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夏老板的龙虾馆 > 正文 17
    给几个人分好工资后,夏青阳又指挥着大伙儿一起去了后街,恰好他的三个临时小帮工家里都种菜,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夏青阳干脆直接从这几家的菜地里收了做关东煮要的蔬菜,又去镇上的肉食店里批发了一些肉丸子和素丸子,正好冬天比较冷,不用冰箱也不会变质,几个人一下午又做了好多出来。

    临走的时候,夏青阳给每个人都塞了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些蔬菜丸子还有一袋子卤汤:"回去直接在炉子上把卤汤烧沸,然后把东西丢进去煮熟了就行,家里有粉丝也泡一把放进去,弄个小火锅,晚上连菜都不用烧了。"

    "嘿嘿~~"几个人推拒不掉,都乐呵呵地拎着回家了,唯独孙成杰不要脸地赖在了夏家。

    "你怎么还不走?!"程佑安不高兴地瞪着他。

    "我妈回市里拿衣服了,我爸要开会,没时间管我饭,阳阳我在你家吃晚饭行吗?"孙成杰满眼希冀地看着夏青阳,"不然我只能回家吃泡面啦!"

    哼!他可都闻到了,今天夏妈妈做了好吃的羊肉粉丝汤,他才不要回去吃泡面呢!

    "唔~好吧!但是你得先跟你爸说一声,不然他回家看不到你该担心了......"

    "放心好了!我爸去县里开会,不到晚上十点钟不会回来的!我吃完回去,他还不一定到家了呢!"被放养的小少爷毫不在意地说。

    ☆、第27章落水

    后街的老百姓穷归穷,但也都非常朴实,得知夏青阳带着家里的孩子摆摊子赚钱,心里都很感激,看到孩子真的拿到五块钱回家,第二天都让孩子带了些自家的特产给夏青阳表示感谢,有自己腌的咸鸭蛋,有自家晒的菜干番薯干之类的,对于自家儿子小小年纪就知道做好事结善缘,夏妈妈也非常满意。

    不过,也有人很不开心。

    这个人就是镇上开石矿山的刘铁头家的独生子小铁头,这小子本名刘善民,但为人可和"善民"一丁点儿关系也没有,仗着自己家有钱,在学校纠结了一帮小跟班儿,原本看到夏青阳独霸校园成绩榜就有些不开心,现在居然还敢带着一帮穷鬼在镇上摆摊做小买卖,最要紧的是居然还没有给他交保护费,简直岂有此理!

    这天傍晚,趁着夏青阳和程佑安去后街收菜,一帮人把他们俩给堵住了。

    "小铁头,你们想干什么?"程佑安认识这家伙,看到他面色不善地带着人围过来,顿时警惕地将夏青阳拦在自己身后。

    "嘿嘿~小子!最近赚了不少钱吧?怎么样?分点儿给兄弟们花花?"这是小铁头刚从电视里学到的,感觉特别带劲儿,还特意在家里对着镜子学了好几天,确保从姿势到语气都充满了古惑仔的范儿。

    "好啊!不过我们今天的钱都拿去买菜了,喏!你们看,都在这里呢,这位大哥,你真想要钱的话,不如我们明天在这里给你?"夏青阳眼珠一转,就想到了一条缓兵之计。并且决定明天就让孙成杰陪自己来买菜,他就不信了,这帮人还敢打镇长家的孩子?!

    "嘿嘿~~想拖延时间去找大人?"小铁头表示自己绝不会被小豆丁的谎言所迷惑,他可是很专业的混混呢!

    "兄弟们,给我搜!"一挥手,一帮四五年级的打手一拥而上。

    "阳阳快跑!"程佑安一把推开跑在最前面的一个学生,扔掉手里的菜篮子,抓住夏青阳就跑。

    只可惜,他们毕竟年纪小,程佑安虽然力气大,但后面拖着个身娇体弱的夏青阳,没多久就被一帮人逼到了小河边。

    "跑?!看你们往哪儿跑!"小铁头一把揪住夏青阳,程佑安跑过来想拉走夏青阳,冷不防被小铁头一把推到了河里!

    大冬天的,河里已经结了一层薄冰,程佑安一落水,就砸破了水面的一层薄冰,冬天的大棉袄特别吸水,没几秒钟人就动弹不了了......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下去捞人?!安安要是淹死了,你们都得枪毙!!!"看到一帮小混混想跑,夏青阳跺着脚把人给拦住了。

    "枪毙?!"群混混都惊呆了,有胆小的腿都快软了,抖抖索索的想跑又不敢跑。还是身为带头大哥的小铁头当机立断,三两下脱下棉袄棉裤跳下去,又有夏青阳在一边拿了木棍子接应,总算把人给救了上来!

    此时,程佑安已经冻得脸色发青晕了过去......

    "怎~~怎么办?"小铁头抹了把脸上的冰水,心里怕得要死,可依然很有骨气地不肯临阵脱逃,祸是他闯的,他要是跑了,这帮兄弟可怎么办呢?

    "还愣着干嘛?赶紧让人去我家报信!就是镇上的夏家服装店!让我妈赶紧包辆车过来!记得带钱!"说完,夏青阳赶紧把程佑安身上吸满水的棉袄给脱了,松开领口,指挥着小铁头给他把肚子里的水给倒出来。

    "我?!"小铁头从懂事起就跟着爸爸学习怎么害人,救人还是第一次呢,因此颇有些不知所措的意思。

    "不是你难道是我?"关键是我没有力气啊,夏青阳狠狠揪住小铁头的耳朵威胁道,"赶紧救人!不然等一下警察来了我就说是你害死安安的,警察叔叔一定会把你关到大牢里去的!"夏青阳毫不客气地威胁小法盲。

    "啊?哦!马上!马上!"小铁头果然被吓住了,立刻按照夏青阳的指挥开始救人。

    好在他们救援及时,程佑安吐出来几口水,呼吸也渐渐平稳了下来,只是人依旧是没有醒。

    "这~~这~~怎么办?呜呜呜~~我是不是要被枪毙了?"小铁头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脑补了一番自己被投入大牢然后宣判死刑吃枪子儿的悲惨故事,顿时被自己给吓得不轻。

    可怜这个小学渣每天上课偷看小人书,完全不知道昏迷和死亡的区别......

    "别哭了!等下我妈来了你就赶紧回家,把这件事老老实实地跟你爸妈说清楚,他们知道怎么做!"夏青阳白了他一眼,这种情况再报警已经不合适了,一来只是小朋友直接的打闹,也没死人,而且小铁头也不过才十来岁,连判刑的年龄都够不上,二来,小铁头的爸爸毕竟是当地一霸,闹僵了往后他们两家还怎么在镇上做生意?倒不如借此卖他们个面子,相信那个刘铁头也知道该怎么做的。

    果然,夏妈妈和闻讯赶来的程妈妈包车把程佑安送到镇卫生院之后,当天晚上刘铁头夫妻俩就带着闯了祸的小铁头来卫生院了,手里还大包小包地拎着一堆营养品之类的,看小铁头脸上那大巴掌印,估计也是挨了一顿家法才过来的。

    "呜呜呜~~程佑安你没死真是太好了!"看到好好地程佑安坐在床上吃粥,小铁头简直感激得恨不得扑上去亲他两口!他今天差点被他爹给揍死!

    刘铁头夫妻俩尴尬地站在一边,把手里拎着的东西放在地上,想说什么,只可惜夫妻俩跋扈惯了,还没学会跟人道歉的正确方法。

    "刘叔叔,阿姨,你们先坐下吧。"夏青阳搬来两只板凳,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这刘铁头夫妇原本一心想让独生子好好念书考大学,只可惜儿子不是这个料,再加上就这么一个儿子,未免溺爱了些,如今养成这样的性格,再想纠正也迟了。

    不过,夏青阳倒不这么觉得,虽然小铁头平时嚣张跋扈,但从今天他勇敢跳下去救人的表现来看,最起码心地还是善良的,只是,成天跟着一帮老混混们在一起,难免价值观出现了些扭曲,夏青阳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想在挽救小铁头的同时,给自己家绑上一个武力值比较高的后台。

    "大妹子,这事儿说到底是我们家小铁头做错了,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孩子看病的钱我们出,还有这里是五百块钱,就当给孩子压压惊吧!"铁头妈将一个装了钱的红包塞到程佑安枕头底下,程妈妈本来想拒绝,却被自家儿子给按住了。

    "阿姨,您不用这么客气的,小铁头就是年纪还小,不懂事,大家都在一个学校,往后大家一起玩玩,熟悉了就行,不打不相识嘛!再说我就呛了两口水,现在已经好啦!"

    "哎呀!这小子!够义气!往后在学校里,你和夏小朋友可要多帮帮咱们家刘善民啊!想吃什么想玩什么就和叔叔说,叔叔给你们买!"刘铁头就喜欢这样的爽快人,再加上他也有心让儿子多跟读书好的孩子接触接触,看着夏青阳和程佑安这两个小学霸就更亲切了。

    一场原本可能剑拔弩张的家长对峙,就在三个小豆丁乱入歪楼中不可思议地结束了。

    程妈妈简直被自家儿子瞬间长大成熟的表现惊呆了!

    小孩子难道不该愤恨、不该哭喊着要报复吗?怎么会这么平静?还一脸和气地和"凶手"家人寒暄着?

    这不科学!!!

    原谅程妈妈再聪明也只不过是九十年代淳朴的农村妇女,完全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重生"的金手指......

    ☆、第28章执念(番外)

    阳阳,我回来了......

    再次睁开眼的瞬间,程佑安看着病床边小心翼翼照顾他的夏青阳,忍不住眼圈一红。

    是的!他程佑安怀着满腔的不甘与执念化为游魂,徘徊人间,不肯轮回,终于被他等到了重生的这一刻!

    其实,在被人推下水的时候,程佑安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已经死了,恍惚间,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坎坷凄冷的年少岁月,只不过,那一段灰色的时光中,命运并没有眷顾他们——

    夏家依然在夏爸爸车祸后一蹶不振,阳阳靠着夏妈妈四处借来的钱勉强挣扎求学,而自己,呵呵,母亲跟着镇上的小贩跑了,奶奶基本丧失了劳动力,祖孙俩连生存都成问题,更遑论继续上学了......

    在花完了母亲临走前留下的最后一点积蓄后,他含泪离开了心爱的校园,开始在残酷的社会上学习如何生存。

    只可惜,没有学历,没有背景,甚至连年龄都没有到可以签订劳动合同的最低标准,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作为学徒,跟着村里的熟人去厂里,靠着繁重而又琐碎的活计勉强让自己不被饿死。

    他还记得自己送给夏青阳的最后一份礼物,那是他积攒了两个月存钱买的一大箱子幸运蟹黄面。可能普通人家的孩子觉得方便面没有什么,可对于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夏青阳来说,晚自习结束后,能吃上一碗热腾腾的泡面,那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那之后呢?

    随着夏青阳也辍学出门打工,他们的联系渐渐的少了,记得最后一次通话,是夏青阳特意打电话来问他,说家里要给他相亲了,问问他怎么办?

    他能怎么说?

    他想祝福夏青阳,想告诉他不用担心,夏妈妈给他找的一定是个好女孩儿......

    可是,他说不出口!

    他已经在社会上生存了很久,知道了感情是怎么一回事,也知道了自己内心深处对于夏青阳的那一点儿旖念......

    挂上电话,他痛苦得将自己缩在工厂堆放物料的最角落里,仿佛一只见不得光的老鼠,哀悼着他还没有盛放就凋谢了的爱情......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要如此贫穷?如此卑微?

    如果自己有钱,那么,是不是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帮助夏家,然后带走夏青阳?

    如果自己足够的强大,是不是就会有勇气站在夏青阳的面前,和他说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感情?

    如果......

    当锋利的齿轮狰狞地向自己席卷而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程佑安竟然觉得那是一种解脱......

    是啊!这贫苦而又无望的青春和生活!

    心爱的人即将和别的女孩组成幸福的家庭,而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又能做什么呢?

    可是,为什么老天爷连死都不肯放过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死后,没有传说中的牛头马面来收走自己的魂魄,他四处飘荡,到了很多自己从前没有去过的地方,看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更关键的是,他终于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存放在内心深处的那一抹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