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夏老板的龙虾馆 > 正文 48
    "哼~~你后面那人不是赌咒发誓,说他什么都愿意为你做吗?干嘛支使我们家阳阳?"程佑安不高兴了。

    "我......"陈旭东反射性地就想说"我去找个顶级大厨来",可惜,一想到那天姜少安说的那些话,又憋屈地闭上了嘴巴。

    "行!正好我也想吃了!"夏青阳利落地爬起来,接过姜少安手里的小竹篓子,果然看到里面有十来只新鲜的河蟹,一边挂着的小塑料袋里还有几条粗壮的野生鳝鱼。

    "哟!这鳝鱼不错呀!"喜欢做菜的人遇到这样难得的好食材一把都忍不住,算了算人头,夏青阳点点头,把姜少安夫夫俩丢在屋子里,自己带着程佑安去厨房了。

    这河蟹大概是昨天晚上村里人从小溪里掏出来的,还没到吃螃蟹的季节,小溪里的河蟹也不是那种肉多的大闸蟹,不过胜在纯生态无污染,拿来腌制一下炸着吃最好了,香酥美味!

    先弄了些佐料把河蟹腌好备用,然后处理黄鳝。夏青阳先是把袋子里的鳝鱼全部倒在地上,然后拿着厨房里专门锤肉做丸子的大铁棍,挨个在鳝鱼头上给了一棍子,顿时,原本还四散逃窜的鳝鱼全都呜呼哀哉了......

    剖开放血取内脏,夏青阳快手快脚将几条鳝鱼切成了鳝丝,然后又切了一个洋葱头,佐料弄好备用,下油锅,鳝丝面的鳝丝就是吃个新鲜,不能炒得太老,断生就行。

    将炒好的浇头放在一边,开热水锅下面条,顺手丢了些小青菜和香葱末进去,面好了,拿大海碗把面盛出来,浇上浇头,再每个碗里盖一个煎好的荷包蛋、两三只酥炸小螃蟹,热腾腾香喷喷的鳝丝面就做好了。

    招呼人进来端面,几个人围坐在旅店的饭堂里,呼哧呼哧地吃面,陈旭东原本还有些放不开,看到其他几个都吃得津津有味,索性也放下了偶像包袱,埋头大吃!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埋头苦吃的时候,姜少安抬起头来,一脸温和地看着他,眼中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昨天,俩人也算是把话彻底说开了,姜少安的要求很简单:要想俩人继续在一起,陈旭东首先得把自己家那摊子烂事给解决掉,还有,他是坚决不同意"形婚"这种不人道的做法的,陈旭东一开始计划的找个人假扮夫妻这种事儿,想都不要想!

    事到如今,陈旭东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只要姜少安愿意继续跟他在一起,哪怕让他放弃继承权呢,他也二话不说!

    直到此刻,陈旭东才终于明白过来,如果说普通的夫妻借助婚姻来寻找一个终身伴侣的话,那么,姜少安对于他来说,则更像是已经长在了自己血肉心脏边的一根肋骨,别说拔掉了,就是外人碰一下,也是钻心的疼!

    姜少安可以说离开就离开,可是,他不能!

    这个男人,用整整十年的时间,宠得他再也无法和别的什么人在一起,宠得他离了他,就失了魂魄、丢了命!

    外人都说姜少安不知道使了什么狐媚妖术,勾得陈氏唯一的大少爷连女人都不要了。

    可是,只有他知道,姜少安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他说一句"再见",陈旭东就慌得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了......

    其实,夏青阳有一句话说得对,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没有勉强,也没有将就,唯有一颗想要让他更好的心......就像那冬天困在洞里面的兔子似得,哪怕自己吃土呢,也要把仅剩的草根推到爱人的嘴边。

    如今,坐在这有些脏兮兮的饭堂,吃着他往日绝不会碰的什么鳝丝面,还有那个看起来就很难啃的小螃蟹,陈旭东的内心竟然是从未有过的平静!

    失而复得的巨大喜悦,让他的内心满满的都是幸福和甜蜜......

    "吃不动就别吃了!"姜少安一筷子将陈旭东碗里的小螃蟹夹了过来,从自己碗里拨了些鳝丝过去,"吃不惯就少吃些,我让老板娘去买羊排了,晚上给你做你喜欢的烤羊排吃!"

    "嗯!"某人忍不住低下头,红着一张脸。

    "哎哟哟~~眼瞎了眼瞎了~~阳阳,咱们别在这里当电灯泡了吧?"程佑安怪叫着把自家阳阳给拖回去了。

    没有了生意上的杂事儿,又暂时摆脱了课业的压力,初三的毕业旅行显得比往年更加的轻松惬意。

    程佑安熟门熟路地去水潭边那个瓜地找看西瓜的老头儿买了两只大西瓜,看到有水蜜桃也顺手带了几个。先把他们俩要吃的西瓜洗干净放在水潭里冰着,然后就跑到不远处姜少安他们玩的那个水潭送西瓜去了。

    回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了,他整个人都跟被煮熟了的小龙虾似得。

    "外面太阳很晒吗?"夏青阳诧异地看着他。

    "呃~~是有点儿晒,我先缓缓,等汗下去了再下水。"程佑安有些别扭地坐在距离夏青阳超级远的一颗野生的桃树下,假装拔草玩,实际上心里已经把那对不害臊的夫夫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可恶啊!!!

    明知道他和阳阳还没到可以参与"河蟹夫夫运动"的年龄,居然光天化日地就在那水潭子里弄了起来!

    他刚才差点没把西瓜给砸水里去!

    姜少安也很尴尬,他以为这个点夏青阳他们一定也是享受水潭泡澡的乐趣呢,再加上他和陈旭东久别重逢,俩人都旷了许久,这四下无人赤身相对的,一来二去的,他实在是憋不住,就将人逼到了两块大石头形成的一个天然缝隙里,这样那样了起来......

    俩人正弄得兴起,冷不防程佑安的大嗓门响了起来:少安哥!东哥!我给你们送西瓜来了!我跟你们说,这家老头种的西瓜可甜了......呃!

    惊扰了人家夫夫俩的好事,程佑安红着脸落荒而逃,十来斤重的花皮大西瓜咕噜噜滚到了水里,溅起一片水花......

    姜少安:"......"

    陈旭东:"!!!!!!"

    "还不快去穿衣服!"已经被某人剥光的陈旭东一张白皙小脸羞得通红,爬起来就要去找衣服,刚才俩人动作都挺急切的,衣服也不知道扔哪里去了。

    倒霉的是,他们找的这处水潭可能是太久没人来了,石头上长了厚厚一层青苔,远看是挺美的,只可惜近距离接触......只有狗带了......

    陈旭东这一番挣扎,没把自己给挣扎出去,反而脚下一滑,整个人倒栽葱直接扑到了姜少安的胯部,嘴巴正对着那处羞人的地方......

    "东子!东子你别动~乖!他们不会再来了~要不,咱们去帐篷里?"姜少安被这一幕刺激得眼睛都红了,半哄半抱着把人弄到了水潭边支好的双人帐篷里......

    至于西瓜神马的,还是等吃了老婆再吃吧!

    ☆、第64章赏月

    傍晚,夏青阳他们早就回到民宿,洗完澡,还不见姜少安和陈旭东回来,直到快吃晚饭的时候,才有陈旭东带来的一个保镖来通知他们:陈先生和姜先生要在山里赏月,今晚就不回来吃饭了。

    说罢,自顾自去厨房弄了几样可以外带的饭菜送了出去。

    "呃~~赏月......呵呵!兴致还不错!"抬头看了看乌压压只有满天繁星的天空,还有可怜兮兮挂在树梢上的一弯新月,夏青阳顿时囧了......傻子都知道他们这是做什么去了好吧?

    真是欲盖弥彰!!!

    话说回来,山里的夏夜,即便没有一轮明月,那景致也是极美的。

    吃完晚饭,夏青阳和程佑安一个人拎着一堆零食茶饮,一个人胳膊下夹着一卷席子,一床薄毯,晃晃悠悠走到村里人纳凉的大坝上,找了个僻静的地儿铺上席子,就这么随意躺在地上,头上便是在城市里难得一见的漫天繁星,耳边是夹杂着方言和普通话的各种闲聊八卦,听得夏青阳直乐呵!

    看来,即便是没有网络和智能手机的年代,人们八卦的心也是够够的了......

    晚上回去的时候,夏青阳得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陈旭东那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感冒发烧了!

    "怎么回事?"

    "呵呵~~医生刚来看过,没什么大问题,东子贪凉在水潭子里泡的时间长了些,有些受凉了......"姜少安尴尬地接过老板娘给煮的白粥,弄了些腌萝卜干准备送进去。

    "呸!到底谁贪凉啊?"在场唯二的知情人程佑安忍不住撇嘴,别以为人家都是瞎子!下午的时候,是谁不要脸地把人按在大石头上使劲儿欺负的?

    所以说口是心非满嘴谎言的老男人神马的最可恶了!

    得知这位爷只是感冒,俩人松了口气,跑去厨房让老板娘帮忙做了两碗馄饨面,稀里哗啦扒到肚子里,提着从老乡家里买的竹篓子和手电筒去了小溪那边。

    今晚他们想跟村里的小屁孩们一起去捉螃蟹。

    这条小溪绵延数十里,一路从远处的大山流过来,除了带来许多的山石之外,还孕育了无数的鱼虾。上次夏青阳他们吃的河蟹,就是这条小溪里抓的。

    小溪里的鱼虾个子都不大,但滋味十足。山民们撒网将这些长不大的小鱼仔捕捞出来,洗净后拌上粗盐腌制两天,就这么放在大太阳底下暴晒,晒干后存放在家里,想吃的时候拿温水泡开,去掉些咸味,不拘搭配着青椒还是韭菜之类的新鲜菜蔬一炒,再加几个干辣椒,那滋味......简直绝了!

    反正夏青阳每天早饭,就着一碟小鱼干能干掉三碗红薯粥!

    因为家里这小祖宗爱吃这一口,程佑安最近几乎把整个大溪村翻了个遍!家里有多余的小鱼干的都被他扫荡一空!连村里几个打渔的都被他收买了,每天去弄了些小鱼仔回来腌制晾晒,没办法,谁让某人财大气粗呢!外面菜市场卖几块钱一斤的小鱼干,他楞是出到十五块一斤!反正这玩意儿不压称,一斤能买一大包!

    于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夏妈妈,就收到了程佑安从大溪寄过去的一整箱子小鱼干......箱子里还特意留了个纸条,说是夏青阳喜欢吃的东西,让她千万保存好,别送人送掉了。

    "噗~~这小鬼头!我这儿子啊,要是个女娃该多好,你们家安安这么好,简直是满世界都难寻的好女婿啊!"夏妈妈收好一箱子小鱼干,对一边捧着大肚子的程妈妈感概道。

    "是啊!我只希望他们俩兄弟能长长久久地好下去......"程妈妈一脸苦涩地拍了拍肚子,儿子千里迢迢寄东西回来,竟然连只言片语都没有捎给她这个亲妈,大概,他心里还是放不下吧!

    想到潘老太这两天明里暗里的说他们家那酒楼以后是留给自己肚子里这小子的,程妈妈顿时一阵烦躁!

    凭什么啊?!

    当年她们家两个女人一个孩子在镇上撑红房子开快餐店的时候,他们老潘家在哪里?

    别的不说,就是现在开酒楼的地方,也是夏青阳看在程佑安的面子上才帮他们弄的呢!

    现在好了,眼看着镇上酒楼的生意一天天好起来,就想着给她家小孙子划拉家产了?

    她张翠菊还没死呢!

    竟然就敢来欺负她亲生的大儿子?!

    打量她真舍不得离开潘永福那个老东西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