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修真小说 > 香妃嫁到:仙尊太轻浮 > 第281章 探明月城4
    想到自己当初的那份暴脾气,南宫玥蹙眉自责:害死爹的人又不是他,我干嘛对他发脾气呀。

    如此心想,南宫玥伸手从杨昆仑手中接过碗,慢腾腾的吃起来。

    剑眉轻挑,瞧着前一秒还想对自己怒火大发的南宫玥,此时竟温顺的接过碗吃起来,不禁抱臂感叹。

    “如果岳父大人没死就好了,这样,你无故乱发脾气,就有人替我撑腰了。唉,可怜,我杨昆仑如此的命苦呀,好不容易找着个疼爱自己的老爹,就……突然没了。”

    杨昆仑这突来的方语,没由来的戳到了南宫玥小心脏,顿时之中,只觉眸中似被一物蒙蔽般,模糊不已。

    真心,真心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毫无悬念,杨昆仑几乎是被南宫玥乱打推攘出门的。

    门“砰”的一声关闭,杨昆仑的鼻子被撞得生酸疼痛,眼睛险些坠落。

    无独有偶,这初戏码刚巧被上楼来的乐正靖瞧着。

    静静的立于门外,乐正靖肩靠旁侧的门柱,双手抱臂,满目里笑意盈盈的瞧看着那被乱打推攘出门且捂着生酸疼痛鼻翼暗自蹙眉的杨昆仑,眉目间不乏幸灾乐祸之意。

    剑眉微蹙,杨昆仑甚是无语的举手而抬,猛拍着房门。

    “南宫玥,你给我记好啦!我……”

    如此正意欲恶语威胁之时,杨昆仑扭头便瞧着旁侧那似满目里幸灾乐祸之意的乐正靖,心中不禁嘀咕:完了,不会被这情敌瞧到什么了吧。瞧见又如何,我和小妖精可是打情骂俏,哼。

    如此心想着,杨昆仑倒是不予理会的反身钻进了对面的房间中。

    跨步前行,乐正靖立于房门,目光不禁瞟向南宫玥的房间,心中暗生失落情愫。

    跨步入屋,乐正靖反手将门关闭。

    轻揉着鼻翼,杨昆仑瞧看着那伸手关门的乐正靖,只臭着一张脸,整身一翻困于床上,双手垫于后脑上,安排着。

    “靖王爷,今天晚上,我睡床,你睡地。”

    “凭什么?”

    脑袋偏侧着,杨昆仑轻挑剑眉:“就凭,我送饭挨了骂!”

    “你是他相公,骂你,也是活该。”

    乐正靖这出口的言语,不知是讽刺,还是酸楚,还是别用意。但,这随意的一句话,竟也无端的招惹起杨昆仑的满腔怒火。

    拳头捏紧,杨昆仑眉头紧蹙,翻身坐起,拳头使命的捶打着床榻,满目里扭曲尽显。

    “你你你,靖王爷,你这分明就是幸灾乐祸。我……我是她相公,可她床都不让我上,这是哪门子的相公呀!”

    原本,乐正靖只是一句冷言讽刺,却不想,杨昆仑竟接得如此随口。听之,心中顿觉刀刺般,万般疼痛滋味,顿时间,那面目也“倏”的变了色,只青黑着脸,满目生冷的翻身到了床里侧。

    瞧着那身手矫健,翻身上床的乐正靖,杨昆仑只瞪大眼睛瞅着他。

    “喂,你不脱鞋吗?”

    那背对着杨昆仑的乐正靖不予理会,只随手将鞋脱了扔于地上。

    目瞪口呆,此时的杨昆仑只能用目瞪口呆来形容此时看到的情景。无数的黑线静挂在额前,杨昆仑剑眉微蹙,手不禁捏在了鼻翼之处。

    “靖王爷,你也太不爱干净了吧,脚都没洗,好臭呀。你……确定是要和我共睡一床吗?我可告诉你,我没那特殊嗜好呀。警告你,晚上睡觉,老实些,可别碰我……否则,别惨白我不客气。”

    话说这明月城,本是一座仙锐之城,但此时,整城之中却充斥着一种令人甚觉莫名的心悸感。

    夜幕深沉,天空之中,乌烟横障,只令得那莹光月色容颜尽失。

    然而,整整一夜,南宫玥被那勾玉中的鸾鸟真身与冰龙魂魄吸取着身体里的仙履之气,整个人很快陷入某种昏睡之中。

    床榻外侧的方凳上,银蛇盘膝而坐,调息盘修,慢慢进入梦乡。

    乌烟散去,白昼复出。

    只待那白日光线轻透木窗射入屋中之时,那戴在南宫玥脖颈处的勾玉由昨夜的微红慢慢恢复到如冰般晶莹剔透的模样。

    一大早的,客栈中已人来人往的一拨又一拨。

    方桌旁,杨昆仑只瞧看着那呼噜呼噜喝着碗里稀粥的乐正靖,满目纠结。

    真心是,不知从何时起,这所谓的靖王爷,竟滋生了如此之多的不良行习。

    或许,这杨昆仑是太过于关注乐正靖了,以至于大家都搁了碗筷,杨昆仑面前的粥半口未动。

    乐正靖看瞧看着南宫玥与银蛇的准备妥当,只招呼着。

    “好了,我们走吧。”

    走!这就走!瞧看着自己手中的筷子,再看着面前丝毫未动的稀粥,杨昆仑惊慌大叫。

    “喂,我……还没吃呢!”

    “那你就留在这里慢慢吃吧。”

    跨步离开之际,南宫玥只丢下一句这样的话语。

    听此,杨昆仑摇头轻蹙着眉头,只能忍痛将手中的筷子重重的搁在了桌子上,而后如若儿狼嚎般的追撵而上。

    “你们倒是等等我呀。”

    乐正靖口中那个所谓的朋友,其实就是明月城里的祭司——幽冥司命。

    幽冥祭司的住所甚是好找,随意一问,大街上的行人都会替他们指出幽冥司命的住处。但是一个路边行乞的老人瞧着他们问路而去,却只是叹息着摇头,而后靠着墙角坐下,仰望静观那微变灰蒙的天色:“大难天灾呀,大难天灾呀!”

    一股子凉意侵袭,杨昆仑侧目看看着那倚坐于墙角的老人,不禁双手磨蹭着手臂。

    “喂,靖王爷,小妖精,你们确定要去那什么幽冥王府吗?”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寻找到鸾鸟的真身,然后用它来寻找到自己爹爹南宫伟的魂魄,这,如果能有可以寻找到鸾鸟魂魄的一丝一点机会,南宫玥都不会放过的。

    乐正靖心知南宫玥的想法,心里也寻思着,甚是至是抱着一丝明知不可能却还侥幸的想法:如果能帮玥儿找到伯父的魂魄,玥儿会不会回心转意呢?

    瞧看着这二人并不理会自己,杨昆仑侧目瞧向银蛇,却又只得到银蛇双手一摊的无奈结果。

    这来寻找什么鸾鸟的真身,本来就只是一场骗局,却没想到这南宫玥与乐正靖还这么认真。真心的,杨昆仑有一种忍不住的冲动,直想将这个骗局告知他们,但……终又是忍住。

    一路前行,沿着那青石铺就的道路一直前行,左拐右拐,终于瞧着了那庄重威严的明月城堡。

    “玥儿,从这条路过去,就是幽冥王府了。”

    “嗯,靖哥哥,辛苦你了。”

    有一种冲动,瞧看着南宫玥那满目里焦急模样,乐正靖好想牵她的手,好想摸她的脸,可是……虽近在咫尺,心却犹在天涯般,难以清静。

    穿过旁侧的那条路,终于,远远的看到了座仅比明月城堡矮一层的府邸。只是,这座府邸远远的看着,竟是让人有一种心生恐慌的不安定感。或许,这是缘于它的装修风格,黑色的砖石墙面,暗青色的屋檐瓦,甚至那屋檐上的镇宅兽也尽是面露凶相。

    安抚着自己那颗甚是余悸横生的心脏,南宫玥只硬着头皮朝着那朱砂红漆如血的大门走去。

    似自动识客般,那原本紧闭的朱砂红漆大门自动打开。

    立于其前,南宫玥微有些惊诧,步履微停。

    瞧此,乐正靖唇角轻启一笑:“玥儿别害怕,这主人知道我们来了。”

    手指轻抠着脑袋,杨昆仑瘪嘴:“什么玩艺儿呀,弄得是阴森恐怖吓死人。”

    就连这本是妖身的银蛇瞧着,都心生麻怵:“这地方好诡异啊!”

    听着银蛇的这话,杨昆仑不禁蹙眉,那那满目里不乏质疑之色。

    “对呀,这么诡异的地方,靖王爷,你确定是这里,没错吗?”

    不待乐正靖回话,众人只觉眼前一屏黑纱袭过,还没反应过来,便瞧着一个着身黑衣,头上戴着三根孔雀伶,面目里微有些严肃的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阴风,生冷袭身的一定是阴风,此人一定是妖怪!

    这是杨昆仑在那一屏黑纱袭过时的真实感受。

    剑眉微蹙,杨昆仑掌心之中暗使用力,只待那乾坤剑的浮出;却洒卢,那乐正靖却如见着熟人般的,满目笑意跨步上前,互作寒暄。

    “好久不见,司命大人。”

    “靖王爷,确实好久不见,真没想到,你竟有空来明月城。这几位?”

    “这几位是我的朋友。”

    瞧着这乐正靖与着这所谓的幽冥司令寒暄的当儿,杨昆仑眉目微蹙,只悄悄的别过头询问南宫玥:“小妖精,你确定,这个人能帮到我们?我怎么感觉着,他身上有一股子妖味儿呀。”

    冷眼微蹙,南宫玥生冷的瞟着他:“这个人不能帮到我们,难道你能。少在这里把谁都当妖怪!你真以为你是你是什么捉妖圣手呀?”

    好损的一句话,只此一语,便呛得杨昆仑半句无语,心里哽得险些窒息。

    对于银蛇来说,她与杨给昆仑的感觉极为相似,总觉得此处诡异得有些稀奇,但又说不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