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夏老板的龙虾馆 > 正文 39
    "阳阳!"程佑安吓得一把抓住他,手下一使劲,直接将人搂在怀里,夏青阳的头撞在他尚且带着稚嫩的胸膛上,俩人都是脸上一红!

    "呃~~"程佑安有些不好意思。

    "奏凯!"夏青阳话都说不清了,红着脸把人推到一边,这死色鬼!才多大年纪啊!毛都还没长齐呢,就开始学坏了!这水潭里水这么冰,也不知道他那里是怎么石更起来的!

    "嘿嘿~~一时没忍住~"程佑安越挫越勇,厚着脸皮黏过去,拿下面蹭了蹭夏青阳纤细的小腰,"阳阳,我不做别的,你就,就让我蹭蹭......好阳阳~~"说着就强行将人搂在怀里,来回蹭着解馋......

    一时间,原本清凉的山泉也仿佛沸腾了起来......

    夏青阳满脸通红,紧张地看了看那边被树丛遮住的小道。

    "安安,这边,不会,不会来人吧?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肩膀上的嫩肉被轻轻咬了一口,夏青阳顿时瑟缩了一下,整个人恨不得缩到水潭里去......

    "放心吧!不会的!你要不放心,咱们去那边?"程佑安半托半抱着将夏青阳带到了靠近一处小山坳的水潭边上,这里被一丛茂盛的水草遮住了,拨开水草,里面赫然是一处椭圆形的小水潭,水深只到俩人腰部,四周是长满了青苔的山石,把那从水草拨拨好,从外面简直看不到任何里面的情形......

    被人贸然占据了地盘,水潭里牙签长短的一群小鱼顿时如受惊的马峰一般四处逃窜,不一会儿就顺着水草游到了外面......

    "阳阳,怎么样?这里好吧?"

    "呸!!!"

    "嘿嘿~~"程佑安将人抱在怀里,凑过去亲了亲夏青阳的脸蛋,又寻到他柔嫩的唇,眷恋地吮吸了一番,看了看两人所处的位置,转过身将夏青阳安放在一边的一块方凳大小的石块上,俩人的衣裳已经全部湿透,虽然还没有脱掉,但看起来反而比脱光更加让人无法忍耐......

    "安安~~你别看了......"夏青阳忍不住用手遮住自己的某个部位。

    "别~~我,我就摸摸,真的!"

    "哎~~别动那里......好痒,别舔了......"

    水草那边,密闭的空间传出一阵阵暧昧的水声,这边,一群牙签大小的小鱼在水潭里找了一处能晒得到阳光的水面,重新聚集成了一个小小的鱼群......

    山里温度低,潭水再舒服也不能多泡,看看快到下午四点了,程佑安恋恋不舍地放开怀里的人,拨开水草把人扶到外面的水潭边,让夏青阳靠在石头边,自己跑到岸边去,拿了挂在那里的小包,掏出准备好的干毛巾之类的,让夏青阳擦干净身子,俩人收拾好,这才红着脸牵着手,慢悠悠走下山去等着吃晚饭了。

    回去的路上,程佑安看到路边有卖野果子的,又买了半篮子当地人俗称"泡子"的树莓,这果子酸甜可口,连皮都不用剥,俩人一路走一路吃,别提多舒坦了。

    回到旅社,看看离吃饭还要一段时间,夏青阳借了旅社的公共电话,给夏妈妈打了电话报平安,说了他们在这里的情况,又给扇子厂和刘铁头那边都去了电话,问问厂里和店里的生意怎么样。

    没想到刘铁头也正在抓耳挠腮四处找他呢!

    "阳阳!好消息!特大好消息啊!咱们包的那个石头山,真的出玉了!"电话那头,刘铁头激动得跟中风似得,恨不得从电话那头扑过来亲他两口的样子,"咱们发了!发了!哈哈哈~~~"

    一串抽风般的狂笑声从电话那头传来,夏青阳一头黑线,恨不得掩面逃窜:这么二的家伙,难道真的是他最尊敬的长辈吗?

    俩人在电话里鸡同鸭讲地沟通了半天,夏青阳才算搞清楚,原来那石头山上面是出了玉石,但储量多少还没有勘探清楚,到了这一步,也不是他们两家闷声发大财的时候了,刘铁头很有眼色地拉上了孙成杰的爸爸孙书记,由孙家介入了进来,孙家几代人下来,虽然还是以政界为主,但亲戚中间做生意的也不少,这年头,家里要是没钱,说实话,还真的很难保证清白做官,咳咳......孙家祖训严格,要当为民做主的清官,也得家族里有财力支持......

    刘铁头代表自己和夏青阳,跟孙家的人接上头,接下来,专业的事情都交给了孙家,他们就等着背靠大树好乘凉了......

    夏青阳小小激动了一下,不过,这种横财对于有着前世众多"藏宝点"记忆的程佑安来说,实在是毛毛雨不值一提。

    "阳阳,你真喜欢这些东西,不如哪天我带你去寻宝?"程佑安第一次感谢上辈子那漫长的阿飘经历,若不然,这辈子他也没有这么大的底气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毕竟,他的阳阳看起来跟个钱串子似得,没钱可不好哄啊!

    "呸!你那是寻宝吗?你那是偷!是盗墓!"夏青阳白了他一眼,别以为他不知道,程佑安前世盯上的那些"宝藏",大多数都是某些人暗中藏着的不义之财,有的甚至是从某些不干净的渠道流出来的,虽然说拿出来也没什么,甚至还可以借此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穷苦人,但绝不能助长了他这股歪风邪气!

    晚上,俩人从老板娘家里借了一张凉席,随意铺在村子堤坝上,嘴里咬着老板娘送的甜玉米秆,头碰头躺在一起看星星。

    山里的夜空,没有城市的繁华霓虹,深蓝色的星空繁星点点,耳边是悦耳的虫鸣,还有小溪边幼童持灯捉蟹、村民下笼捕虾的嬉笑声,只是这么静静躺着,便觉人生无限安好。

    在这样美好的夜色下,情人间即便静默无言,周身也仿佛萦绕着淡淡的浪漫气息。程佑安侧过身,满足地蹭了蹭夏青阳柔嫩的脸颊,十指交缠,什么也不做,也感觉整颗心都是满满的!

    "阳阳~~这样真好!"程佑安莫名喟叹。

    "......是啊!真好!"夏青阳转过身,将头埋在程佑安温热的怀中,满足地蹭了蹭,寻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沉沉睡去。

    察觉到怀中的小爱人睡着了,程佑安闷闷一笑,展开一边的薄被盖在两人身上,就这么将人抱在怀里,耳边听着怀中传来的轻微的小呼噜声,知道这阵子夏青阳是累坏了,索性让他睡个饱,左右现在外面温度还不是太低,等一下天凉了、露水下来了再将人抱回去。

    夏青阳并没有睡太久,十点多的时候,他在一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里醒来,耳边是一阵热闹的嘈杂声。

    "唔~~什么声音?"

    "呵呵~~醒啦?是村里捕青螺蛳的汉子们回来了。"昨天他们就听老板娘说这一代小溪里的青螺蛳是当地一大美味,只是这青螺蛳只有夜里才好捕捞,十分难得,当时夏青阳还特意叮嘱她务必要帮他们买两斤尝尝呢。

    "青螺蛳?"小吃货立刻清醒了!

    "正好顺路,咱们去买两斤带回去,让老板娘烧了给我们做宵夜!"程佑安将人拉起来,把地上的席子和薄被卷起来扛在背上,一手牵着夏青阳,就去找那帮村里汉子买螺蛳去了。

    凑着灯光一看,那青螺蛳比普通螺蛳稍小,尾部尖尖的,螺蛳壳在灯下泛着幽幽的青色光芒,看起来倒是很干净。

    "这螺蛳多少钱一斤?"

    "嘿嘿~~你们住在村里吧?算你们便宜点,镇上都卖五块钱一斤,给你们算四块钱好了!"那汉子憨憨笑着,摘下腰间的鱼篓,顺手从鱼篓上拿了一把新鲜的紫苏叶出来递给二人,"这青壳螺蛳配紫苏叶炒着吃才好吃呢!"

    "好!那给我称十块钱的吧!"程佑安掏出一张纸币递给他。

    回到旅社,老板娘看到他们拿了青壳螺蛳回来也很高兴,笑着说要让他们俩尝尝自家老公酱爆螺狮的好手艺。

    "这老板娘还真会做生意!"看到村子里别的旅社早早地关了门,只有这家的大院子里还灯火通明,一帮子城里来的夜猫子们聚集在这里吃夜宵喝啤酒,顿时对貌不惊人的老板娘夫妇肃然起敬。

    应该说这家山间旅社已经具备了酒店的雏形。老板娘借着山势,在前面盖了一溜三间两层的楼房,一楼拿来做了饭馆,二楼老板自己家住。后山则盖了些简单的瓦房,隔成十几平米一间做客房,中间的大院子也没有浪费,夏天拿来开夜宵摊子正好,夏青阳他们回来的时候,正是一天中夜宵摊最热闹的时候,来这里度假的人们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吃着老板娘自家做的炒菜,喝着刚从井水里浸泡了出来的冰爽啤酒。院子前面有一台电视机,里面正在放着一部经典喜剧片,几个放暑假贪玩的孩子正凑在那里着迷地看着电视不肯回家......

    "小夏,你们这螺蛳有点多,我给你们做一碗酱爆螺蛳,一碗葱油螺蛳好不好?再加两个小菜?你来看看想吃什么?"旁边正在收拾螺蛳的老板娘喊他。

    "来了!"夏青阳欢快地拉着程佑安一起去了厨房。

    老板家没有菜单,每天买来的菜都堆在厨房门口的木头架子上,想吃什么,自己看了蔬菜跟老板说。

    夏青阳看了看架子上剩下的菜,又让老板加了一个蒜黄炒鸡蛋和韭菜炒鸡胗,看到角落里有新鲜的玉米,又拿了几个放在火堆边上慢慢烤,烤玉米神马的,夏天吃最好了!

    ☆、第54章药酒

    看到院子里有个冬天用的炭盆,夏青阳灵机一动,拽了拽程佑安:"咱们找老板娘借块铁丝网,弄烧烤吃吧?"

    "好啊!"反正现在也不困,程佑安找到老板娘借了铁丝网和一些自家烧的木炭,生了火盆子,架上铁丝网,先弄了几个玉米还有馒头片在那里烤着,随着盐和孜然的加入,一股属于烧烤的独特香味弥漫了整个大院,勾得一边几个小萝卜头连电视都不看了,都围过来看热闹。

    "给!"夏青阳将烤好的馒头片一人分了一串,刚烤好的馒头片酥脆可口,一帮人蹲在火堆边咯崩脆地啃着,那边,老板娘正好过来送菜,看到夏青阳他们弄的烧烤,顿时稀罕地跑过来看,边看还边赞叹:这样好!往后咱们也可以弄些火盆子给大伙儿自己烤着吃!

    "是啊!老板娘,夏天弄这种自助烧烤可比你们自己做炒菜方便多了呢!"夏青阳喜欢这家老板娘的豪爽大气,干脆在一边指点了一下,"您看,您去菜市场买些羊肉、羊脆骨、鸡翅、肉丸子之类的串成串,再弄些玉米、馒头片、茄子、青椒、韭菜之类的蔬菜,让大家自己烤着吃,又好玩又好吃,你们也不费工夫。"

    "对啊!小兄弟还是你们大城市来的有见识!"老板娘高兴地拍拍手,跑过去亲自切了半只卤鸭子过来送给他们吃。

    因为他们自己叫的菜都上来了,夏青阳索性将烧烤摊子交给几个小家伙自己烤着玩,他和程佑安一人一边坐在简陋的木桌前,开始吃夜宵。

    老板娘家的男人果然是做螺蛳的一把好手!简单的青壳螺蛳被他用葱油、大酱和新鲜的紫苏叶一炒,再加了些油盐辣椒之类的,放在嘴里吸溜一口,满口鲜美的酱汁,那螺蛳肉也是弹牙有嚼劲,十分美味,而且没有一般菜市场里买的那种螺蛳的泥腥味,吃着竟有一股山泉的甘甜!

    "这个真不错!回去的时候咱们也买点带着。"夏青阳是有什么好东西都一定要让家里人也分享的性子,对此,程佑安这个耙耳朵怕老婆的汉子只能点头称是:"带带带!反正螺蛳这玩意儿放在水桶里也能养好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