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玄幻小说 > 先秦灵修传 > 第444章 湖中苦战
    吴鲨也不急于进攻,只在众人周围快速游来游去,公孙容这才看清楚,大鲨鱼居然有十几丈长,幸好木船快速向上浮,不然恐怕有人直接被吴鲨咬入口中。吴鲨悠闲的在上方巡游,公孙容心中却十分着急,即使修为到了造化级,水下憋气时间也不会太长,更何况还要进行生死决战。冰蜃剑一指,一颗浩然明月带着森森杀气一闪而逝,正中鲨鱼鼻子,红色从鼻尖向外漫延,吴鲨一声沉闷的怒喝,张口喷过来一个丈许方圆的水球。

    公孙容可不愿硬撼宗主级灵修的灵技,身体绽放蓝光向旁边急闪,忽然觉得湖水的阻力好强,这股阻力与灵力无关,是水对高速移动物体自然产生的阻力。水球擦着肩膀冲过去,把公孙容掀了几个跟头,吴鲨得势不饶人,尾巴一摆急追而来。

    姜贤手指一勾,天蚕丝缠上鲨鱼鳍,鉴渊招唤出一张由粗大的水藻织成的网罩向鲨鱼头部,高节与飞舞也各施绝招杀来。

    吴鲨轻哼一声,尾巴狠狠一拍,一股急流将四人冲开,他却像箭一样向公孙容冲过去,四人几乎没有阻缓他分毫,此时公孙容尚未来得及稳住身形,鲨鱼大嘴一张再次向他咬来。

    鉴渊五人同时一声惊呼,刚才吴鲨那一下摆尾已经让他们明白,在水中决斗,他们与吴鲨的差距太大了!以公孙容现在的修为,在没有稳住身形的时候,想要躲开这一咬,那是难比登天!

    公孙容惨呼一声:“大哥,一般来说能轻松打败对手的时候,不都是要玩弄一下对手么?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吴鲨低声道:“玩弄?好给你机会让你翻盘?想得美!”血盆大嘴咔擦一声咬下。

    公孙容低呼一声:“幸好我有所准备,九曲黄河,暗流!”身体仿佛化作了一道水流,千钧一发之际从鲨鱼口中躲开。

    吴鲨忍不住赞道:“好功夫!”一掉头,走了!

    公孙容心中长出一口气,胸口却隐隐有些气闷,剧烈的打斗对气息的消耗非常迅速,抬头望向明亮的湖面,踏水就要往上浮,远方又传来齐声惊呼,转头望去,只见姜贤老高尘飞舞和专毅正在奋力追逐鲨鱼,而鲨鱼正张着大嘴猛追一个黑乎乎长满触须的怪物,触须拼命摆动向前游逃,鲨鱼短时间内居然追不上!

    公孙容忽觉不对,定睛一看,怪物正是鉴渊,触须却是一条条水草,像一件蓑衣裹在身上,触须乱舞助他飞速前进,只是与鲨鱼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短。公孙容毫不迟疑的扭身而上,化作一股暗流从侧面趋近鲨鱼腹部,挥剑直刺,冰蜃剑刺入鱼腹一尺有余,如此轻易的便偷袭得手,让他心中疑惑顿生,想都不想就要拔剑离开,却发现冰蜃剑犹如在鱼腹中生了根,任由他使出十二分的力气,也拔不出分毫。

    五枚水球悄无声息的从四面合围而来,公孙容一咬牙,舍弃冰蜃剑化身暗流向旁边躲闪开,吴鲨哈哈大笑道:“多谢赠剑!只是这剑对我来说毫无用处。”铮一声脆响,冰蜃剑从中间折断,公孙容伸手把短剑招回手中,心头不停滴血,眼下的情形却不容他继续伤心,吴鲨已经快要追上鉴渊。

    从折断的冰蜃剑剑柄上取下剑穗,一伸手取出一柄土黄色宝剑,把剑穗系到这柄宝剑上,看了看断剑收了起来,低喝一声:“九曲黄河,大漩涡!”一个漩涡从鲨鱼下方凭空形成,巨大的拉力把鲨鱼向漩涡底部扯去,六人趁机全力向上方浮去。

    眼见头顶光线越来越强,再低头看看吴鲨,尚未完全从漩涡中挣扎出来,公孙容心中大定,只要冲出水面,五人合力何惧这头鲨鱼?它若是敢继续追出来,定然报断剑之仇!

    眼见距离水面只有两三长距离,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在水底居然都拿不下几个造化级小辈,老鲨你太丢人了,看来还是得我出马。”一条巨大的阴影遮住了头顶亮光,这是一只近二十丈长的大鳄鱼!

    公孙容胸中浊气越来越多,灵力流转逐渐凝滞,即使勉力再次使出大漩涡,也难以困住身形如此巨大的鳄鱼。吴鲨终于挣脱了大漩涡的吸引,在水中吃了水灵技的亏让他颜面扫地,怒喝道:“小辈居然敢如此戏耍我!”张口喷过来九枚水球,身体也向箭一般射来。吴鳄口中嘲笑吴鲨,行动上却与之配合的天衣无缝,不等公孙容几人躲闪,一条水流形成的鳄鱼从上而下盘旋扑来,锁死了四方的逃跑路线。

    水球与水鳄鱼汇合,公孙容连忙打出一道水幕罩住专毅,一阵爆炸让湖水沸腾般滚动,剧烈的冲击让他胸口如遭锤击,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咔嚓暗响传入耳中,那是他肋骨裂开的声音,冲击余力不断,将他向湖底推去,目寻四周,其余五人也一般无二的口喷鲜血,向下沉去。

    鲨鱼尾巴一摆,轻笑道:“我就不客气了,先收几个人头再说!”两排利齿向下疾冲过来。公孙容艰难的举剑,几枚流月砸中鲨鱼脑袋,吴鲨笑道:“挠痒痒么?没想到公孙容到了黄河心也不死,倒很有蟑螂的求生欲,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蟑螂的生命力。”

    公孙容暗叹一声,心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宗主级灵修变得如此不顾荣耀,不顾脸面,来合力攻击几个小辈。这次是我错了,明明上次已经遇到过类似情形,却仍未在意,还是说我内心不想承认这个事实?礼已经崩,剩下的只有你死我活。”看看上面急追而来的吴鲨,干脆收起了土黄色长剑,闭目等待奇迹的出现。

    水面上隐隐传来一声焦急的啸声,公孙容惊喜的睁开了双眼,这声高啸出自万康公子吴圼之口,看样子上方遇到了危情,兵圣在这里布置练兵,岂会毫无准备?吴鲨停住身形,略一犹豫转身向上游去。公孙容渐感气息不畅,本能的就想张口吸气,周围一暗,一件水草蓑衣披在身上,新鲜气息居然透过皮肤渗进身体,灵力流转变得通畅起来。

    公孙容仍然保持了下沉的势头,向上观察,一滴滴红色雨点滴入水中,湖面很快就变得血红一片。幸喜吴鲨与吴鳄都未追下来,加速沉到漆黑的湖底,略一犹豫向河虾岛方向潜过去,一直来到岛边才走出水面,在岛背后寻到一个小山洞,毫无形态的躺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气,这次真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