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科幻小说 > 无相进化 > 第八百七十八章 分别与相逢
    荒古之初,当今之世,自羽化大帝证道以来,羽化神朝为中州第一,执天下牛耳,号令所至,莫敢不从。

    神朝威严无上,哪怕只是随意放出一道莫须有的口风,人间都会形成巨大暗流涌动,更遑论公开招收门人这等大事,整个中州乃至整个北斗都为之震动,无数修行者和凡人穷尽一切,想要将自家的子弟送入神朝。

    因为一旦进入神朝,纵然只是个最低的外门弟子,于人间而言,也是尊贵无比,可成为家族称雄一方的底蕴靠山。

    少年带着妹妹去参加选拔,只见城内羽化大殿前人山人海,皆是未成年的少年……羽化皇朝早就放出口风,这次只招收天赋杰出的少年,十八岁以上者一律不收。

    大殿巍峨耸立,象征了羽化神朝的辉煌灿烂,大殿厚重的大门两边站了十余名身着神甲的大修士凛然戒备,维持秩序,求道者列队依次进入大殿中检验资质。

    少年也带着妹妹在人群中等候,目光游离,仔细打量大殿广场上的求道者,渐渐地他不由蹙起了眉头……在场的几乎全都是普通人家和小修行家族的子弟,他知道这座中州大城内有两个极为古老的势力,但他们的弟子门人却没有一个在场。

    “是看不上羽化神朝的传承还是另有隐情?”

    少年暗自沉吟,可惜的是他终究身份低微,掌握的信息有限,也就无从推断出真相,只是隐隐感觉羽化神朝这次招人似乎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轮到了他们,听到门口神朝修士呼喝,少年便连忙拉着妹妹走了进去。

    大殿内共有三人,一名老者一名年轻男子以及一名中年美妇,自然全都是修为强大的神朝修士,也就是检测他们资质的人。

    也不多言,年轻男子与美妇各自以手掌抚在少年与妹妹头顶,开始检测流程。

    对他们来说,何谓资质出众?

    身体先天血气强盛,与大道亲和,使得修炼起来更容易吸收天地灵气,或者怀有某种先天神通,这种可以快速转化为力量的潜能便是天才的象征。

    简而言之,各种神圣体质,诸如荒古前无敌的圣体或者荒古后崛起的无上神体,就是各自时代最杰出的天赋,也是他们寻找的目标。

    至于到了修行后期极为重要的大道悟性,太过虚无缥缈,而且看不见也摸不着,所以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很快,年轻男子那边露出狂喜之色,惊呼出声:“好强的体魄,好纯粹的法则波动,这孩子是我至今为止见过资质最好的,远远超过其他人,仅他一人咱们完成任务便绰绰有余了!”

    “确定吗?”

    那隐隐为三人之首的老者闻言大喜,连忙上前伸手亲自探查,结果发现少年资质之高比男子所言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体内气血轰鸣宛若九霄龙吟,虽蓄而不发,可如神龙在渊,一朝突破必定跃于九天之上,只不过寻常人甚至少年自己都感知不到其中所蕴藏的恐怖力量罢了。

    “好!好!好!”老者开怀大笑,连说了三个好字,接着看向美妇,道:“你那边怎么样,他们二人既为兄妹,女娃的资质想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美妇闻言脸上登时浮现古怪之色,踟蹰少顷,摇头叹道:“毫无灵根,如同一块金玉其外的顽石,此等资质别说有所成就,恐怕第一关轮海都迈不过。”

    老者错愕,有些不信地亲自上前查看,随后便不得不相信。

    少女蕙质兰心,立刻知道自己不符合神朝要求,登时焦急央求:“爷爷,带上我吧,我可以洗衣做饭,很乖的,只求让我和哥哥在一起。”

    “神朝自有神朝的规矩,你资质太差,不够资格入神朝大门,老夫亦无办法。”

    老者摇头,脸上已浮现冷漠之色,道:“你走吧,你兄长前程无量,你若留在他身边,只会成为他的累赘。”

    少女听了当场怔住,清澈的明眸中渐渐凝聚泪光,低下头,明明很不舍,却也不再开口了,真怕自己影响到兄长的前程,柔弱而又坚强地模样惹人怜惜。

    “仙长,小子先将妹妹送回,明日再来。”少年将妹妹挡在身后,尽显稳重成熟作风。

    老者看在眼中愈发欣赏,却坚定摇头道:“不可,你现在已是神朝之人了,传送去神朝之前,就呆在这里哪都不准去。”

    他担心少年一旦离开出现什么意外,他们可就空欢喜一场了,所以在将人转交之前,务必不能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

    少年无奈,知道这些高高在上的仙尊可不会讲什么道理,便退而求其次,沉声道:“那便请仙尊派人将我妹妹送回家,另外……希望仙尊允许她为我送行。”

    “念在你们兄妹情深的份上,老夫破例准了。”

    少年的苦苦哀求让老者答应了下来,允许少女在三日后前来见少年最后一面,而后便派人将她送回了那间小小的雕塑店。

    只是物是人非,少了一个人,家再也没有家的感觉,她一个人双臂报膝缩在角落里,就这样坐了三天,直到城中连续响起悠扬钟声时她才恍然惊醒,连鞋子都没穿好就冲了出去,向着城中的羽化大殿跑去。

    大殿的广场上有一座五色祭坛,少年以及其他被选中的奇才在祭坛下,等待启程。

    少女哭喊着,跑掉了鞋子,原本雪白的小脚被石子刺破,一路留下血淋淋的脚印,少年连忙冲上去将她抱住。

    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刺痛,几乎就要心软放弃进入神朝的宝贵机会,但也仅仅只是一刹那后,这个念头便被他压下……别说出人头地、功成名就是他毕生追求,就是此刻他想放弃,神朝的人也不会答应了。

    少年将手伸向怀中,摸到了冰冷的青铜面具,这本是说好要送给少女的,但这时他手指停住,沉吟少顷,放开面具从旁边摸出一枚同样材质的青铜指环,递给少女到:“芳儿,面具没来得及完成,哥哥便用这枚指环代替,将来无论相隔多远,它都会像哥哥一样守护着你,明白吗?”

    面具上的人脸似笑非笑,似哭非哭,掺杂了人生百味,实在有些沉重了,他不想妹妹将来的人生背负这样的重量,只希望她能平平安安渡过一生就好。

    少女接过指环,悲伤难言。

    “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吗?我不肯收留你,若非老东西坚持,咱们或许从来都不认识,如果是那样……你会怪我吗?”少年轻轻抚摸她的秀发,追忆往昔,想到那个鞋子都是破洞的小女孩,嘴角不由露出一抹温和笑意。

    “不会”,少女柔声道:“没有哥哥,我早就饿死了。”

    “回去之后就把铺子卖了吧,我在店里的石板下给你存了一笔钱,足够你无忧长大了,你回到老宅深居简出,每年给老东西上柱香……”

    少年笑了笑,事无巨细地殷切嘱咐,他实在有些放心不下,可事已至此,他亦别无他法,好在的是他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足以保证他离开后少女衣食无忧。

    再者,他毕竟已经是神朝弟子了,只要他在神朝一日,妹妹在这座城中就是安全的,若没有大仇,没人会冒着触怒一个神朝潜力弟子的风险去为难一个与世无争的小姑娘。

    “我走了,等将来名震北斗时,哥哥会回来接你!”

    少年与同伴在老者的率领下登上无色祭坛,将要远行,去往中州羽化神朝,那个众生心中的修行圣地,那长梦即将开始的地方。

    “哥哥……”少女不舍大喊,想要跟上去,可神朝修士不允许她靠近。

    “等我,一定会回来接你!”少年用力挥手,将喻示守护的指环留下,带走了鬼脸面具,他不知道前方等待他的是什么,但他知道,唯有变强,他才能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真正拥有保护少女的能力。

    少年身影最终在无色祭坛上消失,剩下少女一个人孤苦伶仃在寒风中伫立,小脚上满是血污,那样凄婉,那样彷徨无助,好像整个世界都将她抛弃。

    这时,突然一道身影将她笼罩,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出现无声无息出现在她面前,向她伸出一只手,眼中满是怜惜之色,柔声笑道:“来,我教你修行,让你可以去找他,可好?”

    “我……他们说我没有资质,无法修行。”少女抬头,只觉面前白衣飘然的男子身影在阳光下是如此的伟岸高大。

    “那是他们有眼无珠教不了你,放心吧,有我教你,你将来的成就不会比你兄长差。”

    “真的可以吗?”少女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当然。”

    “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羽化神朝都教不了的人,你一个不明来历的散修就能让她成才?笑话!”周围恰好有羽化神朝的修士路过听道,登时露出冷笑。

    白衣男子并不理会,只是微微一笑,蹲下身将少女轻柔的身体抱在怀中,而后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