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玄幻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818章 好水川!好水川!
    黎明时分。

    三山口外的辽军阵营内,战旗被风吹的猎猎作响。

    巡逻的辽军将士突然感受到了大地在微微颤动。

    有人立马趴在了地上仔细聆听了一会儿。

    “敌军来袭!”

    尖锐的吼声在辽军阵营里传开。

    一个个正在熟睡中的辽军将士纷纷披甲执刃,从军帐钻出。

    数十名手持青锋剑的道人在第一时间就站在了营地外搭建的高台上。

    一座气势磅礴的龙门大阵在半个时辰内布置完成。

    等到辽军将士们搭建完了龙门大阵的时候,就看到在不远处的山口。

    燕军将士们迈着沉稳的步子赶了过来。

    走在最前方的是燕军中最精锐的铁骑,铁骑军。

    两翼位置上,则是让许多辽人都闻风丧胆的游骑军。

    燕军在距离辽军两百丈外停下了脚步,并没有发动进攻。

    燕军没有主动发起进攻,辽军也没有节外生枝。

    三山口。

    杨五跨坐在马背上,遥望着远处的龙门大阵,感慨道:“确实是一座雄壮的大阵……”

    跟随在杨五身边的道人甩了甩手里的拂尘,傲然道:“这是自然,此阵乃是我派祖师精研五行八卦,创立出来的……”

    杨五撇撇嘴,“可惜,不堪一击。”

    道人一愣,脸色难看的道:“延德将军此话未免有些夸大了吧?据我派祖师明言,此阵非降龙木,不可破。”

    杨五唏嘘的道:“那是以前,现在的话……真的不算什么。”

    道人脸色微冷,沉声道:“延德将军若真有本事,那贫道就不用请降龙木了。请延德将军率先破阵,也好让我辈见识一下,你们是如何破阵的。”

    杨五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破阵的事情全堆在我身上,那要你们干嘛?”

    道人傲然道:“延德将军不是说不用降龙木也能破阵吗?答应将军的事情,贫道自然不会推脱。我道门门徒一万六千人,全听将军调遣。

    但是将军若要我道门请出降龙木,那就请收回之前的话。”

    “呸~”

    杨五暗啐了一口,心里鄙夷。

    这个时候还要面子?

    虚伪。

    杨五心里鄙夷着道人,嘴上却乐呵呵的道:“如此甚好……”

    杨五别过头,对身边的亲兵不咸不淡的道:“去,把震天雷、土雷,一人给道门高人们发一个。”

    道人听闻此言,脸色微冷,阴测测的道:“延德将军这是要将我道家门徒当死士用?”

    杨五摊开手,无奈的道:“不拿你道家门徒当死士用,我还真不知道你们还有什么其他用处。”

    “你……”

    道人怒道:“士可杀不可辱!”

    杨五不咸不淡的道:“你也可以不答应。”

    道人咬牙切齿的瞪了杨五一眼,愣是说不出一句拒绝的话。

    一则,此间事情,皆是道家门徒捅出的篓子,虽然那些人已经被打上了道门叛徒的标签,但是道门仍需清理门户。

    二则,有杨七虎威震慑,他们不得不服软。

    道人忍着心中的怒意,跟杨五又商量了一会儿,最终把死士的人数定在了三千人。

    杨五让亲兵每人给他们发了一个震天雷,教会了他们用法,又借了一批盾牌给他们,让他们直接冲向了三山口外的龙门大阵。

    等到道门门徒抱着震天雷、土雷冲向龙门大阵的时候,杨五咧嘴一笑。

    “啪啪!”

    杨五轻轻拍了拍手。

    一架又一架的床弩被推到了前面。

    床弩后,是一个个坚韧的弩枪。

    每一柄弩枪上,都绑着一个沉甸甸的炸药包。

    道人见此,瞪目结舌的瞪着杨五,怒道:“你有此物,为何还要让我道家门徒去送死?”

    杨五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若没有你道家门徒在前面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我麾下的将士如何安稳投射弩枪?”

    道人义愤填膺的看着那身披着重铠,犹如铜墙铁壁一样的铁骑军将士。

    仿佛在跟杨五说,你有如此铁军,敌人怎么可能冲过来破坏你的弩阵?

    杨五仿佛没有看到道人的眼神,他更不会承认,他就是故意再坑道门。

    原因无他。

    今早杨五出阵的时候,收到了一封密信。

    信上言明。

    为了从道门手里讨到能治愈杨六的解药,杨七答应了恢复道门在燕国、南国的三成道徒名额。

    道门也够阴损的。

    明明手里有解药,愣是找各种理由搪塞推脱。

    杨七纵然再强势,也不可能拿杨六的性命去赌。

    只能被迫答应。

    道门趁人之危,撬开了杨七的嘴。

    为道门在南国、燕国增加了道徒。

    那么杨五就想方设法的先坑死一批再说。

    三千道门门徒,手持着盾牌,背着震天雷、土雷向三山口外的龙门大阵冲去。

    龙门大阵中的那些道门叛徒,丝毫不顾及同出一脉的旧情。

    在看到道门门徒出现以后,他们毫不犹豫的指挥着辽军,对道门门徒展开了绞杀。

    “嘭!”

    “嘭!”

    “……”

    一个个震天雷、土雷,在龙门大阵中炸响。

    一座整整齐齐的龙门大阵,愣是被这群道门门徒冲的有些散乱。

    杨五瞅准了机会,赫然挥手。

    “床弩准备!”

    上千驾的床弩,在第一时间推到了阵前。

    两千步射程的床弩,足以将弩枪射入对面的辽军阵营。

    一杆杆的弩枪被安放在了床弩上。

    每一杆弩枪上都紧紧的捆绑着炸药包。

    杨五一直观察着对面的龙门大阵。

    不得不说,道门门徒对这龙门大阵应该是做了不少的准备。

    他们冲入了龙门大阵以后,专找龙门大阵的薄弱处攻击。

    他们虽然比不上军卒,并不能组织成有效的冲锋杀敌阵型,但是搅乱龙门大阵,还是手到擒来的。

    当龙门大阵中的辽军处在最慌乱的时候,杨五就知道时机一到。

    “点火……放!”

    “嘣!”

    床弓共振,发出一声轰鸣。

    一杆杆的弩枪,携带着炸药包,飞奔向了敌阵。

    “噗噗噗~”

    弩枪落在敌阵,就像是一个个锋利的冰雹落下。

    刺穿了枪下的敌人。

    有人经常用天上下刀子打趣,但是在这战场上,天下不会下刀子,但是会下比刀子杀伤力还强横的弩枪,以及……

    炸药包!

    “嘭!”

    “嘭!”

    “……”

    一连串,上千声爆炸声响起。

    弩枪落下的那一片辽军,被炸的人仰马翻。

    一大片的辽军,就像是被从地上抹去,只剩下了一地的尸体。

    场面极其惨烈。

    然而,这却只是一个开始。

    随后。

    从杨五率领的燕军军阵中,弩枪的暴射就没断过。

    有足够的火药供杨五挥霍。

    杨五很奢侈的下令给军中的弓弩手,让他们算准了距离,一丈丢一个炸药包。

    这种美式的地毯式的轰炸,就这么提前几百年出现在了战场上。

    当弹药充足的时候,地毯式的轰炸是相当恐怖的。

    凡是在炸药包爆炸的范围之内的敌人,基本上能生还的少之又少。

    由于是亲手点火,又是一丈一个炸药包的丢,所以不存在出现哑弹的几率。

    即便是有,也会被身边的其他炸药包引爆。

    “嘭嘭嘭~”

    床弓声阵阵。

    犹如一支雄壮的乐曲。

    爆炸声阵阵。

    犹如一支催命的梵音。

    地毯式的轰炸过后。

    浓烟布满了辽军的阵营。

    “咕嘟~”

    杨五身边的亲兵暗吞了一口口水,惊愕的问道:“仗……还能这么大?”

    杨五也有些恍惚。

    在他从小的印象里,打仗就是一件很热血的事情。

    刀兵相搏,互相砍杀。

    拼的是武艺、拼的是兵甲之利。

    百战猛将,万夫不敌之勇,之类的英雄,就是这么诞生的。

    可是现在呢?

    一轮炸药包投射过去。

    敌人全没了。

    仗打完了,他们站在原地连动都没怎么动,更别提损伤了。

    除了操控床弩的弓弩手外,其余的近六万的将士,都成了看客。

    杨五低头瞧了一眼手里的大枪,突然有种英雄迟暮的感觉。

    这场仗,毫无疑问,是打赢了。

    可是杨五却没有打赢了的喜悦。

    反而有点意兴阑珊。

    他是个猛将,并不是智将。

    一旦战争变了味道,猛将的勇武在战场上得不到体现的时候。

    他在战场上的地位,就会骤然下降。

    从战争的角度上分析。

    眼前的这种战争结果,无疑是燕国所有人最乐意看到的。

    所以这种战争模式取代以前的战争模式,是必然的趋势。

    杨五转头瞧了一眼背后因为打赢了而喜悦的铁骑军将士们,摇头苦笑了一声。

    在将士们眼里,打赢了胜仗就是好事。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一旦新的战争模式推开,最先被淘汰的,必然是花费最大的铁骑军。

    杨五心里的唏嘘,没有人能够理解。

    将士们在为胜利欢呼。

    道人们在望着满目苍凉的战场胆寒。

    一座数万人的龙门大阵,不到一个时辰,就被炸成了渣渣。

    这些炸药包要是落在道门三山上,道门三山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们都不敢想。

    杨七越来越恐怖了。

    以后在杨七面前只能装孙子。

    这是此刻道人们心里共同的想法。

    这一刻,跟随在杨五身边的道人,再也不敢提杨五坑死道门门徒的事情。

    待到战场上的浓烟散尽以后。

    杨五面色冷峻的挥手喊道:“传令下,全军出击,绞杀残余。”

    就这样,燕国最精锐的铁骑军,沦落成了战场上扫尾的仆从军。

    铁骑军、游骑军,近六万的将士们扑了出去。

    凡是被炸伤,没有死掉的辽军将士,将会迎来第二轮的恐怖。

    此战。

    杨五不愿意收纳俘虏,所以战场上凡是活着的辽人,都将会面临补刀的威胁。

    补刀的扫尾工作,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

    远比正式战争更耗费时间。

    等到将士们封刀而归的时候。

    杨五意兴阑珊的摆摆手,“全军回营……”

    就在这时,杨五的亲兵突然凑到了杨五的身边。

    “将军,手下的斥候们发现了一个问题。”

    杨五微微愣道:“什么问题?”

    亲兵皱着眉头沉声道:“死亡的辽军对不上数?”

    杨五皱眉道:“什么意思?莫非有人趁乱逃走?”

    亲兵摇头,低声道:“那也不可能一下子少了五万多辽军,而且也没有见到辽国大将耶律斜轸的影子,甚至连他的侍卫军都不曾见到。”

    杨五微微挑眉,冷声道:“不见耶律斜轸的影子?他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

    亲兵尴尬的挠头,“感觉就像是凭空……”

    亲兵的话还没说完。

    杨五脸色大变,惊叫道:“不好!”

    “传令下去!令一万游骑军,三千铁骑军留守三山口。其余人马,速速随我赶往好水川。”

    “……”

    杨五脸色铁青的怒吼着。

    亲兵微愣。

    杨五愤怒的咆哮,“还不快去!”

    亲兵惊醒,不敢迟疑,赶忙去传令。

    铁骑军、游骑军的将士们还没有返回营地,就再次集结在了一起。

    杨五跨马到了军前,怒喊道:“全军丢下辎重,丢下一应的重物,包括重甲,一人双马,即刻出发,赶往好水川。”

    杨五的将令让将士们有点摸不着头脑。

    从三山口赶往好水川,快马加鞭也得三日。

    没有辎重,将士们出征如何过活?

    而且丢下了重甲,对铁骑军而言,就像是丢了一条命。

    然而,纵然将士们心里疑问重重,他们还是贯彻的执行了杨五的军令。

    等到准备妥当以后。

    心急如焚的杨五直接领着手下的兵马,一窝蜂的抄近路,冲向了好水川。

    “吧嗒吧哒哒……”

    快马疾驰。

    杨五一路冲出去了五十多里。

    他的亲兵才气喘吁吁的率领着其他的将士们追上杨五的身影。

    亲兵到了杨五身边,气喘吁吁的问杨五,“将军,到底怎么了?莫非好水川有变?”

    杨五一边奋力的抽打着胯下的战马,心急如焚的喊道:“不是有变,而是我们中了耶律斜轸的奸计。他在三山口外布下的龙门阵,根本就是一个幌子。

    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应该就是好水川。

    三山口的龙门阵只是为了吸引我们的目光,拖住我们的脚步。

    他真正的杀手锏是好水川。

    那些随同他一起消失的辽军必然赶往了好水川。”

    听到这话,亲兵大惊失色,失声叫道:“好水川只有一些伤残的老卒在守卫,他们能顶得住辽军精锐的攻伐吗?”

    杨五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当日召集复兴老卒,赶往好水川驰援。

    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并没有指望他们打硬仗。

    最多也只是应付一下一些小股的辽人兵马。

    所以好水川除了那些老卒外,并没有其他兵力。

    最重要的是。

    杨七几乎把所有的火药全部都堆到了港城、东晟府三山口、古北口、榆关四线。

    而好水川的老卒们手里并没有太多火药。

    仅仅只有一些铁骑军离开之前留下的一丁点的火药。

    单凭哪一点火药,不可能顶得住辽军精锐的攻击。

    杨五一边催打着胯下的马,一边咬牙道:“希望他们能挺住,挺到我们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