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夏老板的龙虾馆 > 正文 41
    于是,就有了网吧楼上陈慧慧勾引崔巍上床、两人被捉女干在床的闹剧......

    "呵呵~~有日子没见血了,居然还有人敢在老子头上拉屎?!"听到属下的报告后,崔老大冷笑一声,捏碎了手里的文玩核桃,他听了刘铁头的话打算金盆洗手,认认真真做个正经生意人。只可惜,这世上好人只有被欺负的,这才多久,连陈家这么个破落户也敢闹到他崔老大门头上了......

    "老三,老五,找些人去把那丫头的事儿传一传,最好是让学校能弄个退学处理。还有,我记得他们家是造纸厂的吧?去跟老吴说说,这样的害群之马可不能坏了造纸厂的名头!"

    没过几天,尽管还是在暑假,全县的八婆们都知道县一中有个初二的女生不自爱,在外面跟小流氓睡觉把肚子给弄大了,还想栽赃在同班同学头上,被学校给劝退了......

    至于这流言是怎么传出来的?

    呵呵,崔老大手上可握着全县三分之一的客运班车呢!那些整天坐在车里售票的碎嘴大妈们,传播八卦的力量可不是一般大!

    陈慧慧被学校劝退,又被人知道了自己做下的丑事,即便再有心机,也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小丫头,顿时吓得躲在家里不敢出去。

    不过,家里也开始不安生了,一开始爸爸妈妈还闹着说要去崔家要公道,可是,自家闺女怀孕两个多月,和崔家小子上床才不到一个礼拜,这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栽都栽不到人家头上啊!

    更可怕的是,随着崔老大的介入,夫妻俩都被造纸厂寻了个借口辞退了。大儿子也在外面跟人打架被打断了腿......

    陈家人知道这些事情都是谁做的,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一家人已经吓破了胆,怎么都不敢去崔家找麻烦了。

    他们这才明白,人家崔老大可是曾经威名赫赫的黑老大,就算人家现在金盆洗手了,那人脉关系还是在的,人家轻轻动动手,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当家的,现在咱们怎么办?"

    "怎么办?你还有脸问我?!tmd老子工作都丢了,都是被你们给害得!贱人!"陈老四一巴掌将自家老婆打翻在一边,看到缩在角落里的小女儿,恨得几步走过去,揪住就是一顿暴打!

    他恨啊!!!

    以往他对这个女儿有多宠爱,现在就有多厌恶!

    他被自己的老婆给洗脑,也曾经以为靠着这个漂亮又聪明的女儿,早晚能钓上一只金龟婿,一家人跟着过上好日子。

    可是,金龟婿是那么好钓的吗?

    如今,他们非但没有钓到金龟婿,反而招惹了一条能吃人的鳄鱼!

    还能怎么办?

    眼下只能赶紧从县里搬走了,到外面躲一躲。不然的话,现在只是丢了工作,下面会不会连命都丢了,他也不敢确定......

    知道陈家人乖乖跑路,崔老大冷冷一笑:算他们识相!继续留在这里膈应他,万一遇到他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指不定要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所以说,你真把人家班花给睡了?"程佑安简直不忍直视!亏他曾经防备得那么紧,原来这小子真的喜欢软妹子!居然还招惹上了这么一朵带毒的黑莲花?

    "呃~~"被自己蠢到的崔巍忍不住捂脸。他也想不明白,怎么看起来那么温柔可爱的小女生,竟然心思这么深沉?这件事了结了之后,崔家妈妈把自家儿子叫到眼前,将整件事掰开了揉碎了讲给他听,他这才知道,原来世界上竟然有这么无耻的女人!

    弄得他现在看到一个对他温柔的女人就忍不住头皮发麻......

    "哈哈哈!该!让你随便跟人上床!"程佑安毫无兄弟爱地嘲笑自己的好兄弟。末了还隐晦地在夏青阳面前表决心:"我这辈子啊,只跟我喜欢的那个人一张床!"

    "泥垢了!"夏青阳使劲推开那张痴汉脸。转头看着大堂正在忙碌的那个年轻男子。

    程佑安顺着夏青阳的视线看过去,一张脸顿时黑成了锅底!

    又是这个男人?!

    "嘿嘿~~姜少安现在可是龙虾馆的红人!"坐在二楼一道绿篱隔开的雅间,崔巍笑得一脸隐晦,"好多女孩子都是为了看他来店里吃龙虾呢!"

    夏青阳闻言但笑不语。

    他是个直觉很准的人,这个姜少安据说上个月才应聘到龙虾馆,按理说,这么一个斯文帅气的贵公子形象,去拍电视都绰绰有余了,何必到他们这种脏兮兮的龙虾馆来打工呢?

    ☆、第56章新基友

    姜少安确实不是来龙虾馆打工的。

    他是来躲人的。

    那个人有严重的洁癖,最厌恶的就是这种油烟气特别重的地方,平时一起出去吃饭,都是选那种恨不得连食材到餐具都消毒一遍的西餐厅,根本不会来龙虾馆这种地方,更别提他最喜欢的夜宵摊了。

    时至今日,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爱一个人,无法将就,但更不能太过迁就。

    这么多年来,为了让那人开心,他几乎舍弃了曾经的所有爱好,不再去热闹的夜市寻觅美食,不再跟朋友去"脏兮兮"的火锅店吃火锅喝啤酒,可是,万般迁就的结果,依然只是让那人越发的得寸进尺!

    一想到那人竟然背弃他们的誓言、偷偷答应家里人娶媳妇生娃的要求,他就恨不得从此再不看到那张虚伪的脸!

    十年了!

    他们从相识到相爱,整整十年,可是,在那人心里,只怕再深厚的感情,也抵不上他那庞大的家业吧?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从此分道扬镳吧!

    他姜少安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也做不出腆着脸死缠烂打的事情,只是,他还需要一点点时间,去遗忘那曾经刻骨铭心的十年......

    姜少安长得是真好,剑眉星目,宽肩窄腰,一双指节分明的修长大手尤其好看,185的身高即便在壮汉云集的龙虾馆也是备受瞩目,刘铁头手下那帮糙汉子不是没想过"欺负欺负"这个看起来跟个读书人似得新人,不过,在被人撂倒无数次之后,这帮汉子们纷纷拜倒在这个看起来斯文无害、实则下手又黑又狠的男人脚下。

    "放心吧!我爸爸去查了,这人没问题,就是有个仇家到处在找他,他到咱们这躲一阵子!"旁边正在啃羊蝎子的小铁头含含糊糊地说。

    夏青阳:"......"突然感觉自己的龙虾馆有点卧虎藏龙的意思怎么办?

    对于这个来路不明的英俊男人,一帮人很快就放弃再去探查究竟了,因为过了暑假,他们也终于迈入了悲催的"初三大补课"生涯!

    "早上六点半开始自习,晚上六点到十点晚自习,无故不得请假......这都是些什么鬼!"程佑安愤怒地将手里的"致初三学生家长的一封信"狠狠拍在桌子上,力道大的上面的玻璃茶杯都抖了几下。

    "好啦!就一年而已,忍忍就过去了。"夏青阳安抚某炸毛的攻。

    "那个,阳阳,咱们非得上大学不可吗?"程佑安可怜兮兮地看着夏青阳,试图用美色逃避补课。

    "你不想上也行。"夏青阳表示自己绝对是个开明的爱人,"反正我是一定要上的,那到时候你就在老家这里等我吧!"

    "啊?!那,那我还是跟你一起上学吧!"自家小爱人这么温柔漂亮又会做菜,在身边守着就一堆烂桃花了,到了群魔乱舞的大学校园,那还得了?!

    程佑安坚决不能同意!!!

    苦逼地补了几个月的课,程佑安被程妈妈一个电话召唤回家了,程妈妈在电话里说得模模糊糊的,也没说到底什么事,仿佛是身体不太好什么的,程佑安干脆找了个周末,跟了龙虾馆运货的车子回去一趟,夏青阳因为答应了给崔巍和夏铁头补习命题作文,没有陪他一起回去。

    傍晚,两个被命题作文摧残得眼冒金星的娃虚弱地迈着步子回家了,夏青阳想了想没事做,程佑安也没回来,干脆拿了换洗的衣服,去了城东那家澡堂子泡澡去,听说那家的馄饨面做得特别好,很多人专程为了吃馄饨面才去那家洗澡的。

    眼看着快入冬了,澡堂子里人不少,夏青阳进去一看,好多已经洗完澡的人坐在走廊边简陋的塑料凳子上,捧着一碗馄饨面吃得正香,空气里都漂浮着一股浓浓的骨头汤混合着葱花的香味。

    夏青阳跑到卖馄饨面的窗口往里面一看,只见里屋两个大柴灶塞了硬柴火,灶上坐着两口大锅,锅里奶白色的骨头汤咕嘟着,屋子里几个帮厨正来回跑动着,忙着擀面条、下馄饨,做好的馄饨面上浇上一勺浓浓的浇头,里面有整块的炖猪蹄、新鲜的蘑菇还有绿油油的葱花,有那喜欢吃辣的,老板还会舀上一小勺自家炸的辣椒油放在上面,顿时飘起了一朵朵艳红色的辣椒油花,看起来卖相十分诱人!

    资深吃货夏青阳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想想饭后洗澡对身体不好,强忍着对馄饨面的渴望,夏青阳交了两块钱换了一块洗澡的牌子,准备进去洗澡。

    进去的时候,大泡澡池子里已经挤满了人,夏青阳有点轻微洁癖,问了搓澡工,知道澡堂子里还有单间和双人间,就打算出去补点钱换个单间。

    "什么?单间没有了?"

    "是啊!今天来洗澡的人太多了!要不这样,那边最后一个双人间只有一个人,反正都是男人,要不你们合用一间?我算你们便宜点,五块钱一个人好了......"老板娘热情介绍道。原本双人间是一次二十元的,来洗的大多是夫妻或者一家三口。

    "那好吧!你去问问那个人同意不同意。"两个人的话倒是可以接受。

    老板娘去了一会儿,回来就让夏青阳补了三块钱,带他去了那个双人间的浴室。

    "咦?是你!"水汽朦胧中,一张斯文俊秀的脸若隐若现,夏青阳视力不错,立刻就认出了里面就是被龙虾馆员工评为"龙虾馆第一帅哥"的姜少安。

    "呵呵~~小老板也来泡澡啊?"姜少安笑眯眯地让出了一半的池子。身形挪动间,白皙紧实的身躯隐约可见。

    即便看惯了程佑安这样的年轻美好身体,乍一看到姜少安半裸的上身,夏青阳也忍不住红了脸,不好意思地扭过头去。

    姜少安和程佑安都是那种长得帅气的男人,只不过,程佑安是属于阳光运动美男型的,而眼前这个姜少安,很明显是属于斯文贵公子型的。

    "呵呵~~这么小就知道害羞啦?别担心,你那小男朋友不会知道的......"姜少安低声笑道。

    "你?你知道......"夏青阳震惊地看着他。

    "呵呵~~第一眼就看出来了!毕竟还是小孩子呢,一点都不知道掩饰,幸亏你们爹妈不知道,不然可就糟了。"姜少安仰起头,惬意地把自己埋进温热的水里,顺手从一边的果盘里拿过来一只橘子剥了吃。

    "你不会也是......"夏青阳突然有种奇妙的想法。

    "也是什么?也和你们一样喜欢男人?如果你说的是这个的话,那么恭喜你,猜对了!"姜少安眯着眼享受着甘甜的橘子,顺手把果盘往夏青阳那边推了推,"吃不吃?这边的橘子挺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