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网游小说 > 非典型网游文 > 第玖玖三章 要挟
    共工手指弹动,一股淡蓝色的水流凭空出现,快速裹缠在手心的伤口处。

    不一会儿,共工手上的血窟窿便完全长好,就像是完全没有受过伤一样。

    共工向着虚空一抓,一柄三股托天叉便被他拿在了手中。

    托天叉向前一探,带起阵阵嗡鸣。共工礼貌地说道:“既然你已经亮了兵器,咱们两个就来比比兵器如何?”

    看起来,任何种族之间,只有实力强大才是让人尊敬自己的捷径。

    只是,肇裕薪面对这般有礼的共工,脸上脸上忽然带上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比拼兵器这件事,对于身为兵神蚩尤传人的肇裕薪来说,简直是擅长到不能再擅长的事情。

    若是换做平时,对手主动提出来要跟肇裕薪比拼兵刃,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掏出所有兵器呼对方一脸。见到共工这么守礼,他还真的有些下不去手。

    说起来,这共工活得时间绝不算短。单以年龄而论,就算是当肇裕薪的祖爷爷也是有数十倍的年纪富裕。若非肇裕薪身负应龙这种老怪物的传承,就连跟共工动手的资格都值得商榷。

    来不及仔细想出一个对策,共工手中托天叉已经叉到了肇裕薪面前。

    这要是让你个老家伙趁着我走神叉了我,以后我这人族祭酒的面子还要不要?

    这么想着,肇裕薪手心银光一吐,龙胆亮银枪就发出一声嘹亮的龙吟,向着托天叉迎了过去。

    兵刃交击,没有预想之中的杀伐之气,反倒是有几分悦耳的音律之感。

    两柄兵器的材质都是神器之中的上品,又各有各自的巫阵与神力流转回路,碰撞之间自然是一点刺耳的声音也没有。

    只是,兵器交击的声音悦耳和谐,并不能代表有人愿意听到这个声音。

    共工手腕一翻,托天叉一压一绞便擒住了龙胆亮银枪。

    肇裕薪奋力向回夺枪,就感觉到长枪好像被台钳子钳住一般,根本就移动不了分毫。

    原本,肇裕薪对于自己的**力量已经非常自信。此刻看来,共工打磨了无数年的神体,也绝对是这世间罕有的**力量代表之一。

    共工实力的强劲,让已经有段时间没有遇到对手的肇裕薪重新燃烧起了战斗的***。

    “好!”肇裕薪兴致上来,“咱们再来打过!”

    说着,肇裕薪干脆松开长枪,左手心寒光一闪,乘龙问天戟便被他拿在了手中。

    战戟与托天叉对碰,造型非常特殊的两柄兵器,稍微旋转一些角度就互相锁住了对方。

    原本双方都准备了无数交换功防的招式,此刻全部没有了用武之地。一老一少在这水神宫里面,竟然玩起了角力的游戏。

    “老共工,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吧?”另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跟一个人族的小孩子玩得不亦乐乎,是不是因为膝下无子太过寂寞啊!”

    共工抬头向着肇裕薪身后看去,并没有反驳之前的奚落,反而是开口问道:“你今天是我这的水伯吴,还是人族的金正天吴?”

    肇裕薪趁着这个机会也赶忙回过头去,就看见天吴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水神宫里面。

    听共工这话头,天吴若不是有着两个截然不同的身份,就一定是个精神分裂患者。

    “说你老糊涂都是抬举你了,你连我是谁都看不出来么?”天吴继续挖苦道。

    共工撤回托天叉,笑道:“倒是也无妨,你若是吴,不过是我的宠物,自然没有资格笑我。你若是天吴,你都能陪这个人族玩好久的游戏,还把他骗来我这水神宫,又是哪里借来的脸皮笑话我?”

    “你……”天吴一时语塞,“你这老不羞,我若不是看在你照顾了这一世刚刚重生的我,我今天就先宰了你!”

    “呵,这是谁老糊涂了?”共工反讥天吴,“你忘了我们谁也杀不死谁了么?就算你弄死了我这一世,我下一世就不能在建木上再复活么?”

    天吴憋了半天,回了一句:“你就不怕我叫玄冥盗了你的传承果实?”

    “哈哈哈哈!”共工大笑起来,“他盗了传承,下一世水神给他来当,我去当雨之魔神就好,这又有什么差别呢?”

    “我……你……”天吴气结,“算了,跟你争这些也没有意思。既然你久战不下这个人族,我就给你帮个忙。”

    天吴重新将目光定位向肇裕薪,大声喊道:“无支祁,把客人请进来吧!”

    宫殿外面的无支祁应了一声,压着一个可怜的少女神祇走进了水神宫。

    来到肇裕薪面前,无支祁将少女神祇火红色的长发向后一拉,露出了她因为挣扎而有些泛红的脸庞。

    这个神族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跟肇裕薪关系极佳的祝融融融。

    融融一见到翻尘,两行眼泪便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开口道:“翻尘哥哥,他们欺负我!”

    一句话说到这里,肇裕薪的心都快碎了。

    融融虽然是一个NPC,肇裕薪却把她真的当亲妹妹一样看待。

    游戏初期要不是有融融,肇裕薪恐怕根本就走不到现在。后面肇裕薪的本事越来越大,也不敢稍微忘记这个小融融。

    跟祝融神族神战的时候,更是提前放走了融融,免去她被诛杀当场的厄难。

    如今,见到融融被人控制住,肇裕薪立即就有些怒火中烧。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肇裕薪冷冷问道。

    “干什么?”天吴抢答道,“当然是想让融融姑娘帮忙,叫你能老实一点。”

    “……”肇裕薪咬牙切齿,却不敢随便发动,怕不小心就让融融受伤。

    天吴上前半步,继续说道:“本来,我们想去抓你那个死鬼老婆的。不过,现在看来,抓住这个小丫头,也就等于攥住了你的软肋了!”

    原本,只是抓了融融,肇裕薪投鼠忌器,还不敢发作。偏偏,天吴还好死不死的提起了盼儿。

    如果说,融融只是肇裕薪要害部位的刺,总是不敢随便触碰,一狠心却仍然能拔掉的话。那么,盼儿就是他那个永远也不能割舍,甚至不能被触摸的逆鳞。

    如今,刺跟逆鳞都被触动,肇裕薪自然要发怒。

    “找……死……”肇裕薪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