至少必须要贿赂费仲和尤诨,让他们松口,让他们在帝辛面前求情,如此方能够做到这一切的。

    “管不了那么多,老大王的安危第一,既然如此,那我亲自前往朝歌走一趟……”散宜生深吸口气,他当即就下定了决心,欲要亲自前往。

    当然散宜生也清楚,现在的事态发展实在是越来越乱,他必须要亲力亲为,否则他是无法更好的去断定这些,毕竟有些事情确实是很难去说得清楚的。

    “上大夫万万不可,沿路有人在伏击,若是你亲自前往,若是再遇到危机,那岂不是羊入虎口,万万使不得。”姬发当即就紧张起来,随即拄着拐杖上前,一把拉住散宜生的手。

    散宜生忙将差点站不稳的姬发拉住,同时深吸口气,一脸坚定的看着姬发道。

    “二世子,此事多有变故,相信诸多势力都参与其中,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否则拖得时间久了,老大王就越加危险,一旦老大王遭遇不测,我等万死莫辞啊……”

    散宜生深吸口气,将他内心的担忧道出。

    散宜生是真心为了姬昌,他最担心的也莫过于姬昌,他绝对不能放任姬昌在朝歌出现纰漏,他必须要将姬昌自羑里救回西岐。

    “路上凶险万分,对方到底是谁尚不知,若是上大夫冒然前往朝歌,岂不是羊入虎口?”

    姬发甚是担心。

    且散宜生若是前往朝歌,那西岐这边若是遇到什么变故,那岂不是没人能够指望。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且对方既然屡屡算计我西岐,若是我们一味的固守西岐,那我们将会彻底的失去一切主导权。”

    散宜生深深的吸口气,他很清楚现在整个局势,他不得不为之。

    姬昌在朝歌的处境极其的危险,不能再迟疑了,要是再耽搁下去,姬昌那边随时有变!

    散宜生也不想赌,但是没有的别的选择,他必须要以身试险,唯有如此,他才能够去真正的拼一把。

    不过现在西岐的局面处在夹缝中,东南北三地皆反了,只剩下西岐,而西岐现在也不受朝歌待见,东南北三地诸侯对他们西岐也甚是不满,如此以来西岐两边不受待见,若是一步走错,那步步都将彻底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