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夏老板的龙虾馆 > 正文 50
    "呃~~"方才还一片河蟹的病房顿时一片死寂......

    "妈,让安安抱抱他弟弟吧!"程妈妈看不下去了,语气有些不太好。

    "那个~~小孩子手脚没轻没重的,怕是抱不好吧?"潘老太对这个大了她孙子十几岁的孩子很是警惕,她本来就不喜欢这个拖油瓶,现在有了亲生的大孙子,更是恨不得这小子远远儿地消失了才好,这样程妈妈所有的财产都是她孙子的了!

    "没事的妈,我也不太会抱孩子,算了吧!"程佑安笑着摆摆手,"我和安安先回去吧,明天早上给你带鸡汤挂面和糖水鸡蛋过来。"

    "安安~~"程妈妈还想说什么,程佑安却不想再听,直接拖着夏青阳的手就走出了病房。

    一阵压抑的哭泣从病房里传来。

    程佑安靠在医院冰冷的墙上,他觉得自己现在的心可比这瓷砖贴的墙面凉多了......

    "安安~~咱们回去吧!晚上睡我那边。"夏青阳抱住程佑安,少年清瘦但温暖的怀抱给了他一丝被爱着的感觉。

    程佑安想,哪怕妈妈不再需要自己,最起码,他还有夏青阳。

    "阳阳~~我也想吃鸡汤挂面了......"程佑安蹭了蹭夏青阳柔嫩的脖子轻声撒娇。

    "呸!你又没生孩子,吃什么鸡汤挂面!"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吃!"程佑安秒变巨婴,连声音里都透着一丝奶香味儿。

    "好好好!你先让我起来,咱们现在就回去,给你杀鸡炖汤下面条,再卧两个荷包蛋在里面,好不好?"

    "嘿嘿~~阳阳你最好了!"程佑安满足地跟在夏青阳屁股后面走出医院。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仿佛一个被亲人抛弃的弃儿,拼命想证明自己是个有家的孩子......而夏青阳,或许是这世间唯一能够给他这种感觉的人了吧?

    妈妈有了新的孩子,他,也快没有家了吧?

    他知道,这不怪妈妈,也不怪弟弟,只是,那个家,于他而言已经成了一个十分尴尬的所在......

    不过没关系,他会和阳阳有属于自己的家的!那个家是他们亲手打造的,永远不会被抛弃的爱的港湾......

    ☆、第66章决裂

    夏青阳他们这里,家里女人生孩子坐月子都流行吃老母鸡汤下挂面,还有土法做的红糖烧的红糖鸡蛋。

    这几年夏家经济条件好了,像是老母鸡这种东西,几乎是家里常备的,因为夏家大小三个男人都是肉食性动物,夏妈妈只要遇到镇上有挑着担子来卖土鸡的,几乎都会挑最好的买回来,放在家里的鸡笼子里,想吃的时候现杀现做,新鲜又美味。

    夏青阳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五点多了,俩个人睡了一路,此刻都没有丝毫困意,索性让随行来的司机去夏家的客房补觉,他和程佑安去后院的鸡窝抓了一只老母鸡出来,宰杀了,鸡血留着中午做毛血旺炒鸡杂,整只老母鸡收拾干净,放到大柴锅里,架上柴禾炖汤,俩人坐在厨房里,一边摘菜,一边闲聊着,倒是把准备起床做早饭的夏爸爸给吓了一跳:你们俩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嘿嘿~~安安妈妈不是早产了吗?他担心他妈,所以我们就提前回来了。爸你再去睡会儿吧,早饭我们做好了喊你。"夏青阳站起来准备去拿挂面。

    "唉!安安~~你,你别怪你妈,她也是......"夏爸爸看着一脸淡然的程佑安,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没事的夏叔叔,我都明白,我不怪我妈。"程佑安抬起头笑了笑。虽然心里还是有些难过,不过,他并不是真的十几岁的少年,因此伤心过了也就算了,毕竟,这个世界上,又有谁真的离不开谁呢?除了阳阳,他对其他人已经没有什么更多的执念了......

    潘老太虽然不讲理,但有一句话她说对了,程妈妈嫁到潘家,那往后就是潘家的人了,她要再偏心自己,只怕这对半路夫妻早晚也要离了心。

    他不想让妈妈这段来之不易的婚姻就这么夭折,因此,他只能退让。

    老实说,家里现在那个酒楼,他还真不看在眼里,别的不说,就他现在在县城开的那两个网吧,每月的收入都不比酒楼低,更别说他买的那些房产还是不断增值了......

    如果一个酒楼能换来妈妈的幸福的话,他真的不介意全部送给潘家那个还是小奶娃的亲弟弟......

    六点多的时候,随着大锅里炖鸡汤的香味蔓延出去,小吃货夏青苗也醒了。得知自家哥哥回来了,夏青苗激动得脸都来不及洗,蹬蹬蹬一路跑到厨房,一个飞扑,差点把夏青阳给扑到柴禾堆里去!

    "哥!哥你回来啦!太好了!哥我想死你了!哥你给我带好吃的没......"夏青苗一阵黏糊,整个人跟个八爪鱼似得死死抱住自家大哥。

    "苗苗~~你先下来!给你带了麦芽糖和蜂蜜,还有你喜欢吃的山核桃......"夏青阳抱住自家弟弟暖乎乎的小身子亲了两口,把人放下来。

    "哦哦!哥哥最好了!"夏青苗跟条小鱼儿似得从哥哥怀里溜出来,整个人却还是紧紧黏着自家大哥。

    "好啦~~你先去刷牙洗脸,我给你下鸡汤挂面!"夏青阳笑眯眯地摸了摸弟弟的板寸,打发他去洗脸了。

    这小子,天生的精力旺盛,暑假的时候,夏妈妈干脆给他报了个武术培训班,最近正在上课呢,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当然了,饭量那也是与日俱增。

    打发走黏人的小弟,夏青阳让程佑安去把另外一口锅烧开,那边柴锅里的老母鸡已经炖烂了,将鸡架捞出来拆下鸡丝,然后分了一半鸡丝一半鸡汤放在一边,等下带到医院去烧鸡汤挂面给程妈妈吃。

    剩下的一半,夏青阳倒入另外一口大锅,等鸡汤烧开了,下挂面,又打了十来个土鸡蛋进去,快出锅的时候,撒了一把小青菜和葱花,又撒了些盐,一锅香喷喷的鸡汤挂面就出锅了。

    将面条盛到大海碗里,夏爸爸和三个孩子一人捧了一碗,就这么坐在厨房的小方桌边上吃面,桌上还放着夏妈妈亲手腌的酸萝卜和酸黄瓜,一口咬下去,嘎嘣脆!

    正吃着呢,夏妈妈怒气冲冲地跑了进来。

    "妈,怎么了?"夏青阳诧异地抬起头,这个时候,妈妈不是应该在医院陪程妈妈吗?

    "......没什么!"夏妈妈看起来原本是想说什么的,不过,眼光扫到在一边吃面的程佑安,顿时跟被捏住了脖子的大白鹅似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夏姨,你说吧!我都不是小孩子了,我爸没了,我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了,家里的事情也该知道。"程佑安平静地放下大碗,站起来去锅里给夏妈妈盛了一碗面,"夏姨,先吃点再说吧!"

    夏妈妈捧起碗,许是真的饿坏了,西里呼噜几下倒进肚子里,又去锅里盛了一碗,这才边吃边说了起来。

    原来,程妈妈年纪太大,这次生孩子是剖腹产,医院让她住院一个礼拜再回家。然后问题就来了:那潘老太自己是个瘫子,坐在轮椅上自己尚且要人服侍,自然没办法照顾还躺在病床上的程妈妈。于是程妈妈就说让她回去,让程奶奶在那边照顾。

    没想到人家程奶奶还没说什么呢,那潘老太一下子就炸毛了!说什么他老潘家的孙子不要外人照顾,怕孙子跟她不亲了,嚷嚷着让潘永福把他们家一个远房的表姨奶奶请过来照顾。

    程妈妈自然不愿意了,一来她根本和这个甚么表姨奶奶不熟,请人来照顾还真不如干脆请个保姆;二来,她也被潘老太嘴里的"外人"给气伤了......甚么外人?谁是外人?

    当初说好了的,潘永福带着老娘,她带着婆婆和前夫的儿子,俩人算是搭伙过日子。再说了,现在他们住的房子也是俩人一起出钱买的,怎么?听潘老太的意思,这房子就算他们潘家的了?他们都是外人?

    原本产妇情绪就容易激动,被潘老太这么一刺激,程妈妈当场就嚷嚷着要离婚,差点把刚缝合的刀疤都给挣裂了......吓得潘永福不顾老太太挣扎,赶紧把潘老太送回家了。

    现在程妈妈情绪激动,嚷嚷着潘永福和他娘再敢来医院她就抱着孩子跳楼!吓得医院院长都跑过来劝了,最后连哄带吓,让潘永福母子俩先回家等消息,程妈妈由医院负责照顾,现在程奶奶还在医院安抚情绪激动的程妈妈,夏妈妈则赶紧跑回来给闺蜜准备些好克化的吃食......

    "可恶!该死的潘永福!"程佑安气得捶了几下桌子,"夏姨,等下我跟你一起去医院吧!"

    夏妈妈三两口吃完面,带着程佑安一起去给程妈妈准备住院的各种琐碎物品,夏青阳则去客房把补觉的司机喊了起来,让他去吃点鸡汤挂面再睡觉。到了家,家里有私家车,夏青阳就想着让司机今天就赶回去得了,毕竟姜少安在山里,没了车来去都挺不方便的。

    那司机也是担心自家老板,吃完早饭听说这里没事了就准备回去。临走的时候,夏青阳给他包了一千块钱还有一条中华烟,还给后备箱塞了些挂面和红鸡蛋进去,开玩笑说让陈少和姜少都沾沾喜气。

    送走司机,夏青阳跟着夏妈妈他们一起去了医院,夏爸爸则负责送夏青苗去上学习班。

    一路上,夏妈妈反复叮嘱程佑安,到了医院一定要好好安慰程妈妈,她现在情绪激动,万一想岔了那就麻烦了。

    程佑安点头,并没有说话。他现在还在思考一个问题:潘永福究竟是不是妈妈的良配?

    前世,程妈妈抛下自己和奶奶跟着那人私奔了,最后也不知道俩人到底如何了。程佑安就姑且安慰自己俩人是真爱吧!

    可是,这一世,虽然一开始俩人相处得还算恩爱,可越到后来,随着第二个孩子的出现,随着自家酒楼的生意越来越好,随着潘家那些亲戚的挑唆,随着潘老太的步步紧逼试探,程妈妈和潘永福,到底还是离了心,以至于如今竟然是连同处一室都不行了吗?

    那孩子呢?

    他那个同母异父、刚生下来还不到两天的弟弟呢?

    他从小就是没了亲爹的,说实话,潘永福哪怕再混账,程佑安也不想让弟弟这么丁点大就和自己一样没了爹......

    程佑安想,只要潘永福还想继续和妈妈好好过下去,他就得想办法让俩人和好,至于那个搅屎棍一般的潘老太?

    哼~~~不是嫌弃他们都是外人吗?那就分开住好了!看到时候她儿子是跟着她个糟老太婆住,还是腆着脸来找老婆孩子......

    华又说回来,如果潘永福连这么点决心都没有的话,他也没必要再让自家老娘跟这么个男人过下去了......

    反正酒楼是他们家的,到时候大不了再买个房子搬出来住,他就不信了,他还养不活家里几口人!

    不就是男人嘛?

    正所谓三条腿的□□难找,两条腿的男人可满大街都是!

    自家老娘能赚钱、长得好,就算带了两个孩子,想做他们家上门女婿的也多的是!!!

    他潘永福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第67章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