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玩家超正义 > 第四十二章 于心中孵化的光
    “……咱们还是别等安南殿下了。”

    林依依叹了口气:“我觉得他一定是遇上什么麻烦了。”

    距离上次监督者尼乌塞尔来做客,已经又过去了四天。

    他们居住一周的目标,现在已经顺利达成了。

    ——只剩下通关噩梦了。

    现在其他玩家们都在等他们的进度,就等着地下传送点建好,他们就要传送过来。

    林依依总感觉这个时候再摸鱼,似乎有点良心难安……

    “但不摸鱼的话,还是得让我来探路啊。”

    四暗刻忍不住吐槽道:“可在我次数用完之前,真的能等到安南殿下过来吗?我别直接侵蚀满了原地爆炸了啊。”

    “侵蚀满了应该是不会爆炸的……大概。”

    林依依不是很确定的说道。

    四暗刻顿时一脸嫌弃:“你真是我亲姐啊。”

    林依依顿时眼睛一瞪,拍了一下四暗刻后脑勺:“你是我亲弟弟我还能不是你亲姐?”

    “是是是……”

    于是四暗刻秒怂。

    旁边看着的酒儿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大概这就是《弟位》叭。

    看着四暗刻这样,林依依顿时又瞬间心软。

    她叹了口气:“你先顶上就是……以防万一,侵蚀度快到八十了你就别进了,换我来。我要是到了八十还没通关,就换酒儿来。

    “我们一起进噩梦副本,会浪费太多字数。不如分开进,这样等于是有了三倍的尝试机会。”

    四暗刻嘀咕道:“能这么算吗……”

    但他还是摇摇头,将手头的冰果茶一饮而尽、胡乱往嘴里又塞了几块糕点。

    连酒儿刚拿起来的一块金丝蜜糖小饼,也被四暗刻随手夺走、往嘴里一塞。连同她刚冰镇好的蜂蜜酒也被四暗刻一饮而尽。

    “喂!”

    酒儿顿时满脸不爽的拍了一下桌子,房间内一阵地动山摇:“自己拿盘子里的嘛!”

    “别人碗里的比较香嘛——”

    看着刚才偷着乐的酒儿一脸不爽,四暗刻心里顿时就舒坦了。

    但他毫不畏惧,义正言辞的说道:“我这是给大脑补充营养。一会还得在梦中工作,要是我在噩梦里肚子饿了、无法思考怎么办?”

    “那你要是到最后还没过呢?”

    酒儿眯着眼说道:“尔尔弟弟啊……咱要不要赌点什么?我也不欺负你,五十个俯卧撑怎么样?就当是给你锻炼身体了。”

    看着比自己矮一头半的这位富萝莉姐姐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四暗刻顿时见好就收。

    五十个俯卧撑他倒是能做的了。

    ——但根据某位非著名哲学家,张无忌他妈殷素素提出的悖论,酒儿姐长得这么好看的女人……少女……女孩,一定很会说谎。

    更何况,其实能不能过这噩梦,四暗刻心里其实也没底。

    这点来说,他和他姐的观点非常一致:哪怕是真的陷入僵局了,也不能坐在原地干等吧?

    倒也不是他有什么在绝境中也能振奋精神、一决胜负的底力……如今的局势还远没有到那个程度。

    只是……

    四暗刻脑中闪过了前不久看到的那个“宣传片”。

    ——在漆黑一片的地狱中,满手是血、眼中是光,一次又一次从深渊中向上攀援的安南。

    ……虽然他也只是个普通人吧。

    也不是什么游戏大神……小神可能也封不上。

    但四暗刻就是莫名感觉——只有安南一个人这么出风头,稍微有些遗憾。

    咱做不了那么酷的事,没法从那种程度的险境中永不屈服……可在有着无数次“机会”的副本里,总可以多尝试几次吧?

    至于因为死亡而导致的侵蚀度上升——

    ——那不是因为自己菜吗?

    如果我变强了,那不就不会死了?

    四暗刻越是失败,越是感到自己心中仿佛有一盏灯逐渐引燃。

    但这个说法太过中二羞耻,他不太敢跟别人说。

    虽然感到自己心底一片亮堂堂,但他口中却还是模模糊糊的瞎喊着:“我要是没过那就赖本泽马!”

    他忍住自己心中突然涌起的振奋感,抓起一条绳子便往自己房间里蹿去。

    酒儿闻言,怔了一下。

    她努力思考了一会,有些茫然的回头看向林依依:“本泽马是谁?”

    林依依沉默了一会,猜测道:“我猜……总之是个倒霉蛋吧。”

    她有些担忧、又有些期盼的看着远去的四暗刻,超大声的喊了一声:“记得开直播!”

    “嗷!”

    房间里传来模模糊糊的响应声。

    “哎……”

    林依依轻轻叹了口气。

    酒儿和四暗刻不熟,也就罢了。

    她可是四暗刻的亲姐姐。

    她怎么会不知道,四暗刻此刻正是心怀澎湃、躁动难安?

    因为……

    林依依伸出右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锁骨。就像是吃多了顺气一样,向下缓缓抚摸自己的胸口。

    ——她的心中,也有那一份躁动难安。

    林尔尔是弟弟,而她是姐姐。尽管林依依的成绩也不错,但名校毕业出来做全职up主的时候,家里也是闹了很久。而网络上的喷子、同行、造谣者,也让她很是心累。

    从来就没有什么圈子是干净的。

    和还未踏入社会的“四暗刻”相比,林依依心中的“理想之光”,早就已经熄灭了。

    什么梦想、什么自由、什么梦寐以求……只不过是工作而已。只是这份工作更合她的胃口,干起来没有那么抵触、那么疲惫。

    但如今——

    大概不是错觉。

    大概是从火烧黑塔……或者说,从看到那个宣传片开始。林依依就感觉到,自己心中的“光”,似乎再度孵化了。

    那是理想?

    梦想?

    决心?

    亦或是野性?野望?

    总之,林依依现在想要走的更高、更远。

    这份在心中熊熊燃烧着的……早已熄灭了许久的热情,或许就是这个世界给予她的赠礼。

    ——是的。

    他们这些“玩家”,在这个世界的冒险并非是毫无报酬的。

    就目前来说,他们已经得到了“希望”。

    无论如何都不会变得颓废、怠惰,以意志奋发向前、永不失望的“希望之心”。

    在心中燃起的光。

    ……林依依其实也对这种感觉有些不安。

    但说实话,这种感觉不赖。仿佛自己成为了勇者、成为了英雄一样。

    她明白四暗刻在想什么,又在忧虑些什么。

    可她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

    ——但她不能慌张。

    因为她是姐姐。

    如果连她都慌张起来、开始不安,她弟弟又该怎么办?

    他能去指望谁?

    要知道,无论是从昔日的学业、如今的事业,林依依都是弟弟的目标,是他前进的方向。

    如今林尔尔已经有了目标,接受了心底的那份光……开始改变自己。

    这份不认输、不屈服的心,的确像是林尔尔。可根据林依依对他的了解,她弟弟是一个很懒的人……甚至有些自卑、自闭。

    他第一次见到酒儿的时候,连搭话都不敢,吃饭的时候都不敢说话、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这也可以理解。毕竟酒儿可是在佘山别墅区有不止一套别墅的真实富婆……据说家里好像是卖汽车的。

    可在申城卖汽车的有几家公司?

    他也不敢猜,他也不敢问。

    可他现在却逐渐敢和酒儿开玩笑了,走路说话也都逐渐变得自信了。而这种自信并不惹人生厌……他眼中仿佛隐约能看到一抹光辉。

    这无疑是个很好的变化。

    她看了一眼酒儿。

    ——酒儿也一样。

    与最开始林依依所见到的那个没有自信、害羞又软糯的团子相比……如今酒儿的气场也开始逐渐变强了。

    “既然大家都这么努力,我也要加把劲了啊……”

    林依依喃喃道,目光逐渐变得坚毅了起来。

    她也渐渐下定了决心。

    或许应该……试试接纳心底的那份“光”。

    她也有些期待。

    它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改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