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玄幻小说 > 龙血圣尊 > 第1338章 拜师风波
    “陆仁师弟,你这座院子可是够偏僻的,叫我们一通好找。”一名中年男子笑着走进院子里面来。

    屋中的陆仁从屋里迎了出来,嘴上说道:“不知道大师兄过来,是师弟无礼了,有什么事情大师兄派人喊我一声就行,不用亲自跑这一趟。”

    “那可不行,别人的事情我可以不来,但师弟的事情我一定要来。”那大师兄笑着走了过来说道,“师兄这趟来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原本这事是派人来的,可我一见是来找师弟你的,师兄我就主动承担了,跑这一趟来告诉师兄。”

    “师兄你说?到底是什么事?”陆仁做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可他已经知道,应该是那位武宗境长老想要收他为徒,不然这位大师兄也不会一副笑脸的来见他。

    不过这位大师兄本身就是大武师境修炼者了,就是两个人之间的地位,也不会迎来大师兄的亲自到来和笑脸,他可是知道这位大师兄为人十分的冷淡,见谁都是鼻孔朝天。

    “师弟啊,这次师兄来是因为咱们水雾峰的厉长老要见你,师兄我这巴巴的跑来给师弟你送信,要是没什么事情师弟就跟我去见厉长老,咱们不能让厉长老等着咱们这些弟子。”那大师兄亲切的拉着陆仁的手说道。

    “好,师兄咱们现在就去。”说着,陆仁跟着自己这位大师兄离开了自己所在的院子,一路上前往了水雾峰更高处长老居住的地方。

    厉长老是水雾峰的一名大武师境长老,据说已经是半步武宗,用不了几年就会成为武宗境长老。

    别看两者都是水雾峰的长老,可地位却决然不同,大武师境长老只是普通的长老,地位和亲传弟子差不多,甚至有时候还不如亲传弟子,可武宗境长老就不同了,武宗境长老和一峰之主平起平坐,地位要那些大武师境长老,不仅如此,武宗境已经算得上是北境的高层了,可以参议北境的决策,这种地位身份,只有核心弟子才能媲美。

    作为水雾峰的弟子,陆仁自然知道厉长老是谁不过令他不解的是,自己那位师父告诉他的是一位武宗境长老想要收他为徒,而那厉长老虽然是半步武宗,但终归算不得是武宗境,地位上也差距了好多,这让他有些不明白,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那位师父骗了自己。

    不过他知道自己没什么好骗的,后来干脆也不在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对方还不是武宗境长老,可用不了几年就是武宗境长老了,这个师父也不是不能拜,反正他都已经决定跟现在这个师父了,至于北境这里的师父随便一个就好。

    原本他以为这位大师兄是为了武宗境长老来的,毕竟他都已经是大武师境了,自然用不着替一名普通的大武师境长老跑腿,可现在知道找他的人是厉长老,陆仁能够明白,毕竟厉长老已经是半步武宗,如无什么意外,将来必将成为武宗境长老,自然也就值得这位大师兄亲自跑这一趟了。

    “快走吧师弟,咱们别让厉长老等着急了。”边上的大师兄催促了一句。

    两个人一起往山上走,走出大约十几里远,两个人来到长老居住的区域,两个人来到一座院子的院门前,那大师兄用手叩响了院门上铜环。

    时间不长,院子里面有人走了出来,打开院门,见到门外的陆仁两个人之后,那人说道:“二位是来找我师父的吧,还请稍等,我师父突然有所突破,正在修炼,等我师父修炼好我会告诉二位,所以还请在门外稍等一下。”

    说完,那人脑袋从收了回去,同时关上了院门,把陆仁和那位大师兄关在了门外。

    见状,陆仁眉头微微一皱,虽说他是来拜师的,可也不是他主动要求拜师,而是对方主动要收他为弟子,现在他来了,对方却又闭门不见,哪怕是修炼者有所感悟,也不能把他们直接丢到门外,起码也要请到院子里面。

    不过该等还是要等下去,万一真的有事呢,毕竟修炼的感悟不是随时都有,没准真的有了,正好赶上他们过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说厉长老去感悟修炼上的事情了,却没有把他这个想要收下的弟子安排好。

    两个人等了一个多时辰,宅院里却什么动静也没有,不仅如此就连那位厉长老的弟子也没有出来一声,仿佛把两个人忘了一半。

    时间一点点过去,眼见快到了正午,那大师兄有些忍不住了,他只是带人过来又不是他要拜师,而且你要感悟没有问题,可也不能让他们老在这里等着。

    所以,那大师兄又用手敲打了大门上的门环,几下之后,之前的那名厉长老弟子又一次打开院门伸出了一只脑袋问道:“有事?”

    那大师兄强压着心头怒火说道:“厉长老还需要多长时间,要是时间太久的话,我和陆仁师弟就先回去,等下一次再来拜访厉长老。”

    听到这话,那弟子说道:“大师兄你可以回去,陆仁要留下来,毕竟他是来拜师的,虽然还没有正式拜我师父为师,可弟子要服其劳,在院外多等一会儿也是应当应分的事情。”

    陆仁看向一旁的大师兄,说道:“我看大师兄你不如先回去,我留下来等厉长老感悟结束……”

    他这边话还没有说完,院子里面的那位弟子脸一沉呵斥道:“屁话,什么叫感悟结束,每一次感悟都是难得的机会,师父当然是感悟时间越长越好了,难道都跟你一个小小的弟子一样,认为感悟想有就有,想停就停,哼,就你这样还想当老师的弟子,要不是师父有意收你,现在我就赶你走,好了,你留在这里等着吧,我问你,拜师礼准备好了吗?”

    “拜师礼?什么拜师礼?”陆仁一愣,是里面那位厉长老想要收他为徒,不是他上赶着去拜师,要什么拜师礼,而且人家拜师都是师父给徒弟东西,哪有师父这样直接开口跟徒弟要的,怪不得这位厉长老满处都要收徒弟,原来收下一个徒弟就要收一份拜师礼。

    “拜师礼你都不知道还拜什么师?这样吧,你把储物空间交出来,我拿给师父看,让师傅从里面随便挑几样算了。”那弟子淡淡的说道。

    陆仁拜师的心思沉了下去,对方很明显没有把他当做一回事,只以为他不过是武士境,这位半步武宗长老想要收徒就收徒,更没有把陆仁真的放在心里,居然还要拜师礼,震荡他陆仁追着要拜师对方呢,要不是对方说要收他为徒,他都不会来这里。

    想到此处,陆仁想要继续拜师的心思淡了下去,不是他不能拜师,而是这样的师父值不值得他拜师,毕竟以他的天赋,大武师境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可以成为,至于武宗境对他来说虽然困难一些,可他依然有很大把握成为武宗境,而且他还有师父在,既然那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师父收他为徒,想必不会让他只是一名武宗境,所以对于一名还不是武宗境的长老他并不如何在意,这样的修为实力,想来他以后也会成为的。

    “大师兄,我看咱们还是走吧,既然厉长老正在闭关修炼咱们也就不留在这里打扰了。”陆仁看向一旁的大师兄。

    虽然大师兄心中也对厉长老不满,可也只是压在心里,毕竟对方很快就会成为武宗境长老,不然单凭一个大武师境长老他如何会守在这里,还亲自去把陆仁请过来。

    就算你要给自己这个要新收的弟子一个教训,也不应该把他牵扯进来,他这个水雾峰的大师兄还要不要面子,他好心好意为你厉长老把弟子带来,最后却被拒之门外,这样传出去,还以为他这个大师兄多么上赶着巴结呢。

    这个时候那位大师兄心中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听到陆仁这么说,他道:“走吧,去师兄我那里,师兄最近弄来一点灵酒,想来师弟你一定喜欢。”

    “多谢师兄的好意,师弟还有些事情,就先不去了,如果有下次,一定过去叨扰。”陆仁朝大师兄拱了拱手,脸上露出歉意的表情。

    “好,那咱们说定了,下次一定要去师兄那里。”那大师兄笑着回应了一句,他本来也只是一定要请陆仁去他那里,只不过是个由头,既然陆仁不去正好趁了他的心意。

    两个人没说几句话,便各自分开离去,那大师兄是一脸的怒气,不过不是对陆仁而是对院子里面的厉长老,反倒是陆仁面色十分平静,既然没有多失望也没有怨恨,很是平常。

    两个人走后不久,之前给他们两个人开门的那弟子快步跑向院子里面的屋中,见到盘坐在上面的半百老者后,急忙说道:“师父,他们都走了。”

    “都走了?”那半百老者皱起了眉头,一脸不满的说道,“谁让他们走了,还想不想拜我为师了,这么点长性都没有如何当我的弟子,原本还看他天赋不错,想要收为弟子,可如今看来,此人未来成就也不过如此,武师境恐怕就是此人的极限了。”

    “是,师父说的对,不过大师兄那边还好说,毕竟他只是把人送过来,可那个家伙不过是个刚刚成为内门弟子的家伙,却敢把师父您扔在这里,这事情一定不能这么简单就结束,要不师父您老人家面子放在什么地方,以后人人效仿,师父您的威严何在。”那弟子在一旁说道。

    “嗯,你说的也对,虽然人找来了本长老没有马上见他,不过他只是一名弟子,不要说还想要拜我为师,就算是普通的水雾峰弟子在这里等本长老都是应该的,好了,这件事情你去办,年轻人总以为自己有点天赋就可以为所欲为,我看还是要吃些亏才好。”厉长老淡淡的说道,同时端起手边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里面的茶水。

    茶碗里面清香四溢,泡的的茶是第一峰的灵茶,在整个北境之中,比这种茶更好的不是没有,不过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只能弄到这样的灵茶。

    他那个弟子退出了房间,很快离开了厉长老所在的院子。

    陆仁不知道这位厉长老宅院里发生的事情,不过这个厉长老这样对待他们,他也没打算继续拜此人为师,如果师父是这个样子,他还不如没有师父,否则这个师父也没有什么用处,反倒让师父趴在徒弟身上吸血。

    回到自己的院子里面,陆仁不再想什么厉长老的事情,倒出来师父给他的酒酿泉,一边喝一边运功化解修炼。

    没过多久,他忽然听到院子里面不少人在说话,并且很快有人通过院门走了进来。

    对此,陆仁眉头一皱,来人明显没有经过他的允许便闯入了他的院子里面来。

    透过窗户,他看到几个水雾峰的弟子从院门走了进来,而且每一个人看上去都是气势汹汹,明显像是来找麻烦的。

    陆仁眉宇之间多出一抹阴霾,他不记得得罪过这几位师兄,而且他刚成为内门弟子,住在这里才一天,只出去过一趟,就算想得罪也没有机会得罪这位水雾峰的师兄。

    不过既然人家已经闯进了他的家门,他也不好继续留在屋中看着,便起身走了出来,站在屋门前,看着面前的这几个闯入他院子里的人说道:“几位师兄,来我这里有何贵干?”

    “小子,我们就问你一件事,之前你是不是去了厉长老那里?”闯进院子里面的其中一人开口说道。

    陆仁点了点头说道:“师弟我确实刚从厉长老那边回来不久。”

    “那就没错了,就是你。”那人用手指着陆仁呵斥道,“我师父好心收你为徒,你居然不知道感恩,反而指责我师父的不对,并且摔门而出,告诉你,我师父脾气好,可我们的脾气不好,绝不允许有人羞辱我们的师父。”

    陆仁明白了,眼前这几个闯入他院子里的人都是那位厉长老的徒弟,真是有什么师父教出什么徒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