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能仙医 > 第五百九十一章 铁证!
    “这,这……”

    这话对林若雪的冲击太大,只见她唇瓣轻碰,许久才发出几个艰难的音节,“这怎么可能呢?”

    唐锐不忍她这样难受,却也知道这是她必须经历之事,轻叹了一口气,点头确认。

    “我们被骗至和府以后,就遇到了红白双煞的埋伏。”

    “这些人来自双煞门,是南域一支特殊的门派。”

    “除此之外,红白双煞所用兵器,也刻满幽蛇煞纹路,我想这些细节综合起来,应该不难证明……”

    然而,唐锐并没能说完。

    林若雪冲她挤出一个笑容,带着几分虚无缥缈的期待问道:“不对的,其实是有人陷害我的父亲母亲,你说对吗唐锐?”

    “姐,你怎么还执迷不悟?”

    林秀儿听不下去了,眉峰一凛,惊寂匕首指向古温候夫妇,“这两人根本就不是真心实意收你做义女,你怎么还为了他们说话!”

    咣当。

    林若雪身形一晃,扶住身旁的餐桌才能保持平衡,但桌上的酒杯碗筷,俱被她碰洒倾倒。

    尽管她不能接受父母与张家合作,但只觉得他们是一心为了寨子,从未对父母有过任何的怀疑和猜忌。

    唐锐所说的一切,就像一袭铺天盖地的洪水,把她心中的理想父母,完全冲毁再建。

    “你们够了!”

    盘玉叶突然出现在林若雪身旁,搀住她的胳膊,做足了庇护姿态,“你们想怎么说我都行,但不要当着若雪的面,她失去记忆,原本就受不得刺激,你们竟然还在这里胡编乱造,肆无忌惮伤她的心,我真没想到,若雪以前所环绕的,竟然都是你们这种人,滚,全都给我滚!”

    话音一落,古温候袖中瞬间滑落一柄九蛇短杖,拦截在唐锐面前。

    短杖上九条黑蛇相互缠绕,蛇鳞凸起,像是一颗颗骇人的短钉,如果砸在身上,怕是要骨骼酥软,血肉模糊。

    “看来,今天的和合酒是没必要再喝了。”

    “奉劝你们抓紧离开,否则的话,休怪我手中的伏魔杖不长眼睛。”

    “还有从今往后,你们都离若雪远一点,再敢打扰我们一家人,我古家寨,便与他不死不休!”

    古温候义正言辞,把这一副为妻女一怒的形象,演绎的入木三分。

    若非唐锐早早知道他们的阴谋,恐怕也要被这些说辞打动。

    无奈的摇了摇头,唐锐拿出手机说道:“看来,不拿点铁证出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

    “什么铁证?”

    古温候冷冷一哼,“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唐锐没理会他,而是直接给钟意浓发去短信。

    “可以行动了。”

    简简短短一句话,古温候却不知道,京城中正有一股力量,朝着这座贺府酒店齐聚过来。

    看见这熟悉的一幕,张伯玉赫然一个激灵。

    当日在若雪集团,他便是被唐锐一通电话害得不轻,如若唐锐真能找来什么大能,岂不是又要翻车?

    想到这,张伯玉连忙凑近古温候,低声告诫:“古寨主,这小子恐怕有什么古怪,不如先带着若雪离开为好。”

    “张公子不必担忧。”

    将伏魔杖挽个棍花,古温候却是抱起双臂冷笑:“这小子不过是装模作样,我倒是要看看,他能弄来什么铁证!”

    一旁,盘玉叶虽也有些忧虑,但只觉得是自己多疑,淡笑着对张伯玉说道:“我和温侯的人脉多在官道,他一个武协会长,结识那些门派家族尚有可能,没什么可能结识官道人物的。”

    张伯玉张张口,但欲言又止。

    因为盘玉叶这番话不无道理,相对于武者界,官道是另外一番世界,二者就算有所往来,也仅限于那些位置极高的人物,才能跟官道攀上关系,京城武协势力不小,但也从未听说,他们跟官道走的多么亲密。

    眼看着房间内气氛越发剑拔弩张,林若雪忍不住主动向唐锐求情:“这可能就是误会一场,咱们坐下来,把这些话都说开不行吗?”

    “若雪,再耐心等一等。”

    唐锐露出个温暖的笑容,说的内容却让林若雪心头一凉,“放心,我不会错怪好人,但也绝不放过那些打着家人旗号,实际拿你作为谋私夺利的工具的人!”

    盘玉叶一记冷眼,毫不示弱的丢了回去:“哼,贼喊捉贼的家伙,你这条狐狸尾巴迟早是会露出来的!”

    “你们……”

    林若雪面容无助,只能兀自叹了一口气。

    不消片刻。

    房门突然被人扣响。

    几名身穿警署制服的人员凛然进入,环视众人一圈问道:“谁是古温候、盘玉叶夫妇?”

    “我们就是。”

    古温候微微一怔,但还是主动站了出来,“请问几位警官找我们是有什么事……”

    话不等说完,便听见哗啦一声,为首的一名警员抖出一份文件。

    几乎都要怼在古温候脸上,声音冷漠开口:“你夫妇二人涉嫌巨额贿赂罪,现依法将你们逮捕,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贿赂?”

    古温候脸色瞬变,以最快速度把那份逮捕令看了一遍,然后赔起笑容,“请稍等片刻,我打一个电话……玉叶,快!”

    实际不用他提醒,盘玉叶那边早已拨出几个号码。

    然而,无一接听。

    “别白费力气了。”

    那名警员说道,“涉嫌此事的人,抓的抓,规的规,没有一个人能够幸免,以为京城还会有人护着你们吗?”

    盘玉叶瞬时间怔住。

    悬在屏幕上的手指,开始隐隐震颤。

    难道,这也是唐锐的能量?

    她不能接受。

    铃!

    就在这时,手机竟然神奇的响了。

    如获至宝一般,盘玉叶连忙捧起手机。

    可听筒中传出的是个陌生声音。

    “是盘玉叶盘女士吧?”

    “我是私家侦探,有人委托我调查你的丈夫古温候。”

    “我现在有切实的证据表明,古温候近三年来,包养过四个长期情人,如果你还不知情,请尽快跟我见面,我可以把这些证据卖给你,在你离婚分割财产的时候,会有决定性作用。”

    如果说那张逮捕令是当头一棒,那么这通电话,无异于是一道惊雷。

    击穿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