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夏老板的龙虾馆 > 正文 21
    后来,不知道哪里来的一帮jc把他们给围住了,慌乱中,人贩子的头子把屋子里剩下的最后一个孩子一把塞进夏老爷子怀里,自己带着人翻墙跑了......夏老爷子躲在一个废弃的地窖子里整两天,直到外面再没有动静,这才背着孩子悄悄爬上来......

    经此一事,夏老爷子彻底吓破了胆子,也不敢再在城里呆着了,本想丢下孩子就跑,可不知道怎么的,这孩子一放下就哭,担心招来jc,夏老爷子只好拿破衣服一包,把这孩子带到了在另外一个城市打工的夏老太太那里,得知真相后,夏老太太本想把这孩子给扔了,或者丢到福利院门口去,可夏老爷子却不肯:谁知道这孩子记不记得我?万一被jc找到了,人家一说是我带过来的,到时候jc找上门来,人贩子那是要坐牢的啊!

    夫妻俩想了好几天,不敢把孩子送出去,又下不了狠心弄死孩子,只得憋着一股气带回老家,对外就说是自己在外面生的大儿子,取名夏朝军。

    好在那个年代上户口不难,一般农村人家生了孩子,也大多拖到快上小学再给上户口,村里人都没有多作怀疑,毕竟,在外面讨生活的,谁愿意为了给孩子上户口特意回来一趟?

    因为害怕遇到jc,从那以后,这俩夫妻再也不敢去城里讨生活了,过了几年,小儿子夏金宝出生,有了亲生儿子,这个半路被迫捡回来的大儿子就更是被当成了一棵草一般。原本夏朝军成绩非常好,可初一还没上完,夏家二老就把大儿子揪回来了,借口说家里没钱,让大儿子出去帮工讨生活,每年挣的钱也逼他全部拿回家,做了夏家二老的私房钱......

    这些年来,夏家二老自以为养育了夏朝军一场,全家人都跟几条水蛭似得,巴不得把夏朝军一家吸干了才顺心,以前夏朝军在城里做菜贩子,手头宽裕,每次逢年过节回来,除了二老的红包,还要带些鸡鸭鱼肉和烟酒之类的,不然必定要看老子娘脸色,小弟夏金宝结婚,老太太勒逼着老大夏朝军拿出了五千块钱当礼金,差点没把大儿子夫妻俩逼得离婚!

    现如今,看到大儿媳在镇上赚钱买了新房子,一家人的心思又开始活泛了。想方设法来占便宜,当然了,夏老太太的想法,最好是让老大一家把镇上的房子让给夏金宝一家和他们二老住,反正他们租赁的这个门面后面也有房子,住哪里不是住呢?

    再不行把村里的房子让给夏朝军一家住好了!

    夏家二老算盘打得滴溜溜响,可惜他们算漏了夏青阳这么个重生的货,上辈子自己一家就被这奇葩的亲戚给害得不轻,这辈子,夏青阳哪怕是拼了命,也决不再让夏爸夏妈被这些极品亲戚给拖累了......

    一听到大儿子要和有钱的儿媳妇离婚,还要丢了镇上的房子去和他们住,夏老太太呆愣了片刻,一把跳起来咋呼道:"金宝媳妇儿,我想起来家里的猪还没喂,赶紧的,回去喂猪!"

    说罢,拍拍屁股底下的灰尘,厚着脸皮挤出人群,也不搭理跪在后面惨兮兮的大儿子,也不去看挣扎着试图再次上吊自杀的大孙子,竟然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跑了......

    "这~~这算是个什么事儿?"听到消息来给老姐妹撑场子的程妈妈也惊呆了。

    "呵呵~~她当然急着跑了!我这个婆婆啊,但凡家里有根草,那也是留给她宝贝小儿子夏金宝的!老夏要真跟我离婚了,回去跟他们住,不是要拖累她的宝贝小儿子吗?"夏妈妈冷笑道,顺手扶起还跪在地上的丈夫,"看到没?夏朝军,你老子娘都不要你了,往后你还是继续跟我们娘三苦熬吧!"

    说罢,夏妈妈也忍不住鼻子一酸!

    她真不想打击自家丈夫,可是,这次不让他看清真相,下次呢?难道他们一家要一辈子生活在那家人的阴影里吗?!

    "哥哥?哥哥!"一帮人正在唏嘘呢,冷不防夏青阳软倒在地上,看起来好像晕过去了。

    "阳阳!"

    "阳阳!"

    夏爸夏妈一齐扑过去,夏爸腿脚不好,挪了两步自己也倒在地上,一家人可怜巴巴的恓惶样儿顿时让一些泪点低的围观群众忍不住心酸落泪,慌里慌张把夏青阳抱起来,跟着赶来的潘永福赶紧一把背起就往镇卫生院跑......

    ☆、第33章自杀

    眼看着众人把大儿子往医院送,跌坐在地上的夏爸爸急的冒火,可他一五大三粗的男人,一般人也扛不动,而且家里人都跟去了,店里怎么办?没办法只能求人帮着把自己扶到店里,颤抖着锁上店门,也不理别人的劝慰,自己把自己锁在了家里......

    夏青阳没什么事,医生诊断了一下,说是有些贫血,让平时多补充点营养,开了些补血药就把人放回来了。

    回去的时候,依旧还是潘永福背着夏青阳的。

    默默趴在潘永福宽厚的肩膀上,夏青阳思绪万千,一会儿对自己家那帮极品亲戚愤恨不已,一会儿又忍不住羞愧自己对潘永福的偏见......等到家的时候,夏妈妈这才发现不对劲:大白天的,店里怎么锁门了?

    "老夏?老夏快开门啊!我们回来了......"

    "哎~秋月你别拍了,你家老夏刚才从后门出去,好像往河滩方向去了......"

    "河滩?"夏妈妈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转头飞快地跑了起来。

    "不好了!救命啊!老夏喝药了!求求你们,快来救人啊!"夏青阳他们赶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夏妈妈披头散发地蹲坐在河滩上,怀里抱着已经昏迷不醒的夏爸爸,夏爸爸脸色发白,嘴角还有一股难闻的泡沫......

    "糟了!老夏这是喝了农药了!"程妈妈急的直跺脚,赶紧转头想去喊人。

    "翠菊你在这里,我去找车!"潘永福放下夏青阳,将人塞到老婆怀里,自己撒丫子跑到镇上去叫车子了。

    看着眼前这一幕,夏青阳痛彻心扉!

    他不知道事情怎么弄成了这样?明明他已经把那对糟心的婆媳赶走了啊,明明只要再等等,等他赚够了钱就可以全家人搬到市里甚至更远的地方定居了啊,为什么?

    为什么爸爸一定要以这样的方式解脱自己?!

    眼前是春天涨水后逐渐湿润、长满了长草的河畔荒滩,以往,风景秀丽的河滩,是夏青阳最喜欢来的地方,可是这一刻,他一点儿也不喜欢这里了!

    因为此刻,他的爸爸正口吐白沫地歪在地上,上半身被妈妈抱在怀里,那条断掉还没有钱去治疗的伤腿,正无力地歪在一边,形成了一道丑陋而诡异的弧度;夏妈妈紧紧抱着自己的丈夫,已经吓得哭都哭不出来了......

    这一刻,夏青阳真想不顾一切地拿起一把刀,把那几个无耻的所谓血缘亲人五花大绑扔在这荒滩上,然后一刀、一刀地慢慢放干他们的鲜血,那鲜红而带着腥味的血液浸润了草色青葱的河滩,随着水流慢慢消失......如此,才足够偿还他们造下的罪孽!!!

    "阳阳?阳阳!"看到夏青阳睁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死死瞪着前方,仿佛魔怔了一般,程佑安吓得一把将人紧紧抱住,安抚地拍着他瘦弱的脊背,一遍一遍地轻轻安抚着,"没事了~没事了~~医生来了,夏叔叔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半晌,夏青阳轻轻放开扣着程佑安胳膊的双手,惨白的小脸露出了一个极其不符合年龄的阴冷而又狠毒的表情——

    "程佑安,你能帮我赚钱吗?我需要钱,很多很多钱!"多到随时可以让几个不喜欢的人,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他夏青阳重活一世,不是为了继续让家人这么卑微而又无望地苟活着的!任何胆敢欺辱他们、践踏他们的人,都是他夏青阳的敌人!哪怕流着夏家的血又怎样?他死而复生,早已不是那个单纯善良、任人践踏的穷小子了......

    "阳阳,你知道的,你想做什么,安安哥哥永远都会陪着你的,别说赚钱了,就是......唉!"程佑安抱着夏青阳微微发颤的小身子轻叹道,"以后再说吧!总之你记住,不管何时何地,程佑安会永远陪着夏青阳、永远支持夏青阳,不离、不弃!"

    "嗯!安安你真好!"夏青阳满足地在程佑安怀里蹭了蹭,发出模糊不清的鼻音。

    "叫哥哥!"

    "安安!就叫安安!"

    "......好吧!"早晚有一天得让你在床上心甘情愿叫我哥哥,程佑安暗下决心道。

    刚才因为车子坐不下,夏青阳只能先让夏妈妈陪着夏爸爸去了医院,自己和程佑安两人在河滩上慢慢往回走,回来的路上,顺道把"寄存"在隔壁布店老板家的夏青苗领回来,小家伙还不知道夏爸爸出事了,看到哥哥们回来,一张小花脸顿时笑开了,嘴角还沾着几颗白芝麻......

    "快中午了,也不知道你们啥时候吃饭,我怕苗苗饿着,给他吃了几块芝麻饼,这里还剩下半包,你和安安拿去吃吧!"布店老板很喜欢夏家这对听话懂事的兄弟俩,看到夏青阳过来,赶紧让他们进去坐下休息喝水吃点心。

    "谢谢伯娘,我喝点水就行,麻饼就不吃了,等下带苗苗回去做饭呢。"夏青阳捧着杯子慢慢喝着水,白色的水蒸气蒸腾出来,将他白皙的脸蛋衬上了一层细细的小水珠,配上一双哭红了的大眼睛,看起来格外的惹人怜爱。

    "怎么了?阳阳你爸妈呢?"发觉夏爸夏妈没跟着回来,布店老板疑惑道。

    也难怪,当时情况紧急,潘永福是直接找他兄弟借的车子去的卫生院,镇上的人大多还不知道夏爸爸喝农药自杀的事情。

    听到布店老板关心的询问,夏青阳低着头,慢慢的,一滴滴硕大的泪珠子从脸颊滚下来,落入他手里捧着的水杯中......

    "这是咋的了?阳阳你倒是说话啊~~"布店老板着急道。

    "伯娘~~我爸,他,他刚才喝农药自杀了!!!"

    哗啦!!!

    布店老板身子一歪,碰倒了旁边堆着的一堆杂物。

    "怎么会这样?"布店老板喃喃道,看着夏青阳兄弟俩的眼神怜惜万分,联想到早上服装店门口发生的一幕,顿时咬牙道,"造孽呀!你那奶奶和小叔叔一家,那就不是人!畜生啊!"

    "伯娘,我不能在这里休息了,我得回家做饭,等一下还要去医院给妈妈他们送饭......"夏青阳艰难地从凳子上跳下来,拉着弟弟就要告辞。

    "哎呀!这个时候还回家做什么饭?!"布店老板一把拉住夏青阳,"今天中午就在伯娘家里吃!等一下我找两个饭盒子给你装些热饭热菜,送你去卫生院!"

    将夏家兄弟俩和程佑安托付给自家大女儿照顾,布店老板风风火火地跑出去买菜去了,顺道一路把老夏家的悲惨遭遇给宣扬了个遍!还没到吃午饭,全镇几乎都知道,夏家大儿子夏朝军被自家亲娘逼得喝农药自杀了!!!

    这得是什么样的黑心肠,才做出这样的狠心事啊?别说亲生儿子了,就是养条狗,二十多年也有感情了啊!这夏老太太究竟生了一幅什么黑心肠,竟然逼得自家儿子去死?

    中午吃饭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的议论声,吃着同情夏家的人给兄弟俩送来的红烧肉大鸡腿,夏青阳冷着一张小脸,心里冷冷一笑:奶奶,小婶婶,你们千万别怪我,是你们不肯放过我们,如今,为了我们这个小家能安安稳稳地在镇上过下去,只能牺牲你们的"好名声"了......

    吃完饭,兄弟三个在热心邻居的陪伴下去了镇卫生院,夏爸爸已经洗了胃正在打点滴,夏妈妈陪在床边,片刻也不敢离开,看到夏青阳进来,她呆了呆,这才想起来两个儿子被她给丢在外面了......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直至看到门外陪着俩孩子来医院的邻居,这才站起来,感激地鞠了个躬,抬起头,已经是泪流满面......

    "呜呜呜~~~妈妈!"夏青苗已经到了懂事的年龄,知道死和自杀是什么意思了,看到夏爸爸脸色灰白地躺在病床上,顿时吓得哇哇大哭,一头扑到夏妈妈怀里,母子两个嚎啕大哭,惹得一屋子人都跟着掉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