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是引魂者 > 第五十一章 海盐猪头
    这张鬼脸实在是让人精神抖擞,我本来有些发困的神经、立刻就被这张鬼脸给吓得绷直了。

    但这不是咱哥们的胆子小,而是这张鬼脸太尼玛的骇人了。

    因为它不仅是一脸的纸白色,而且还瞪着一双灰了吧唧的眼睛,更要命的是,这张脸上居然有一个很大很大的鼻子,鼻子上头正对着我的、却赫然是两个小拇指粗细的鼻孔。再仔细一看,好像对方的鼻孔里头还有不少的鼻毛!

    额......这画面感是不是有点恶心啊?

    不管怎么说,反正哥们是被吓了一跳,我甚至在惊慌之余还在想:这他娘的还是鬼吗?就算是鬼,那它能长的这么丑,也实在是不容易了吧!

    所以,被一张丑的令人发指的白脸一吓,哥们下意识的就喊了一声:“卧~槽~!”紧跟着右手一抬,哭丧棒子朝着玻璃后头的白脸就捅了过去。

    这一时之间,玻璃碎裂的声音是直冲九霄,哗啦啦的声音在夜幕之下的王家前院是分外响亮!

    吴晓雅和俊尧就在哥们身后,八成也看到了玻璃后头的怪脸,只是哥们条件反射般的出手实在是太快了,他俩完全就跟不上我的速度。不过吴晓雅很配合我,她在哥们出手的一瞬间,脚下一拧,就朝着厨房的门板跑去。

    吴晓雅的速度很快,她几乎是在我刚打碎玻璃的一瞬间就冲进了厨房,紧跟着长鞭一甩,也不知道打到了什么,反正在玻璃碎裂的刹那间,厨房里是一阵骚乱,锅碗瓢盆啥的也跟着响了起来。

    但是,哥们在窗外并不能看到厨房里面所有的情景,因为我的角度有点偏,只能看到玻璃正对着的里面,而吴晓雅那边发生了啥,我就完全不知道。

    可哥们也不是白给的,我也知道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必须先解决掉眼前的怪脸,不然怪脸去吴晓雅那边添乱可就不好了。

    只是哥们的棒子杵进去以后,那张怪脸就不见了,或者说是我打中它以后,它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娘的,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啊?怎么老子的天目神眼术都看不见它啦?”我急得心火直烧,不过并没有失去理智,反正眼前的对手不见了,那哥们干脆就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我大叫了一声:“俊尧,跟老子进去帮忙!”说完,我和刚刚缓过神来的俊尧蹿进了厨房,哥们甚至在这一瞬间用左手摸出了几张雷符,蓄势待发。

    但是,等哥们进去以后,却只看到了吴晓雅站在门内的不远处,而她脚下是一地的锅碗瓢盆,碎的碎,凹的凹!

    “那张怪脸呢?”我扫了屋里一圈,见没有半只鬼影,就问吴晓雅。

    吴晓雅摇头说:“没看到有什么怪脸啊!”

    俊尧也奇怪:“那你刚才和谁动手呐?”

    吴晓雅脸一红:“额......我刚进来的时候没留神,脚下头摔了出溜滑,一下子撞到厨具架子上了!”

    额.......

    我定睛一瞧,还真发现门对过的厨具架的一条腿给折了,现在正歪着身子勉勉强强的撑着,而上头的大多数厨房用具都在地上躺着,明显是从厨具架子上掉下来的。

    可吴美人真没有对谁动手的话,那我刚才看见的那张脸去哪啦?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又看不见了呢?

    毕竟我那边一动手,怪脸肯定要夺门而逃的,但吴晓雅在那个时候正好要进来,不可能没有碰上那张怪脸啊!

    其次,我还是那句话,哥们现在正用着天目神眼术呢,而那张怪脸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连神眼术都看不见呢?

    “额.....大林,你刚才看见的怪脸是不是它呀!”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俊尧捅了捅我的后腰,然后指了指屋内窗户下头的那些碎玻璃茬子。

    我顺着它的手指望去,不由的后背一惊,因为我此刻正好和一双灰不拉几的眼睛对视在了一起,而这双眼睛的主人,还正是那张纸白色的大鼻子怪脸!

    “我擦!这尼玛是个什么鬼啊!”我不由的再次举起哭丧棒子,同时左手一抬,就准备先打张雷符抢占了先机。

    “大林住手!”但吴晓雅出声喝止住了我,随即长鞭一甩,血色的鞭身朝着怪脸就缠了过去,刚好将那张怪脸缠了个结实,然后吴晓雅持鞭的右手往回一扯,鞭子卷着那张怪脸就飞向了我们。

    俊尧胆子大,竟然直接上手将那张怪脸接在了怀里,同时左手在那张怪脸上头一敲,就听‘咔’的一声脆响,那纸白色的怪脸上就布满了黑色的裂纹!

    这些裂纹就像黑色的蜘蛛网一般,将惨白惨白的怪脸给爬满了,我甚至还看到这张白脸布满皲裂以后,一小块一小块白色的东西、在顺着怪脸的表面脱落了下来。

    可俊尧仍是抱着那张怪脸不撒手,而且他好像还嫌弃那脸上的白东西掉的慢,居然用刚刚敲过怪脸的手、顺着怪脸上的裂纹去使劲的抠!

    我不知道他这是在做什么,我也不记得捉鬼的万千手段之中还有抠脸这么一招,而最重要的是,那白脸在俊尧的怀里怎么动也不动、毫不挣扎呢?

    俊尧见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这才不好意思的笑道:“你吃猪头肉不,这是用海盐腌过的海油猪头!”

    “猪头?”哥们都傻了,我的眼皮眨也不眨盯着那张怪脸,同时还在心里头问自己:“这尼玛的是一整个的猪脑袋吗?可猪耳朵跑哪去啦?”

    别说,等俊尧把那张白脸上的一层白壳全都抠掉以后,果然露出了一个光秃秃、油亮亮的猪脑袋。

    我也是现在才想起来,这在我们东北哈市还是一道名菜呢,我记得用海盐腌过的猪头,再用配菜搭配上锅蒸好以后,好像叫什么‘蒸海猪’的,虽然有的人做完以后吃起来有点油腻,但猪肉和海盐的配合,却能产生一种回味无穷的海油香气!

    可是,这海盐猪头的在腌制的过程中必须要放在窗台上吗?而且那猪耳朵怎么没啦?你他娘的不知道没耳朵的猪头用海盐裹上以后很吓人吗?尤其是他娘的晚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