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太平客栈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巧遇
    陆夫人带着沈长生先一步离去,只剩下李玄都三人。李玄都向伙计要了一只全羊,看着也迟独自将全羊吃了个干净。李玄都什么也没有吃,到了天人造化境之后,李玄都终于开始辟谷,不是说以前的李玄都不能辟谷,而是没有必要,如今的李玄都已经不需要以血食弥补气血了,毕竟他走的不是人仙一途,对于气血并没有那么看重。

    待到也迟吃完之后,三人离开客栈,往城外走去。相较于城内的热闹,城外的人烟就要少上许多,尤其是偏离了官路大道之后。楚州自古就有七山二水一分田的说法,指的就是山多水多田少,驿路自然也不能像北地那样平铺直叙,少不得要绕几个弯,避山躲水,曲曲折折,颇有些江南园林曲径通幽的意味,在这种情况下,走驿路就不是很好的选择了,反倒是从山水间直接插过去会更近一些。

    正因为如此,李玄都等人没有走大道官路,更没有骑马乘车,而是直接走在荒郊野外,权当是游山玩水,也算是稍稍放松片刻。

    李玄都没有父亲,也有三个父亲,在他的成长过程中给予了他不同的教导。这三个父亲分别是:张海石、李道虚、张肃卿。他们既是父亲,也是老师。男孩最早的的老师就是父亲,他会下意识地模仿父亲的举止行为,便是言传身教中的“身教”二字。这三人教给李玄都许多,可他们之间的道理并不完全相同,甚至还有互相矛盾的地方,这就让李玄都身上有三人的影子,却又不与哪一个人完全相同。

    在李玄都看来,张海石教他修身,李道虚教他齐家,张肃卿教他平天下,循序渐进。并非是说李道虚不懂得平天下,或是张肃卿不懂得齐家,而是李玄都只认可三人的某一部分,而不是全盘接受。最起码,李玄都与李道虚在平天下的做法上就有极大的分歧,难以调和。

    不过在修身这方面,李玄都既不认可李道虚,也不认可张肃卿,二人都太过极端,且不说内在,只看表象,李道虚坐视发妻身故,终日在八景别院中枯坐不出,而张肃卿为了心中理想大义,置家人安危于不顾,都不是李玄都所认同的。在这方面,还是张海石最为合乎李玄都的观念。

    张海石虽然是道门之人,但在修身一事却是信奉儒门礼教。圣人有言:“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也就是亲亲相隐,对自己关心相爱的人,尤其是父母血亲,即便他们有了过失,也不忍苛责追究,兴师问罪,而动了包庇回护的恻隐之心,归根究底是一个“仁”字。    李道虚信奉的是法家,不论亲疏,大义灭亲。张肃卿虽然信奉儒家,在这一点上却有所缺失,未能做到。

    张海石曾对李玄都说过,人是一张弓,开弓没有回头箭,所以事前要思一个“慎”字,太上道祖有言:“慎终如始,则无败事。”可射出那一箭之后,就要一个“果”字,既是行必果,也是果决果断,不能犹豫,不能迟疑。事后,将弓恢复原状,不要把弓一直拉满,因为弦会绷断,所以要讲究张弛有度,该张则张,当驰则驰。

    李玄都自从北邙山以来,辗转辽东、金帐,几乎没有半分歇息,这次返回太平宗,他走得并不急,甚至对于太平宗的暗流涌动也没有太过在意,他想要让自己稍微松弛一下。只是世上之事十有八九不如意,李玄都想要躲开麻烦,可偏偏总是遇到麻烦。

    在临海县城外三十里外有一座八龙山,在山腰位置有一座荒废多年的寺庙,这里曾经供奉佛门的八部天龙,却没有佛陀菩萨,不知何人所建。此时寺庙前的空地上,一名披甲士卒正在烤着冷硬的干粮。如今这个天气,什么干粮都被冻得石头一样,想要硬啃,非要硌掉牙不可。

    在他身后的寺庙中,坐着两位身着青色官服之人,负责看押一名凡人,准备前往临海县,然后走海路前往齐州,最后押送往帝京。

    犯人衣着还算整洁,但是脸色苍白,萎靡不振,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势。在他的胸口位置、小腹位置、眉心位置,还分别刺有一根三寸长的金针,让他无法运转气机。

    这是两名押送者中女子的手笔,她精通各种暗器手段,出神入化,臻至化境,而这三根金针也是不俗,专门封人气机,算得上一件宝物。

    女子看了囚犯一眼,轻声说道:“都督,有人来了。”

    另一位看守是这个中年男子,身着青鸾卫官服,头戴无翅乌纱,也算是一个熟人,正是青鸾卫都督府右都督“大奔雷手”丁策。

    丁策缓缓起身,望向门外。

    那个正在烤干粮的小卒子已经被人敲晕过去,来这三人,两男一女,正是李玄都一行人。本来李玄都和秦素都会刻意藏匿气息,不会轻易被人发觉,无奈带了一个也迟,也迟在王庭的时候,只需要听从老汗一人的命令,自由自在惯了,从不刻意隐蔽行踪,他的浑身血气犹如一盏明灯,隔得老远就被别人发现。

    自从天宝二年以来,丁策就与李玄都之间有过多次冲突和暗算,不过丁策从未亲自出面,换而言之,丁策只见过李玄都的画像,却没有见过李玄都的本人,这些年来,李玄都历经大起大落,无论是相貌,还是气态,都变化许多,丁策竟是没能认出李玄都。至于秦素,在江湖上大名鼎鼎,无奈行踪飘忽不定,偶有几次露面,还都是戴着面具,更为神秘。更关键的一点,也迟的金帐人相貌,让丁策先入为主,想到了与金帐关系密切的西北,而不是辽东。

    面对三位不速之客,丁策和女子都凝神戒备,那女子首先发问道:“来者何人?青鸾卫办事,不相干的朋友速速让路,免得伤了和气。”

    丁策没有认出李玄都,李玄都同样没有认出丁策,但是他认出了那名囚犯,不知先生楚云深。

    秦素也认出了楚云深,不由得思绪万千。那还是她和李玄都第一次见面,那时候的她修为平平,李玄都境界未复,结果两人遇到了追杀而来的韩邀月,无奈之下,两人只好求助于楚云深,由楚云深出手击退了韩邀月。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两人之间开始了一段维持至今的缘分。

    秦素又看了李玄都一眼,李玄都没有急着上前相认,而是抬了抬手,招过也迟,说道:“你不是想要看一看中原的江湖吗?他们是青鸾卫的人,可以满足你。”

    也迟问道:“青鸾卫是什么?”

    李玄都道:“青鸾卫是天子亲军,相当于老汗的怯薛军。”

    也迟眼睛一亮,上前一步,对丁策二人说道:“我叫也迟,来自金帐,早就想要见识下中原江湖,正要会一会各路高手。”

    话音未落,也迟就大步上前,走进寺庙之中。

    丁策脸色一沉,怒喝一声,这一声却不平常,夹杂着肉眼可见的蓝色雷劲,仿佛滚滚雷音,轰鸣之声,响彻不绝。

    也迟的脚步微微一顿,只觉得身上一麻,转瞬就恢复寻常。若是其他人,就算是天人逍遥境的大宗师也不能如此轻描淡写地接下丁策的一喝之威,无奈也迟走的是人仙一途,体魄强横,哪怕李玄都的剑气都敢硬接,更何况是区区雷音。

    反倒是这一声怒喝,让李玄都辨认出了丁策的来历,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应该就是青鸾卫右都督,‘大奔雷手’丁策了。”

    也迟回头问道:“右都督是个什么官?”

    李玄都回答:“青鸾卫左都督相当于大都尉,还有一位右都督相当于副大都尉,他相当于第二都尉。”

    也迟战意空前高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