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玄幻小说 > 诸天问武 > 第514章 搅乱蟠桃会
    西游的水很深,一不小心就能够淹死猴的那种。就拿七宝玲珑塔来说,真正进去走那么一遭猴子才晓得可怖。若不是自己天生雷骨、大道根基鼎力、再兼之一身本源灵力无所不容,换个地阶巅峰进去早就死翘翘了。

    也难怪法力稀松平常的托塔李天王诺大的名头,他手中的七宝玲珑塔着实厉害。只要不是彻底通悟法则成就真天位之身,在宝塔前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七仙女原来就是日后的七个蜘蛛精,既然注定要下界为难自己。这会儿挨上悟空几棍,也算是应有之义。蟠桃会在夜晚召开,故而留给猴子的时间并不宽裕。他也不能玩的太过火,差不多就该走人了。

    七根毫毛化作七个小猴模样,收拾残局。至于孙悟空自己,早就往那蟠桃酒宴而去。现成的套路不用白不用,将前来赴会的赤脚大仙诓走,再变为这位忠厚老者的模样便宜行事。

    这是容纳万千仙佛的会场,美酒佳肴数不胜数。就在猴子放开了胃口,终于跌跌撞撞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却又在预料之中的身影出现了。那只曾经的扁毛乌鸦也不知从何处学来的变幻手段,变个苍蝇附着在猴子身上。

    按照天上的时日,只是百年不见而已,这位老冤家竟然成功破入了地阶。而且,猴子从乌鸦身上感受到了不俗的肉身之力以及火焰波动,有意思,真的是很有意思。这乌鸦吃准了自己一般,这是占自己便宜第几回了…猴子的便宜可不是这般好占的,现在占得越爽,来日就要还的越多。

    与孙悟空的小小惊讶不同,这名为莫玄的离火玄鸦更加的骇然:人比人果然是气死人,自己得了莫大机缘,辛辛苦苦修炼百余载原以为可以稍稍追上这猴子的脚步。谁料,再见面别人已经是入了那可遇不可求的天阶。

    察觉到猴子的修为之后,莫玄多了一丝小心。顺了一点仙酒、仙桃之后,便老老实实趴在猴子身上一动不动,只等那老君炼丹炉的机缘所在。

    以往都是从书中亦或是影视剧中见闻,这会儿莫玄亲自见识到了猴子的霸道。这哪里是喝酒,这分明是一口气要吸干整个瑶池的节奏啊。在酒量这方面,莫玄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见识过何为牛饮之后,莫玄便欲要一探猴子能够进入到离恨天兜率宫的奥秘。但莫玄打破脑袋都没有发现这其中的隐秘,或许只有猴子自己才清楚吧。

    孙悟空呢,最起码醉了有个八分,这走起路来六亲不认得步伐便是最好的明证。要说怎么会往兜率宫而去,是因为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猴子来访,这根本就是预先安排好的。不看,等猴子到了,兜率宫里连个道童也没有么?

    不过,话虽如此,但今日能入兜率宫者仅陷猴子一人。圣人固然是随手为之,但这太玄环境可不是那么容易勘破的。也只有猴子这种无所顾忌、瞎几把乱转的酒鬼可以将偌大的环境视若无睹。

    莫玄自然是中招了,等他苏醒之时那猴子已经是拎着第三葫芦的金丹往嘴里倒了。这很可能是传说中的九转金丹啊,莫玄闻着地上散落金丹的味儿已经是觉得有些上头,猴子的天资好的让人无话可说。

    莫玄眼疾手快收捡了地上遗落的三颗,他也不贪心转而寻找其他的资源。好家伙,瞧瞧他在老君的宝座旁发现了什么?这是三篇大道玉简,分别记述着三门通天彻地的神通,是为:鞭山移石、呼风唤雨以及大名鼎鼎的袖里乾坤之术。

    这些年莫玄接连获得大巫传承以及偶然得遇逝世地仙洞府,前者让莫玄得至强玄体锻炼手段,而后者乃是一门传说中的三十六般变化。自此,莫玄方知三十六般变化与三十六般神通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想想也该这般,猪八戒若是真会三十六般神通,怎么从没见过他用过其中的任何一种。

    莫玄以神识刻录三门法决之后,赶忙在以变幻之法附着在猴子身上,鬼知道这猴子什么时候会冷不丁醒了过来。

    呃,传闻果然是用来参考的。醉酒思**,这猴头竟然是又往那月宫里晃去。莫玄知道最稳妥的做法就是马上离开,但他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思竟然依旧赖着没动。很快,月宫便到了。

    迎来一个俏生生、颇为灵动可爱的姑娘:“你是何人,竟敢闯我广寒天宫?”

    孙悟空马上颠覆了莫玄的一贯认知,因为这猴子竟然:“小女娃长得不赖,陪你齐天大圣孙爷爷耍耍,呃?”

    事实证明,兔子被逼急了,那可是会叫人的:“吴刚哥哥,有人调戏我?”

    莫玄的直观感受最为激烈,因为这孙猴子竟然在一瞬间现了暴猿真身,无边的气浪将莫玄直接冲开了千万里之遥。倒飞的莫玄只看到那一根金灿灿的定海神针与那突兀出现的遮天巨斧,沉闷无比的硬碰了一招。

    结果便是,已入天阶、还开启了最强真身的猴子直接被那未谋面之人,一斧头从月宫给劈下了地界:猴子浑身冒着红光,这是与空气剧烈摩擦产生的无边热量。这一斧开山裂石、这一斧地动山摇,这种冲击力,简直无法想象!

    莫玄已经是全然给看呆了,猴子不会挂了吧?另外,莫玄心里万分的庆幸,自己见风头不对立马就顺势脱离了。莫玄并没有选择心大到去看猴子的死活,他打定主意离火玄体未小成之前,再不出来瞎晃悠了。连猴子这种变态都三天两头被人教育,莫玄可没有猴子的背景与神通。总之,别浪、猥琐发育才是天地至理!

    吴刚?这就是吴刚。方才的那一斧头虚影,猴子到现在都记忆犹新。无所不在的压力、无处可逃的锁定,一斧之下连天地都在哀嚎。原谅孙悟空孤陋寡闻,他在这个时候只能联想到“开天神斧”这四个大字。

    仙桃不是白啃的、金丹不是白吞的。躺了半刻钟不到,猴子便一溜烟窜了起来,仔细观望发现并无人注意到自己的窘迫…猴子才踉跄的腾云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