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夏老板的龙虾馆 > 正文 26
    这一点,从夏青阳主动带着后街那几个穷孩子赚学费的事儿,刘铁头就已经看出来了。

    往后的几十年,刘铁头也是无数次庆幸自己今日所作出的选择。如果说火锅店是赚钱的话,那么龙虾馆对他们来说,那就是抢钱的节奏了......

    当晚,一家人吃完了整十斤的香辣、麻辣、十三香三种口味的小龙虾之后,刘铁头大手一拍,决定今年就在县里开第一家龙虾馆!

    没错,夏青阳给他们合伙的龙虾馆起了个名字,就叫"第一家龙虾馆"。本来他是想叫老夏龙虾馆的,可一想到后世那些以姓氏来区分的龙虾馆到处都是,夏青阳最终还是改变了主意,再说了,"第一家",听听就很有气势的样子!

    要知道,现在卖小龙虾的都还混迹在夜宵大排档里,正儿八经开店的几乎没有,既然有了刘铁头的实力资金赞助,他们自然要抓住机遇一炮打响!

    到时候,等龙虾馆的相关手续一下来,他就找人赶紧把这个商标给注册了,以后混得好的话,弄个全国连锁也不是问题。哼哼~~~到时候他就可以坐在家里混吃等死啦!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是和刘铁头把龙虾馆分成的事情给谈了一下,原本他预想的是,刘铁头既然出了大头,自然要占六成以上的股份,可是,在他说完自己对龙虾馆的规划设计后,刘铁头这个镇上人人谈之色变的大坏蛋,竟然提出了五五分成的建议!

    "这~~刘叔叔,这不太合适吧?我就出了几个方子还有一些开店的想法而已......"

    "有什么不合适的?!"刘铁头亲昵地给夏青阳倒了杯果汁,"你刘叔叔这辈子啊,就生了你善民哥这么个独苗苗,咱们家六亲不靠的,也没个兄弟姐妹照应,阳阳啊,叔跟你交个心,我这儿子就是腿脚厉害,论脑子可不如你,叔知道你早晚是要干大事的人!今天叔扶你一把,不求别的,只求等哪天叔不在了,你能看在叔的面子上,多照应照应你这个傻哥哥!"

    要不说江湖人都是直肠子呢?

    要是搁那些心思深沉的,必然把这些话牢牢藏在心里,然后再借助合作慢慢施恩,管叫你逃不出良心的谴责,不得不背负上老刘家的这摊子!哪里像是刘铁头,这么死乞白赖就直接把心里的打算都给说了?

    所以说直肠子也有直肠子的好处,夏青阳活了两辈子,最恨的也恰恰是那些跟他玩小心思的人。刘铁头这种做法,恰好对了他的胃口,当下就拉着小铁头郑重站在刘铁头面前——

    "刘叔,您对阳阳的好,阳阳都记在心里了,我们家的情况您也都看到了,除了苗苗,也并没有别的亲族了。这样,我和善民哥也挺对脾气的,您要是放心,我想回去和我爸妈说,我跟善民哥认个干兄弟,您看怎么样?"

    "好!好!好!走!现在就去你家!老婆,去拿两瓶好酒,再把他们前阵子送的野猪腿拿两只来,咱们去夏老弟家认干亲去!"刘铁头闻言大喜,要不是夏青阳是个男娃娃,他还真想给儿子订个小媳妇儿呢!

    这娃简直太对他脾气了!!!

    ☆、第37章

    不提老夏家这天晚上认干亲的热闹劲儿,且说下河村里,好不容易摆脱"欠了巨额高利贷"的大儿子一家回到村子里,夏老头夫妻俩还没喘口气呢,小儿子那边又出事了!

    事情说到底和刘铁头也算有些关系——

    夏家小儿子夏金宝从小就是个好逸恶劳的,靠着夏爸爸在外面辛苦打工赚的钱熬到了高中毕业,到底也没能考上大学,也没学个一技之长,在外面混了两年赚不到钱,灰溜溜地滚回了村子,这才靠着夏老头夫妇从夏爸爸那里抠的各种名目的赡养费盖了新房娶了媳妇儿。

    结了婚,夏金宝就更有理由好吃懒做了,赚钱的事儿有大哥,家里的活儿有老娘和媳妇,他每日无所事事在各处闲逛,终于染上了赌瘾,每天不去赌两把,那心里就跟十几只老鼠打洞似得,难受得紧!

    夏家虽然没钱,但好歹也有三间新房子啊,这不,就被矿上私开的小赌坊给缠进去了......

    要说这小赌坊虽然设在矿上,但刘铁头自从开矿山就金盆洗手,举凡赌博放贷这些阴损事儿他都不沾手了,留着给下面的兄弟们发财。也是他结婚十多年都没有孩子,算命的说他阴损事儿做多了,唯恐耽误了儿女上的运道,因此心里着实有些害怕,有了钱,就不太敢做这些"坏了运道"的阴损事儿了。

    那夏金宝被一帮子闲汉引到了小赌坊里,没几天就输光了自己和媳妇的小金库,然后一时赌红了眼,将自家的三间新房子也压了进去,结果自然是赔得精光!

    被一帮子刚从老大家照过面的大汉追到家里讨债的时候,夏老头起先还以为这是老大家引来的呢,当下就嚷嚷着自己只不过是夏朝军的养父,夏朝军欠的钱他们没这个义务还之类的......

    没想到来人冷冷一哼:"我们来这里可和镇上的夏朝军没关系!你家夏金宝和咱们兄弟赌钱,赢了他就拿回家,输了就打欠条,如今他人找不到了,我们兄弟没办法,只能找你们二老了!"

    "我~~我们没钱~~"夏老太喏喏道。

    "没钱没关系啊,夏金宝可是把这三间大房子抵押给了我们......"

    "不行!这房子是我们盖的,你们收走了,我们住哪啊?"

    "你们住哪跟我们有个屁关系!赶紧的收拾东西把房子挪出来!不然就还钱!"

    "多~~多少钱?"

    "也不多,五万块!这还是便宜你们了呢!就你们这几间破房子,哪里就值五万块钱了?"

    "这~~这我得先找我家金宝问问清楚......"

    "行!乡里乡亲的,好歹也要给二老这个面子!那就再宽限你们两天时间!大后天我们再来,给钱还是给房子,你们选一个!没有的话就让你儿子去矿上扛石头吧!扛两年也就行了!"混混头目貌似宽容地说。

    好不容易送走了一屋子瘟神,夏老头夫妇瘫软在堂屋的木板凳上,想去倒水,奈何家里的暖水瓶里竟然一滴水都倒不出来了,老夫妻俩这才发现家里居然没人!

    "金宝媳妇儿!金宝媳妇儿!这懒婆娘死哪去了!"夏老太嘴里混骂着去外面找人去了。

    半晌后,又饿又渴的夏老头只听到自家老太婆在门外"哎唷"一声,随即连绵不绝的国骂从老太婆嘴里飙了出来——

    "金宝媳妇呢?"夏老头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

    "老头子~~可了不得了!咱们家完了啊!金宝媳妇,她,她跟人跑了!金宝也找不着了,说是有两天没回来了呜呜呜~~~"夏老太一屁股坐在门槛上又哭又骂。一想到刚才村里人掩饰不住的嘲笑语气,老太太哭得更大声了......

    "什~~什么?"夏老头觉得自己的耳朵好像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回事?自己不过是带着老太婆去大儿子家住了两天,怎么一回来家都散了?儿媳妇跟人跑了?儿子也找不到了?

    "哎呦呦~~都是那个杀千刀的夏朝军!要不是他在外面招惹了放贷的,我家金宝怎么会被人勾去赌场?他要是不去赌场,怎么会输了那么多钱?还把咱们家房子都押上去了!死老头!我当年就说不要养那个孩子!早丢了不完事儿了?"

    "哭哭哭!你就知道个哭!还不赶紧起来做饭!吃完饭出去找人!"夏老头气急败坏地踢了老太婆两脚,一转身回屋躺下了。他倒是想现在就出去找儿子,奈何一路从镇上逃回来,也舍不得在路边买东西吃,早就饿得走不动了,只能支使老婆先去做饭。

    两天后,夏金宝依然没有找到,不过,好消息是,听亲戚说金宝那娃从他舅舅家借了钱去外面打工了。至于金宝媳妇,别人都说是跟着隔壁村那个在外面开发廊的大卷毛去城里打工了,至于做什么,反正说什么的都有,夏金宝这顶绿帽子想必早晚是要戴上的,村里的闲汉闲妇们也不介意提前yy八卦一下,只把夏老头夫妇气得几乎吐血。

    找不到儿子儿媳,放贷的又三天两头来催债,没办法,只会窝里横欺负大儿子一家的夏老头夫妇被迫搬出了大房子,在村子里租了两间别人家闲置的老房子,连锅灶都没有,只得又去买了个煤球炉子,老夫妻俩过得凄惨无比,慢慢想到了大儿子一家的好处来......不由深悔当初对大儿子一家做得太绝!

    这时候,村里人也知道了夏家老大不是夏老太亲生的事儿,不过,夏老太到底留了个小心眼,没有说出夏朝军的真实身份,只是说当年夏老头在外面打工的时候捡到的流浪儿,一时间,老夫妻俩竟然成了村里的大善人!对于大儿子一家不回来接济老人的事情也是颇有微词,竟然有不明真相的村民趁着赶集的时候跑到夏妈妈的服装店里说闲话!

    这可把夏妈妈给气得够呛!

    当下就跑到镇上的派出所把夏老头夫妻俩给告了!罪名就是拐卖儿童!

    夏妈妈可不知道自己捅了多大的一个马蜂窝,民警接到报案,去夏家询问了还卧病在床的夏爸爸,联系了一下夏爸爸当年被抱回乡的时间,再从内部查询到了当年的打拐案,可不得了了!竟然是当年一场大规模拐卖妇女儿童案的余党!

    派出所的民警当晚就开着警车呜呜呜地跑到下河村,两副手铐把夏老头夫妻俩给逮捕了......办案的民警还顺便走访了当地的村民,这下子,村民才知道大伙儿都误会夏家老大了!

    感情不是夏老头夫妇好心领养,而是从外面拐卖的小孩啊!

    简直太可恶了!

    要知道,因为计划生育,这些年哪家的孩子不是独苗宝贝蛋?因此,拐卖儿童的拐子简直是村民们眼中的头号大恶人!要不是夏老头夫妇已经被关进警车,村里人都恨不得丢几个臭鸡蛋上去!

    所以,有办案的民警上门问话的时候,那些村民简直恨不得把几十年前的老账本都给翻出来,什么夏老头夫妇虐待大儿子偏疼小儿子啦,什么夏老太有了夏金宝曾经想把夏朝军送人啦,总之怎么埋汰怎么说,倒是村长还算比较靠谱,人家都直接证据:当年夏老头带大儿子夏朝军回村上户口的时候,没有医院的出生证明!

    不过,这种事情也只能说是嫌疑,毕竟这个年代的广大农村地区,不去医院直接找产婆接生的还有不少,也没说拿不出医院出生证明就不给上户口的。

    人警察办案才不含糊呢!直接采集了夏老头和夏朝军的血液找人一化验,得了!不是亲生了!您看招不招吧?

    夏老头也就是个窝里横,年轻的时候就不敢跟警察打交道,更何况如今老了?

    不等办案民警多问,老头几句话就把当年的事情给招了个一干二净!

    办案民警倒是非常失望,他们原以为逮到了一条漏网的大鱼,却原来只是个帮人贩子烧饭看孩子的!因此对夏老头着实没有什么好脸色,差点没把老头子吓死,赶紧窝在角落里苦思冥想着还有什么线索......

    "对了!"静默半晌,夏老头突然一声大喝,差点没把民警吓一跳,以为他想到了什么重大线索,当即正襟危坐,拿着纸笔准备记录。

    "我想起来了!当年抱老大回来的时候,他脖子上挂着个银的平安锁,看着挺值钱的,老太婆,那银锁呢?"

    "啊?哦!银锁,银锁不是给金宝了吗?"自己亲生儿子一出生,夏老太就把挂在大儿子脖子上的银锁取下来,挂在了夏金宝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