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其他小说 > 天下为聘:异世夫君请轻撩 > 第643章 只会做的更好
    未怀孕的时候,苏瑾觉得日子过得甚是无聊,可有孕之后,苏瑾越发的觉得日子过得没趣。

    而且,这皇宫看着极大,但出了辰华殿之后,却是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尽管南宫瑜为了让苏瑾在孕期的时候能过得舒心一点,已经很少待在宣室殿内,甚至偶尔的还亲自去了御膳房给苏瑾下厨,使得御膳房的人吓的不知所措,却又只能在一旁干看着。

    日子是舒心了,但没地方可去一直都是个极大的问题。于是,每日里,苏瑾也只得逗逗狗,溜溜弯,磕磕瓜子,偶尔的督察下阿阮的学业,再不然就是晒下药材,而后就没什么旁的事情可以做了。

    南宫瑜说,如今日子是无聊了,但只要舒心了便是好事。并且一直嘱托她一定要好好养胎。

    苏瑾承认,南宫瑜说的话一点都没错,倘若有一天日子不舒心了,便意味着又有旁的事情要发生了。是以,无聊之余,苏瑾也慢慢的接受了现实。

    转而到了年末时,新年将至,南宫瑜为了宫中能热闹一些,便将裕王爷,上官家乃至钱家一同邀请到了宫里头来,简简单单的办了一次家宴。

    钱大人受宠若惊,直言自己是借着夫人沾了慈元太后(纯皇后,南宫瑜之生母)的光。一侧,钱夫人听后,推了一下他的肩头,朗声笑道,“那是自然,我与慈元太后之间,那可是情同姐妹,旁人可都是羡慕不来的。”话音落下,四下皆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不多会儿,宴席已然准备的差不多了。苏瑾一边让左右的人入席,一边扶起即将生产的上官雪儿,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

    待所有人都坐定之后,阿福公公一挥手,让两侧的宫女太监们试菜并且为除却苏瑾和上官雪儿以外的人都满上了酒。

    南宫瑜端起酒杯,先是饮下一杯,两侧的人见状,在他饮完之后,也都开始饮下酒杯,随后将杯子倒立,示意自己已经将杯中的酒饮完。

    上官晔看着一桌的人,心中异常感怀,眸光中,竟是有些泪花出来。

    原本,他本想依附着徐家(先前的右丞相),庸庸碌碌的度过这一生,从未想过旁的事情。但谁能想到,他和徐家终究是闹僵了,而自己糊里糊涂的来到了南宫瑜的阵营里头。

    现在想想,倘若当初不是自己运气好,只怕上官家也跟着没了。哪像现在,一家和乐,虽然大女儿有些痴傻,但二女儿嫁给了裕王爷,他也平白得了个义女,而这义女,则是当今的皇后。

    这样看来,老天对他上官家也算是宽厚仁慈了!

    饭桌上,裕王爷和南宫瑜显得性质极高,他们一个是因为上官雪儿不日后就要生产,一个则是因为苏瑾已经有将近四个月的身孕,皆是大喜事,所以趁着这喜庆的日子,两人把酒言欢,最后饭菜也不甚吃,酒倒是喝了不少。

    苏瑾本有意劝解,但思及今天的日子便也由着南宫瑜去了。她垂眸,无奈摇头了一下之后,随手抓了一下上官雪儿的手腕给她把脉。

    “脉象不错。”片刻之后,苏瑾放下手,笑道。

    上官雪儿右手搭在自己的腹部之上,莞尔笑道,“何老每日里都会过来诊脉,所以这孩子倒是不会出什么问题。”

    许是听到了两人的谈话,一侧喝的有些醉的何坤嘿嘿笑了两声道,“那是自然,裕王妃的孩子,我哪敢不仔细。现在仔细算算日子,再过五天,裕王妃可就要临盆了,这五天里头,裕王妃可得放心着点。”说着,何坤又饮了一口酒,然后打了一个饱嗝。

    苏瑾皱眉,嫌弃的看了何坤一眼,撇嘴道,“这算的日子可向来不准,你今日可得少喝着些,不然今夜要是临盆了,我看你如何是好。”

    “哎,这这这……”何坤噎了噎,闷声道,“我也就这点爱好了。”

    “我不过是提醒你两句罢了。”

    听罢,何坤举了举酒杯,愁眉苦脸的看了半天,最终还是放下了。虽然知道苏瑾是故意这般说,不过细想而来,提早生产的的确是多的数不胜数,万一真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也不大好。再者,这所有人都信任自己,他也总不能真到了关键时候就掉链子吧?

    如此想着,何坤咽了咽口水,叹息道,“也罢,现如今也只能是先委屈自己了。”

    话音落下,便引得大家哄堂大笑,而何坤则是撇了一下嘴唇,那本因为喝酒而红的老脸越发的红了起来。加之那脸上的小皱纹,更是让何坤看起来有些许的可爱。

    ……

    转眼夜深,所有人都已经酒足饭饱。因着席间有两个孕妇,南宫瑜便想着匆匆结束,因此连烟花都不让人放,说是怕影响了肚子里的孩子。于是,饭饱之时便也成了回去之时。

    苏瑾与南宫瑜并肩站在一起,挂着相似的笑容一一送别了众人。转眼到了上官雪儿,苏瑾低低吩咐了一句,“夜深,回去的时候小心些。”

    “好。”上官雪儿摸了摸苏瑾的手背,亦是道,“皇后也是,如今你已经将近四个月,当开始仔细养着身子才是。”

    “我明白。”两人叙话道别之后,上官雪儿转身,然后手很自然而然的搭在了南宫裕丰的手臂上。

    南宫裕丰紧紧的抓着她的小手,提醒道,“夫人可得注意着脚下。”说完,他撑起上官雪儿的身子,带着她一步又一步的小心翼翼走着。

    “六哥和六嫂当真是恩爱。”苏瑾不由感叹。

    “夫人羡慕着旁人,却不知自己也是那个幸福的女人吗?”

    “……”苏瑾抖了一下嘴唇,有些无语。

    南宫瑜笑了笑,又道,“夫人放心,六哥疼爱六嫂乃是事实,不过为夫只会做的比他还要好,也会让夫人永远都这般幸福。”说完,南宫瑜低下头来,在苏瑾的额头之上轻轻落下了一吻。

    苏瑾轻轻扬唇,闭眸时,感觉到额头上好似有一丝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