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810章 血脉残破者
    第810章血脉残破者

    酷似猫头鹰的脑袋上,硬生生插着三根乌光闪闪的羽冠,好像天线般不伦不类,但陆寒晰感觉出,这只妖禽最厉害的地方就在此,法则之意最为强烈。

    同时他也无语了,在湖泊周围几百里,原本正在嬉闹的各种飞禽走兽,几乎同时趴伏下去,酷似忽然瘫倒一般,浑身瑟瑟惊慌失措。

    甚至有几只四级妖兽,抽搐了数次便亡命断魂,好像看见绝世天敌,血脉上的压制根本无法抵挡,这一刻的大道法则分外凸显。

    那只妖禽竟然没理陆寒,似乎在和别的东西说话,只有金色眼睛盯着他,偶尔闪过一丝凶狠光芒。

    卧槽!

    几乎前所未有的危险感,紧紧把他压在下面,那种压抑感几乎达到巅峰,甚至一呼一吸都要用力,原来还不是一个厉害角色再次沉睡。

    但让陆寒奇怪的是,自己并未有出格动作,这种级别的妖物,一旦沉睡便轻易不醒。

    越无法离开此界,越格外珍惜寿元,只要进阶不能寸进,任何时光的侵蚀,对他们来说都是慢性自杀和自我摧残。

    “唉——!不一样又如何,终究还是卑微的人族,就为了此残渣便唤醒我……嗯?这家伙似乎在阴属性上造诣颇深,你我当年半途而废的那件‘裂空圣枪’,似乎就缺一种至阴法纹,不知能在他身上能否提炼出足够的分量。”

    轰!

    忽然间,天上地下一阵猛颤,鸟兽顿时哀鸣起来,仿佛绝世恶魔现身,无边无际的白色雾障,转眼消失于无形,一个如山岳般的身影,已经被迈入深土数十丈,此刻晃动着站起。

    “嘎嘎!差不多,差不多了,本妖都感觉到这人族,有一种莫名的危险因素,连那几个渡劫老鬼都没有类似的资格。”

    陆寒也心神皆震,顿时为自己布下一道气盾,果然有无形波动,如清风般快速扫过,看似人畜无害,但转眼间惨叫声四起。

    这股神秘波动扫过大地,无数飞禽走兽的身躯,竟然诡异的爆开了,就连几十只五六级的妖物,也翻滚着哀嚎不止,硬撑起身躯亡命逃窜。

    和方才的大鸟虚影相比,这一只是纯粹的肉身之躯,高度就有百丈,体型好像洪荒巨象般,却是鹿头虎目,两对牛角弯曲而尖锐。

    浑身壮硕的身躯上,不规则的镶嵌着一块块紫色鳞片,好像一块块大号紫斑,青棕色毛发上还有一道道白色纹路,后方垂着三条粗长的狐尾,且颜色各不相同。

    “的确,他方才的那一剑只是金属性,就已经逼迫你动了‘错空宝环’,然而其中并无纯阴之意。不说那么多废话了,先让我把他捉来研究一二,反正没有事前报备的,都属于无主之物。”

    “那些卑鄙的家伙,分明又玩起借刀杀人的手段,他们这个种族不愧为最无耻阴险的,但也更加证明此人手段不凡,先前靠着高超的隐匿神通,躲过了我吐出的无数次破空泡。”

    一兽一禽看向陆寒的目光越来越凶,逐渐勾勒出不怀好意的诡笑,好像饿昏许久的狞猫,瞬间看到可口美味,即将吞之入腹。

    “哈!若陆某没记错的话,你这小妖禽身上,有那么丁点上古商阳鸟的血脉,而那个大家伙,或许曾经和呲铁兽有那么点关联。

    但两位已经是万千代之后的衍化品,已经濒临轮回边缘,仅仅只此一生而已,血脉再次传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啾——!”

    “吼!你说什么?”

    话音未落,就被一声刺耳尖鸣和一阵咆哮覆盖,肃静虚空不断崩溃,翻江倒海般的气浪,来回对撞互相毁灭,整个湖面凭空消失了一层,大地无数裂缝开始延伸纵横。

    可想而知,陆寒的话给他们造成多大震动,这一禽一兽又惊又怒,彼此间一个眼神,里面藏匿了亘古未现的惊骇。

    商阳鸟,那是妖族鼻祖级别的洪荒巨擘,即便一丁点血脉,也足以傲视妖界,万灵臣服身份尊贵,另一大妖呲铁兽,一样在曾经的同期叱咤过,不亚于任何魔神。

    然而被一眼洞穿老底儿,曾经隐秘再次万年,根本无人知晓他们的存在,就连小虚天历代老祖也敬畏不已,现在忽然赤果果的,遭人横眉洞穿,再也没有丝毫本钱。

    “若奉献给我的话,或许还能把尔等快灭绝的光芒发扬出去,想想有朝一日,陆某一人驾驭十八种真灵,掌控三十六方神兽法身,那会给寰宇间造成多大震撼。”

    陆寒的话,更让两只古老禽兽瞠目结舌,但接下来的暴怒,和恐怖威压同时如狂风骤雨,一起滚滚猛烈压来。

    这一百多里的距离,和周围彻底成为两个世界,连小湖都诡异的消失了,似乎被一种强大领域覆盖。

    “放肆!你如何得知了我的底细?”

    嘣!

    那种特别的狂暴气息,带着一种古老霸意,在紫斑古兽凶狠的一跺脚后,向陆寒蔓延着杀到。

    此妖浑身已经被青光包围,浑身好像老木逢春般,焕发出炯炯卓新无上光彩,一股股恐怖能量波动,将天地清理的无比干净,连元气都消失无踪。

    陆寒将手掌在前方立起,掌心处多了一层冰霜,他前方在波动抵达的同时,已经凝成十丈厚的高墙,而且前端呈尖锐的楔形,无比奇寒冻固虚空。

    呜呜呜——!

    两耳顿时听见了鬼啸之音,好像无数冤魂阿在撕扯,里面甚至夹杂了兵刃相击和碎裂,他周围被震得乾坤模糊,似乎即将跌回混沌。

    “得寸进尺,逼着我现在拆了你们俩,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当那双眼睛骤冷,陆寒又在原地消失了,他站立所在,只剩下巨型冰掌,却轰隆巨响里化为齑粉,因为一根擎天巨柱诡异踩下,那是紫斑古兽的一条大腿。

    原来对方趁着片刻的虚空模糊,硬生生瞬移百里之远,忍不住狠下辣手,谁让陆寒的话太过震撼,无论如何,想要的答案绝对无法满意,只有自己亲身探索。

    “啾——!狂妄至极,还想同时和我动手!”

    紫斑古兽大叫踩下的同时,几十里外嘶吼再起,那是金眼古禽大怒,对着前方左侧便喷出一口光波,撞在一抹虚无缥缈的光刃上。

    双方之间顿时被闷响占据,一层层涟漪中,翻开无数尖锐光棱,又在胡乱喷射的过程中爆炸,但在远方仅能看到无数闪光,不存在任何实质性物体。

    但金眼古禽的震怒还未彻底发作,正要向前扑去,那双眼睛利光一闪,便诡异的横移出十里,满腹狐疑看向身旁远处。

    也在同时,一把厉芒闪电般刺出,在几十里远的紫斑古兽忽然闷吼,巨大身躯一个扭转,身上鳞片就神奇的移动了位置。

    铿锵!

    金芒和紫光对撞,轰隆隆炸开无数炫光,无数碎裂风刃,酷似极地幽冥的乱刀,铺天盖地占满虚空,带着尖锐摩擦,划出的白痕密密麻麻。

    “你太狂了,同时挑战我们两大古灵的威严,将会死的很惨很惨!”

    “炼化这个卑微者,你们人族只是后来产生的动物,竟敢挑战我等洪荒后裔,死!”

    两只古妖差点被气疯,它们已经沉睡许久,这次苏醒本该在十年后,虽然对寿元流失程度已经无伤大雅,但被眼前的人族彻底刺激起了藏匿的凶性。

    金眼古禽趁着陆寒跑去攻击紫斑古兽,渺小身躯上翅膀一扇,就瞬移着扑了上去,身体表面黑红翎羽,散发出前所未有的刺目神芒,古老血脉遭到激活,一种极其压抑的太古气息轰然散发。

    这数百里天地,似乎猛的下沉千丈,渺小身躯几如十坐万丈巨峰,更有一对利爪,诡异的出现在陆寒四周。

    看似迷你的灰色利爪探出时,已经幻化为千丈之巨,将陆寒周围所有空隙尽数封死,然后向核心狠狠一抓,即便山岳和星辰,都无法承受恐怖攻击。

    还未等近身,内部空间已经塌陷,从光鲜明媚瞬间成为万古长夜,里面只剩下粉碎性的搅动,好像无数齿轮来回咬合,稳定之所眨眼皆无。

    “玄吒冥剑——!”

    广袤空域,不论内外都清晰听见一声厉喝,陡然间从黑暗中,冲出一道刺目长芒,好像绝世匹练,凌空向四方狠狠划动。

    远处的紫斑古兽,本来已经开始狞笑,区区神照之下,无人能接受这等绞杀,里面能剩下什么,只看主宰者的意志。

    可惜他凶光狂闪,巨大爪影的缝隙,接连出现一道道剑芒,内部更有个小型光球,越来越亮直至刺目。

    “小心,他动用了极阴秘术。”

    ‘铿锵!叮叮叮……!’

    长剑上干净如斯,不带任何物质,那股锋利可以胆寒于天下,在密集的劈斩中,无数皎洁星芒崩出,在两只利爪外组成一层星海,有诡异的落了回去。

    ‘滋啦啦……!’

    “呀!很厉害的剑,好痛好痛啊!我要用错空法则将你灭骨扬尘!”

    即便陆寒仗剑,把里面绞杀成一片银色世界,剑芒在利爪上斩出无数切口,甚至可见血迹班班,还要一股焦灼味道,这只金眼古禽仍未放弃,当挤压越来越慢,内部只剩下百丈空间时,此妖忍不住痛叫起来。

    这类古妖的肉身之强,天宝根本无法伤到,甚至可以硬撼玄天之宝,现在却转眼血痕累累,那一道道剑芒,且在双爪的厚重硬皮上,竟然在向里渗透。

    此刻,两只巨爪表面,被金眼古禽喷了一股彩色光霞,顿时扑救了一层斑斓好看的光晕,然而更强杀机迅猛降临,顿时狠狠的来回搓动。

    好像用力摩擦着一块顽石,欲要将其化为齑粉,才被陆寒用剑光撑起的空间,陡然向下迅猛急坠,不知为何成了一个独立的光球。

    不仅如此,才下降几十丈,周围情景大变,有部分开始变亮,最后换成一片白濛濛的水气世界,这光球表面已经半黑半白了,然后按开始自中间交错,自己对半摩擦起来。

    一半远古,一半眼下。

    一侧前世,一侧今生。

    黑色如渊,白色如天。

    “不愧为远古上族,在领域内又自己裁切空间,真要将我灭口啊,不就是揭开了你们的那点老底儿吗。”

    陆寒苦笑,但他必须认真应对了,这两只古妖,是重生以来的最强劲敌,对付外面那些蝼蚁的手段,在此处根本上不了台面。

    但两只从未踏过仙土和妖界的古妖,在区区玄界,和他玩空间法则,简直可笑可笑!

    随后,就听见砰的一声,陆寒肉身直接消失,化为亿万银色灵光,中间处化为一个迷你银纹光团,里面护佑着正属于他的灵婴。

    空间错乱达到爆发点,形同于两个空间在剧烈的摩擦,欲要重新荣成一个新的世界,此前必须彻底毁灭,以便于重新整合,内部的恐怖早已无法形容。

    就在危机杀来时,一阵仙法要诀,酷似千古绝唱般,任何神法都不能隔绝,响彻在错乱空域,传荡于紫斑古兽的领域内,就连领域外也阵阵嗡鸣。

    ‘什么声音?’

    ‘那家伙还在挣扎,但也是垂死前的迹象而已,怪里怪气的哼哼几句,难道就把你吓到了?’

    金眼妖禽看到紫斑古兽一脸吃惊,不满的孤傲尖声挖苦他,但随即也感觉有些不妥,要知道他们可是布设了空外空,域内之域。

    这方圆数百里内,都是这两只古妖的领域,除非自己允许,否则任何现象都不会发生,但这声音忽略了所有,而且越来越高。

    紧接着,就有惊叫声响起,金眼妖禽俯身下望,他发现自己的拿手神通,那独立光球越来越大,似乎从里面开始剧烈膨胀,一道道裂缝逐渐加剧,转眼就能崩溃的态势。

    噗!噗噗!

    几乎不假思索,三股彩光接连喷在其上,又化为亮晶晶的液体,瞬间来回涂抹三层,好像强力胶液,直接加持了一圈坚固外壳。

    破裂现象顿时停止,但诡异的是,吟唱的咒语只是仅仅一顿,接着又义无反顾的响亮起来。

    忽然间,这对禽兽同时感到一股冷意,顿时神色大变,莫名感觉好像受到了庞大的威慑,如同真仙降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