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夏老板的龙虾馆 > 正文 51
    说是什么说,到医院的时候,看到自家亲娘头发散乱、两眼无神地躺在病床上的时候,程佑安还是忍不住心酸了一下......

    再怎么说,那都是十几年含辛茹苦养大他亲娘啊!!!

    "妈~~"程佑安站在病床前,轻轻拉起程妈妈的手。

    "安安~~"程妈妈艰难地转过头,看着已经不知不觉间长成了一棵挺拔小白杨一般的大儿子,顿时泪如雨下!

    "安安~~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

    "妈!妈你别这么说,不怪你......我从来都没生过你的气,真的!"程佑安轻轻搂住自家老娘,用他逐渐宽阔起来的胸膛给妈妈温暖和安慰,爸爸不在了,他就是她的支柱、她的娘家!

    即便妈妈再改嫁,也有他给她撑腰!谁也不能欺负他程佑安的亲娘!

    "我的安安啊~~~妈真后悔!真后悔!!!"程妈妈哭得哽咽。旁边抱着新生儿的程奶奶也是不停抹眼泪。她知道自己成了儿媳妇的拖累,可是又能怎么办?

    她这辈子唯一的念想就是程佑安这个大孙子了!孙子在哪,她也得在哪儿!她得看着他们老程家的孙子长大娶媳妇啊!不然死了都没脸下去见老伴儿啊!

    她也知道潘老太是嫌弃他们了,可是,凭什么啊?她和儿媳妇在外面搭红房子、开饭馆、攒钱、买房的时候,她潘老太还不知道在哪个贫民窟缩着呢!现在好了,自己儿子娶了程妈妈,就自以为儿媳妇的东西都是她老潘家的了?!

    我呸!!!

    死不要脸的老东西!那房子!那酒楼,都是他们家安安的!程奶奶哪怕拼了这条老命,也绝不会让任何人夺走属于安安的东西的!哪怕,哪怕她怀里抱着的这个小东西......哼!

    半晌,程妈妈发泄完毕,夏妈妈赶紧用病房里的电磁炉烧了一碗鸡汤挂面来,连汤带面给她灌下去一碗,折腾了一晚上,筋疲力尽的程妈妈终于睡着了。

    从程奶奶手里把孩子接过来,让老人家也去吃点面吃几个鸡蛋补充一下能量,夏青阳和程佑安俩人瞪着怀里的奶娃娃,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这个~~他要喝奶吗?"

    "好像睡着了,要不等一会儿?"

    "噗~~还是给我吧!"夏妈妈在一边听得直乐,"阳阳,你们要是没事,干脆去镇上找那个打渔的弄点儿野生鲫鱼回来,那玩意儿发奶......嗐!我跟你们说这个做什么?你们就去弄点野生鲫鱼,炖了汤放在家里,中午的时候我回去拿好了,给你程姨吃的!对了,有野生的黑鱼也弄个几条哈,那玩意儿对伤口愈合有好处的。"

    不提夏青阳拉着程佑安去镇上寻摸野生鲫鱼,那边,程妈妈睡了一会儿,听到小宝宝细弱的哭声,马上惊醒了,撩起衣襟给小宝宝喂奶,毕竟是生过一次的人了,当娘的业务十分熟练,喂好宝宝,给他竖着抱起来拍了拍,把奶嗝拍出来,听到小宝宝发出轻微的打嗝声,这才把小东西塞到被窝里放好。看着旁边正在帮忙整理尿布的夏妈妈,程妈妈苦笑一声:秋月姐,我想和他离婚......

    "胡说些什么呢?"夏妈妈拍了她一下,"孩子还这么小,你想让他和安安一样没爹啊?"

    "我,我也不想啊!这都是他们逼得!"程妈妈咬牙恨道,"那个老不死的!就是想把我妈和安安赶出去!我偏不!凭什么啊?酒楼是我们的,房子也有我们的一半!要走也是他们走!离婚!出院就离婚!孩子我自己带!"

    所以说女人有了经济基础就有了底气,如今的程妈妈有个月入数万的酒楼,还计划开分店,自然对男人就没有那么的执着了。

    可不是嘛?

    时代都变了,现如今只要有钱,别说一个男人了,就是几个......咳咳!反正她张翠菊不是离了潘永福就过不了日子了,相反,没了潘老太这么个搅屎棍,说不定他们一家能过得更好呢!

    一想到终于能摆脱潘老太那个极品婆婆,不知道为什么,程妈妈竟然有种松了口气的畅快感!心里隐约还有种变态的报复心理:"你不是嫌弃我们家都是外人吗?好啊!现在外人都走了,你就和你儿子守着那半个房子继续过苦日子吧!孙子?那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跟你们家有一毛钱关系?就算闹到法院,按照经济条件来说,那也是自己这一方占优势!"

    "你呀~~"夏妈妈坐下来,拍了拍老闺蜜还挂着点滴的手,"暂时先别想这么多,孩子是无辜的,你要真不想回去,反正我那还有几间空房子,阳阳他们平时也不回来住,你索性带着安安奶奶和宝宝去我家住!有姐给你撑腰呢,看他老潘家敢怎么你?!"

    "秋月姐~~"程妈妈羞愧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我......"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咱们这么多年的好姐妹了,再说其他的就见外了哈!就这么定了!回头让安安奶奶回家把你们东西收拾收拾,还有重要的文件凭证什么的都带好,住我家去!这事儿他潘永福要是不给个说法,不用你去,我程秋月就能掀了他们家屋顶!你可别忘了,咱们厂里光是员工就有好几百号人呢!"

    "噗嗤~~可别!那房子还有妹子我一半呢,就算离婚我也得把这一半拿回来,绝不便宜了旁人!外人?哼!他们才是外人呢!"程妈妈破涕为笑。

    直到此刻,她才恍然大悟,什么男人,什么倚靠,关键时刻,多少年的老姐妹可比臭男人靠谱多了!

    这么一想,仿佛真离了婚也没什么不好,程妈妈放下思想包袱,一门心思地忙着照顾刚出生的小儿子,不过,对外还是宣称自己精神上受到了刺激,唬得那潘老太楞是连医院都不敢来,生怕程妈妈一时想不开,真抱着她宝贝金孙跳楼了......

    这几天,潘家母子俩的日子也不好过,不知道从哪传出来的小道消息(夏妈妈冷笑~),说是潘永福娶了老程家那个丧夫的媳妇儿,原来是看中了他们家的酒楼,想着用小儿子当筹码,让程妈妈把那日进斗金的酒楼划到潘家头上......哎呦喂!这可是小镇年度最大的八卦新闻了!

    一时间街头巷尾到处都是议论声,潘老太瘫痪在床上,原本潘家一些亲戚还时不时的借口去探望老人沾点便宜,现如今也纷纷躲着不敢上门了。潘永福这几天每次去酒楼,仿佛都能感受到周围员工的怪异眼神,可不是?这些员工大多是跟着程妈妈和程奶奶婆媳俩一路打拼到现在的,程妈妈心肠好,酒楼里平日有什么吃不完的食材都给他们分一分带回家,逢年过节也有个红包啥的,和素来吝啬的潘老太相比,员工们当然希望酒楼继续在程妈妈手里!

    抓心挠肝地忍了一个礼拜,好不容易到了程妈妈和宝宝出院的日子,潘永福去医院一问,好嚒!老婆孩子早被夏家派车子接走了!

    这真是有苦说不出!

    潘永福招手叫了辆小三轮,一路到了夏家,却踟蹰着不知道怎么进去......

    他也知道,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老婆孩子和自家老娘分开。

    可是,自家老娘瘫痪在床多年,他怎么忍心把人送到福利院去?

    但是,老人不送走,依着自家老娘那贪婪刻薄的尿性,婆媳俩也很难过下去。

    要老娘还是要老婆孩子,这......真是个大问题!

    "咦?老潘你来了?怎么不进去啊?"正磨蹭呢,那边送夏青苗去上辅导班的夏爸爸回来了。

    "哦~~就进去!一起吧!"仿佛找到了靠山似得,潘永福一下子获得了进门的勇气。

    "呵呵......"看到潘永福,夏爸爸仿佛看到了几年前的自己,当年,自己何尝不是被家里那对搅屎棍一般的养父母折腾得差点日子都过不下去了?好在那俩人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不然他非得怄死不可!

    潘永福一进门,就看到程奶奶正站在院子里晒尿布,看到他进来,老人家头一扭,"哼"了一声,拿着塑料盆就进去了!

    "呵呵~~妹子在二楼东边儿的客房呢,你上去吧!"夏爸爸体贴地给他指了指路,自动躲到后院去摘菜去了,哎呀呀,婆媳关系神马的,他自己家当年都理不清,别人家的事儿,还是他们夫妻俩关起门来自己解决吧!

    "小菊,我来接你和咱儿子回家......"潘永福看到躺在床上的母子俩,顿时激动得眼前一亮,他的亲亲宝贝胖儿子啊!从出生都没抱过两次呢!

    "咱儿子?那么安安呢?"听到潘永福脱口而出的这句话,程妈妈俏脸一沉:果然!在这男人心里,自始至终都没把安安当成自己的儿子吧?

    "呃~~当然还有安安和程姨......"

    "哟!听您这意思,那个家是你们潘家的,你们想让谁回去,就让谁回去?"程妈妈把儿子放到一边的婴儿床里,回身冷笑道,"潘永福你给我记清楚!酒楼是我和安安奶奶一手拉扯起来的,当初说好是留给安安的,你们老潘家别想惦记!还有那房子,当初咱们也出了一半房款的,我和安安还有安安奶奶想去住就去住,我们自己的房子,你凭什么来接?!"

    "小菊我不是这个意思......"潘永福也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