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其他小说 > 阴阳珠之凰腾凤舞 > 第240章:收幽冥神火
    来到在空间的住处,之前的小院子,随着阴阳空间的变化已然变成了一座二进的宅子,推门而入,花香阵阵,宅院虽小却不乏如画的风景,凰舞宛若蝴蝶般穿梭其中,绝美的笑脸比那浓郁的灵气更让人温暖、安心。

    “阿腾:这下等爷爷和染哥哥回来就有地方住了。”之前因为院子小,她还想着在空间内再盖一处院子,如今倒是更省事了,这阴阳空间果然是人性化到了极致,估计以后会更大更美,亭台楼阁,假山林立,想想就美呆了。

    “抽时间还是再盖几处吧,爷爷年纪大了喜欢安静,至于大哥?肯定想有自己的私人空间,这里修炼的人会越来越多,否则以后就不是助力而是阻力了。”凤腾好看的脸上莫名多了几许燥意,本想将空间当成他们二人的秘密基地,如今老爷子和凤染肯定会进来,既然这样,那干脆把北斗星等人也安排进来修炼吧,省的到了灵界后拖后腿,当然他们的住所绝对不能离主院太近,否则他会忍不住赶人的。

    “呃?爷爷还是和咱们住在一起吧,老人家嘛?还是热闹点比较好。”知道自家相公是个大醋坛子,凰舞还是想替老人家争取一些福利,不过这妖孽也是够够的了,这般浓郁的占有欲真的好吗?只是她心底淡淡的甜蜜是为哪般?

    “烦闷了,就出空间转转不是更热闹?何况爷爷一旦启灵成功脑子里估计就只剩下修炼了,我们这里不方便。”凤腾自认为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空间已经让出去了,这院子绝对只能独属于他们夫妻二人,这一点绝不退让。

    “好吧。”凤妖孽的说法很有道理,她真的无言以对,只能在其他方面弥补爷爷和染哥哥了。

    凰舞对凤腾的决定一向不会反驳,这何尝不是一种宠爱的表现,此刻哪怕她心里觉的让爷爷独住有些不合适,依然会毫无原则的按照自家夫君的决定来,这种无意识的爱之表现,每每都让凤腾很是受用,幸福到四肢百骸。

    走进炼丹房,看着那块依然毫无动静的破石头,凰舞又把小白咒了个无数遍,这一番折腾简直是在浪费时间,也亏得空间时速加长了,否则她和凤妖孽这么长时间不见,那几个丫头和手下又该着急上火了。

    “肯定又是那臭狐狸的恶作剧,真是闲的。”凰舞恨恨的拉着凤腾就想往外走,岂料对方却只是直勾勾的盯着九转天炉下的那抹火焰发呆,眼眸中有疑惑亦有惊喜。

    “主人:你也发现了吗?这麒麟火好似正在和幽冥神火融合。”小天作为九转天炉的器灵,每天承受着麒麟火和幽冥神火的双方炙烤,自然对两种火焰会更加了解一些。

    “是啊,红色的麒麟火中夹杂着黑色的火焰,虽然只是那么一丢丢却也分外霸道,倒是不辜负那神火之名,只是不知此番到底是融合还是吞噬?不过就算是吞噬,也该是麒麟火更加厉害一些,毕竟那幽冥神火已经沉寂了太久,任它曾经如何强大,属于它的时代也早已过时了,空壳罢了。”凤腾绯色的唇角微勾,声音低沉清晰,黑亮的目光较方才更加明亮了几分,似乎还夹杂着几许算计。

    “哼,你个无知的小辈,竟敢诋毁小瞧我,爷爷我纵横天下之时,你估计上上辈子还在穿开裆裤,玩泥巴呢。”一道陌生幽冷又稍显稚嫩的声音从九转炉内传来,凰舞浑身一震,只觉的一股阴森森的气息扑面而来,凤腾的脸上却是一副果然如此的了悟,看来这半年夜以继日的烘烤,终是将这家伙给唤醒了,哈哈,能焚尽天下邪恶的幽冥神火,有了它?凤凰体内的邪恶诅咒是不是就又多了几分可能?

    “爷爷也好,孙子也罢,你若不是受了重伤,又何须被困多年,吞噬麒麟火来修补神魂?听说幽冥神火主吞噬可吞尽天下邪恶,却只能由暗元素者操控拥有,如今受伤的你遇到拥有暗元素的我,估计也是上天注定,缘分使然,所以契约吧,我有一只火麒麟为契约兽,体内更是有麒麟火加持,于情于理,你都不亏,当然最重要的是咱们彼此需要。”

    凤腾这番话说的清晰明朗不温不火,声音更是平平淡淡毫无起伏,似乎并不会因幽冥神火随后的决定而影响心情,而一旁全程观看的凰舞却是勾唇一笑,心里暗道:果然是凤腾式言论,就是这么牛气,不过貌似有点趁火打劫之嫌。

    身后的火耀则是听的目瞪口呆,活了这么多年似乎从来没有见过面对幽冥神火此等神物,还能如此淡定之人,不过他火麒麟的主人自然不是那等俗人可以比的。

    随后赶来装背景的小白倒是了然的瞥了瞥嘴,从得到那块黑石头的那一刻,它的结局就早已注定,虽然结果待定却也毫无悬念,只是它也没想到凤腾会如此直接明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省事的很。

    幽冥神火一直没有再开口,凰舞琢磨不透他的心思,只是屋内的冷气倒是又浓郁了几分,也不知那小家伙到底是生气了,还是为自己如今的落魄而宣泄。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凰舞有点失望,凤腾脸上也多了几分不耐烦。

    “凤凰:咱们走吧。”他从来不是强人所难之人,哪怕是契约讲究的也是你情我愿,既然幽冥神火过不了心底的那一道坎,他自然无需浪费时间,当然若要把那货再扔出去任它自由发展,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自认还没有那么大方。

    凤腾很是洒脱的转过了身,脸上没有任何不舍,雪白色的衣袖随着空气流动,好似带走了片片云彩,眼看着那抹身影离门口越来越近,幽冥神火终于不淡定了。

    “你这小辈,怎的如此压不住性子?这么大的事儿还不能容我考虑一二?毕竟从出世起就没有人和我契约过,你也别说那什么缘分不缘分的,我不才不信那一套,我只信强者为尊,而你似乎弱了些。”

    幽冥神火有些郁闷,它还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他大爷的,都怪那群老不死的太过贪婪,又一起算计围攻它,否则它怎会落到了如此地步?简直是太可气,太可恨了。

    “天下攘攘皆为利来,有些机会稍瞬即逝,虽不能给你太多承诺,但我凤腾注定不会屈于人下。”

    凤腾自然而然的停下脚步,一句话说的轻轻浅浅,却无人敢质疑分毫,这一刻他单薄的身躯好似注入了毁天灭地的能量,强大无比,幽冥神火更是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强者之魂,王者之魄,这少年似乎生来就该站在那世界之巅接受万人朝拜,也罢,契约就契约吧,这小子虽然现在修为差了点,好在年纪还小,还有无数种可能,它就当是休养生息了,它发誓:一旦有了机会,定让那群老不死的魂飞魄散。

    “那好吧,不过与世间独一无二的幽冥神火契约,注定要受常人不能承受之苦,而我除了吞噬麒麟火之外,你的暗元素也会是我的养料,少年:你可否考虑清楚?”这一刻幽冥神火是真挚的,被世间最强大的神火焚烧经脉,它不认为面前这个瘦弱的小少年能硬生生的承受的住。

    凤腾勾了勾唇角,凰舞却是心下一慌,她知道:承受别人不能承受之重是强者的必经之路,但她依然舍不得,可也没有理由阻止,所以她只能死死的拉住凤腾的衣袖,似乎只有这样,心里翻腾不止的痛和乱,才会平静一些。

    “凤凰:我的筋脉早已被麒麟火锻造的坚韧无比,如今不过再来一次而已,你该知道有了幽冥神火,我们又多了一项保命的底牌,好在这是奉天大陆,若是在那灵界,这等宝贝我们又如何守得住?你在城主府等我可好?我们进来这么久,再不出去就不好解释了。”凤腾将凰舞颤抖的身躯拥入怀中柔声安抚,为了她体内的邪恶诅咒,哪怕魂飞魄散他也再所不惜,所以他不会退却,哪怕再难也不会。

    “好,我等你。”凰舞终究不是个小女人,她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抬眼让眼泪倒流回心底,笑着在凤腾的唇角落下一个轻吻,毅然决然的出了空间,作为一个女人,她的内心是强大的,但她同样脆弱,她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她心爱的男人为他们的前程流血流泪,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开始吧。”凰舞走后,凤腾握紧了拳头,将幽冥神火拿在手中,坐入单独开辟出来的一条灵河内,开启了一轮又一轮撕心裂肺,断骨重生,连灵魂都在颤抖的艰难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