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玄幻小说 > 大唐司刑丞 > 第四百三十六章 考试中
    考场里面的纪律非常之好,没有人去维持纪律,但是所有的考生们都默不作声,等卷子发下来之后,人人都专心地看卷子,根本就没有人交头接耳。

    毕竟这场考试是想要看看他们自己,在本县的读书人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排名,涉及到了自身的利益,所以人人都认真对待。

    因为参加考试的人不多,所以李日知直接就让人印了卷子。

    不过,这次印的卷子和后世明清时代的科考卷不一样,是先把所有的题目,都印在一张纸上,然后给考生们发下去,答题的时候,考生们是在另外的纸张上答的。

    因为考生不多,而且这又不是什么事关重大的考试,也用不着害怕漏题,所以怎么样更快,怎么样能够方便考生,李日知便怎么来了。

    考试时间是一个半时辰,有沙漏计时,沙漏到了就必须交卷。

    上午第一场考试的题目比较简单,基本上都是读书人平常都要掌握的知识,只不过题目比较多一些,这主要是对应明经科的考试,当然进士科也是要考这些基础知识的,只不过没有明经科那么多而已。

    对于基础知识,其实读书人的水平基本都差不多,如果真有基础知识答不上来的,那说明平常读书也是真的不用心,这种人属于第一批就要被淘汰的,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读书读成这样,侥幸能成为商家的账房先生,就已经是人生的最高巅峰了。

    温登科看着这张考卷,心里面是微微有一些失望的,因为这些题目对他来讲实在是太简单了,而题目不难的话,他就很难和其他考生拉开距离,也就显示不出他的本事了。

    反而,如果考试的成绩差不多的话,那么他这个寒家子弟,基本上就竞争不过那些有钱人家的子弟了,所以考题太简单的话,对他反而是一种伤害了。

    但既然是简单的题目,那么就更要好好考才行了,温登科提笔答卷,他仔细的答题,答完之后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

    这个时候,还没有到交卷的时刻,温登科见有的考生已经开始交卷了,但是他并没有着急,考试又没有规定谁先交卷,谁的成绩就更好一些,也不会因此名次就更靠前一些,所以他为什么要早交卷呢!

    把心态稳定了一下,温登科开始检查第二遍,而当第二遍检查到一半的时候,交卷的时间到了,沙漏里的沙子都漏光了,自有官差上来收卷子。

    温登科把卷子交了上去之后,心里面盘算了一下,他觉得自己怎么也不会有答错的地方,毕竟这张考卷考的内容更加偏向明经科,基本都是靠背的,而背书对他来讲是最简单的了。

    中午县衙里面管一顿饭,饭菜算不上丰盛,但却非常的干净,主要是怕考生们吃坏了肚子,万一拉肚子耽误了考试,那就犯不上了,所以这顿饭不讲究美味,只讲究饱腹。

    温登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安安静静的吃完了饭,虽然这顿饭不够丰盛,但对于他来讲已经是相当不错的饭菜了,毕竟他的父母以贩卖蔬菜为生,平常哪会有什么肉食,顶多是用荤油来炒菜罢了。

    在这顿饭里面是有两个煮鸡蛋的,温登科并没有吃这两个鸡蛋,他把鸡蛋收了起来,打算拿回去给父母吃,正好一人一个。

    在吃饭的时候,考生们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但是他们的表现都不一样,没有进入县学的考生们都是比较守规矩的,也不大声说话,只是默默的在座位上吃完了饭,有的趁这个时间还拿出来书看一看。

    可是县学里的学生就不一样了,他们个个都是有钱人家出身,对于县衙里面提供的饭菜,只能说是可以吃,要说到好吃,合他们的胃口,那就肯定不会有人这么想了。

    当然他们在这里也不是为了吃饭来的,所以也没有人会挑剔这个,但是在吃饭的时候说话,这就是难以避免的了。

    这些学生他们都在一个地方上课,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都是非常熟的人,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一个小团体。

    县学里的学生不是每个人都认真读书的,有一少部分是滥竽充数,在里面混日子的。

    但是,即使是有些学生在里面混日子,他们的父母也是愿意的,因为县学里面的学生,非富即贵,家里面都挺有背景的,这其实就等于是乾封县的上流社会圈子了,如果自家孩子所结交的朋友,都是这个圈子里面的人,自然对以后的发展是有好处的。

    无论在哪个时代,同学关系都是很好用的关系之一,唐朝这个时代自然也不会例外,这年头“同窗”二字可不是白叫的!

    这些学生在吃饭的时候,便开始低声的讨论起考题来,对于他们来讲,这些考题其实也是没有什么难度的,但是,知道考题没有难度是一回事,能不能正确的答出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停的有学生说道:“哎呀,我刚才就差一点点就想起来了!”

    还有的学生说道:“糟糕,刚才默写的时候竟然少写了一个字,这不完了吗?只少写了一个字,整道题就全答错了呀!”

    叹息之声不绝于耳,有的人甚至还拍着大腿,拿脑袋磕桌子,一副痛不欲声,悔之晚矣的样子。

    李日知和傅贵宝两个人站在侧院的外面,偷偷的观察着考生们的表现。

    傅贵宝说道:“要说守规矩,普通人家的子弟似乎是更守规矩一些,可是咱们花了大力气新办的县学,里面的学生表现并不是很好啊,颇有些让人失望!”

    李日知笑道:“那倒也不至于,我觉得县学里面的学生更加活跃一些,这在官场上,反而会更吃香一些。

    不过,如果他们不能通过科考的话,他们也就永远无法进入官场,所以说就算是他们更会做官,可是却也无官可做的!”

    两个人齐声呵呵了几声,他们两个都不是贫寒人家出身,但是此时却都觉得,贫寒人家的子弟更有上进心一些。

    至少这个大考场里面,学生们所表现出来的举止,贫寒人家的子弟更胜一筹。

    考生们吃过了午饭之后,休息了一会,第二场考试便开始了,这场考试,比前一场考试时间要长,是两个时辰。

    第二场考试的题目也和第一场不一样,主要是策论。

    前两篇策论都是中规中距的,基本上考生们平常练习的也是这种题目。

    只有最后一道题,是时策题,这就比较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