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其他小说 > 春闺密事 > 二百三十三·冲突
    隆庆帝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西苑……这场火果然来的蹊跷诡异,他闭了闭眼睛深呼了一口气,半响才咬牙喊了一声好。

    小内侍没听懂,茫然的看着他一会儿,想要提醒他现在是临江王在逼宫了,可是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光是看着隆庆帝那难看的脸色,他就知道那个好字是有多心不甘情不愿了,要是这个时候再多嘴,都不用等人杀进来,隆庆帝恐怕就会要了他的脑袋。

    关键时刻,还是林淑妃先拉住了隆庆帝的衣袖,哀哀的劝他:“圣上,咱们先走吧……我们往后面去……”

    隆庆帝猛地甩开了她的袖子,冷声道:“走?!人都杀到这里了,还能走到哪儿去?这个宫里也就这么一点大,他们早就有所预谋,朕还怎么走?!”

    林淑妃跌坐在地上,形容很是狼狈,被那些宫女太监簇拥着扶起来,顾不上痛就上前几步正带着哭腔:“圣上!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王爷既然能打进来,必定是做了万全的准备,不然咱们怎么会一点儿消息都收不到?!您看,西苑那边出事,侍卫和羽林卫还都走了,哪里有那么巧的事啊?!分明就是他们有备而来,故意调虎离山把人支走的……”

    林淑妃尖锐的声音里带上了一点儿急促:“圣上!何况还有小六儿呢!小六儿还在宫里!”

    隆庆帝的脸色变了几变,眉毛上扬带了一点恼怒:“朕就说……”

    可是现在埋怨也无济于事了,隆庆帝支撑着站起来蹒跚走到门口,看着外头冲天而起的火光,有些惊愕的笑了一声,几乎是咬着牙蹦了几句话出来:“好!好!好!老五真是好样的!他能找到这么多人……”

    他居然能从宫外弄到这么多人,可见到底是做了多少的前期准备了。

    想必是自从沈琛献药自己的身体好转之后,临江王就已经开始四处联络做准备了,那么多人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找到的,看样子……徐安英不说,连这宫里,都有他的内应。

    果然,当初他就不该把临江王从江西弄回来,以至于弄出了这么个祸患!

    他想起这些,面色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回头看着林淑妃问她:“卫安呢?!”

    林淑妃愣了片刻,却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在臣妾宫里呢……”

    “走!”隆庆帝一把托起了她,面不改色的往外走:“去你宫里!”

    林淑妃吓了一跳,挣扎着不敢动,害怕的摇头:“圣上,外面太危险了,您不能这个时候出去…….刀剑无眼啊!”

    内侍和宫女都已经跪了一屋子,说的都是一样的劝告的话,外头也的确是委实太危险了一些。

    隆庆帝丢开她,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见她满脸的惶恐不安,心里的那点抓不住的疑心就略微消散了一些,点了点头,想了想就指着那个小内侍说:“那你…….”

    话音还未落,外头已经响起了轰隆巨响,隆庆帝吓了一跳,一句话并没有说完,便转身猛地看向了外头。

    不是门被撞开了的声音,他一时有些茫然,等到反应过来,才发现这个声音跟之前听见的西苑那边的声音如出一辙,他忍不住就心里有些没底了。

    是哪里又需要动用这火药?这东西毁坏性极强,动不动便能炸毁一座宫殿,他吃了一惊,很害怕临江王是先去了林淑妃的揽月宫,对六皇子做出什么事来。

    他唯有六皇子这么一个儿子了,一定不能出半点差池……

    可是现在他身边什么得用的人也没有……他忍不住重重的将桌上的器皿拂落在地上,大声呵斥了一声:“乱臣贼子!”

    可是就算是喊得再大声,现在人也总是已经打进宫里来了,说其他的都已经没什么用处,他攥紧了拳头,冷眼盯着刚才那个小内侍:“你去替朕办一件事,办好了,朕给你加官进爵,给你族人荣华富贵,凡是你要求的,朕都给你!”

    那个内侍吓得屁滚尿流,现在要什么荣华富贵?!临江王都打进来打进来了,到时候隆庆帝自己是不是能留住性命都是两说,他的承诺能顶什么作用?

    可是他又不能说不,现在隆庆帝书桌旁边可就挂着一柄明晃晃的宝剑呢,砍了他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只能哭丧着脸磕了个头:“请圣上吩咐。”

    隆庆帝嗯了一声,半点也没有遮掩,径直就说:“去前头替朕找秦升!”

    今天内阁应当是秦升留在宫中值夜,找到了他,便能叫他先想法子,再说,有他在,就等于等于还找到了平安侯。

    找到了平安侯,那边还有一线生机。

    小内侍不敢不答应,拍了拍膝盖站起来飞快的跑了。

    林淑妃就劝隆庆帝:“圣上,王爷他或许也是最近被逼的太狠了,任是谁遇上这种事都不会甘心的,不如您…….”她对着隆庆帝快要吃人的眼光,还是坚持着将话说完了:“不如您就答应了他吧?!本来这就是您许诺给他的东西,小六儿他年纪毕竟太小了,而且身体也不好,若是能够换来您和小六儿的平安……”

    隆庆帝红着眼睛,也不顾说这话的人究竟是谁了,猛地一把将林淑妃拽了个趔趄,紧跟着便打了她一耳光:“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这本来就是朕的东西,朕要是愿意给他们,那是他们的脸,朕要是不愿意给,那谁来拿都是乱臣贼子,应当人人得而诛之!哪怕今天他真的小人得志,那又如何?!他日谁会服气,他只会遗臭万年!”

    林淑妃被打的偏过头去,虽然早有预料根本说服不了隆庆帝,可是等到这一耳光真的把她给打醒的时候,她还是觉得觉得痛的难以言喻,平静了半天的心情,她才勉强维持住了自己的的情绪,静静的退在了一边。

    没关系,她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事到如今,她已经不能再做什么,既然改变不了,那就只好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