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夏老板的龙虾馆 > 正文 10
    "阳阳你对我真好......"程佑安感动得眼圈都红了。

    他觉得夏青阳是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从来不嫌弃他爸爸是个杀人犯,也不嫌弃他笨,每次抓着他念书都很耐心,还送他这么好看的日记本,程佑安看过老师的备课本,都没有这个本子好看,外面一层软皮包着,精致的金色包边,摸起来简直比棉被还软和!

    "好啦别感动啦!记得每天写日记,我要检查的!"夏青阳好笑地拍了拍小伙伴毛茸茸的大脑袋,顺便把他头上的几根呆毛捋顺了,就跟着夏爸夏妈回去了,小豆丁夏青苗这会儿早就趴在夏妈妈肩膀上睡着了,幸亏睡了,不然看到哥哥的奖品不给自己给别人,那又是一场闹腾......

    回到家,夏青阳一边洗脚,一边把在县城里孙成杰和他说的开服装店的想法跟爸妈详细解释了一下。

    "爸妈,我主要是担心冬天小龙虾收不到,咱们家今年又没有种地,妈妈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做点生意赚个几千块钱也好。"

    "嗯!是这么个道理!"夏爸爸很同意儿子的想法,做惯了生意的人,一停下来就浑身不得劲。这大半年没有出去赚钱,夏爸爸都快闲得发疯了。

    "可是我去镇上你怎么办?两个小的怎么办?"夏妈妈也有点心动,可是她更关心的是家里这几个人。

    "这样,咱们再买辆三轮车,反正镇上早上开店时间都比较迟,以后早上我们先在家里给孩子吃好早饭,你骑车带我一起去,中午让孩子们在隔壁搭个伙,下午四点多咱们就回来了,而且周末孩子们也能住在那边。等阳阳他们放寒假,咱们一家干脆就都住过去!"

    "这样倒也行,就是要多麻烦翠菊了......"夏妈妈有点担心程妈妈一个人搞不定三个淘气小子。

    "妈妈~~"夏青阳轻轻拉了一下妈妈的衣袖,"我觉得爸爸的主意不错,而且我中午在安安家里吃饭,还能顺便教翠菊姨姨怎么采草药呢!"

    "对呀!哈哈~~我儿子真棒!"夏妈妈高兴地一把搂住大儿子亲了两口。披着正太皮的大龄青年夏青阳顿时风中凌乱......

    这段时间来夏家卖小龙虾的比较多,尤其是周边几个村子经常打渔的那些人,因为镇上潘永福那里已经不开摊子零收了,都跑到夏家来卖龙虾,多的时候夏妈妈一天能收到三四百斤,手上也存了好几千块钱。

    夏妈妈对做服装生意还是很有信心的,以前他们在城里卖菜的时候,菜市场边上那个卖袜子鞋垫小内衣的,别看摊子就那么点大,一个月赚的可是他们的好几倍呢!

    以前他们是没有门路,现在既然儿子的同学家里就是开服装厂的,那简直是太好了!

    夏妈妈第二天就抽空跑到镇上去看房子去了,看了好几天,终于选定了靠近镇小学附近的三间民房,房主一家都出去打工去了,是委托亲戚帮忙出租的,是当地典型的前铺后宅的造型,前面一个打通的两间房间铺面,大概有五十多平,进去是一个大约三十多平的院子,后面是三间房子,一个厨房两个卧室。因为整体面积比较大,房主要价也比较高,一个月180块钱,镇上开店的大多都是自己家盖的房子,哪里会特意来租房子?拿来住的话,前面两间又浪费了,也因此一直没租出去。

    夏妈妈跟人谈了半天,讲定150块钱一个月,半年一付,但是房主家亲戚一口咬定只能签一年的租约,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第16章糟心的婆媳

    得知夏妈妈已经租好了店面,孙成杰无疑是最高兴的一个,趁着夏青阳还没有去市区参加全市小学生作文比赛的空档,夏妈妈将夏爸爸和夏青苗托付给程奶奶家照顾,自己跟夏青阳在孙成杰母子的陪伴下去了趟市区看货。

    孙成杰的妈妈这次来镇上主要是陪他爸爸下来锻炼的,不过她自己也是编制内的铁饭碗,找关系在镇上弄了个闲职做着,平时也没什么事,听儿子说夏妈妈做得一手好饭菜,顿时也起了去蹭饭的心思,当下就热情地来帮忙了。

    孙成杰舅妈的服装厂在市区的城郊结合部有个分厂,主要生产面向普通大众的平价服装,正好适合夏妈妈的进货需求。有孙妈妈带队,一行人很容易就找到了分管的副厂长,夏妈妈拿着厂里的样品服装画册在一边选货,夏青阳不幸被孙妈妈一把薅住,对着他的小嫩脸蛋爱不释手:成杰,这就是县里比赛的第一名吧?看起来好像比你还小点儿啊?

    "嗯!阳阳比我小五个月!"

    "你居然被个小弟给打败了?嗤~~"孙妈妈完全没有考虑到儿子的玻璃心,无情嘲讽道,"去年你大伯给你花大价钱请的家教都白请了!"

    "妈~~我一定是你从医院垃圾箱捡来的吧?"孙成杰泪流满面。

    忙活了大半天,在缴纳了五千元的押金、签订了供货合同后,夏妈妈终于定好了第一批开业用的服装,主要是女人和孩子还有老人的,没办法,他们镇上的男人们大多都出去打工了,进回去也没人买。

    人家帮了这么大的忙,夏妈妈也有些不好意思,特意找了个周末把孙家三口请到家里,诚心诚意做了一桌好菜,一来感谢孙家帮忙,二来,也是为儿子庆祝一下。

    不过,夏妈妈到底还是低估了村里人的购买力。

    因为镇上的店铺还没粉刷好,挂衣服的架子也没有做好,第二天厂家的车子送货来的时候,只好直接送到了夏家。

    这下可不得了了!

    原本村里人买衣服都是到镇上赶集的时候逛地摊,镇上唯一的一家服装店卖的也多是女孩子的衣服,哪里见过这么齐全的衣服型号?

    夏妈妈送走小货车司机,就被一帮女人给围住了!

    "秋月,这个水红色裙子多少钱?"

    "秋月,这套小孩子穿的蓝色运动装多少钱?"

    "秋月,这个蓝底粉小花的褂子怎么卖的?还有其他颜色吗......"

    好在村里人看到那些衣服都是全新的,不敢拿手去乱翻,只是用手指着问,夏妈妈只好根据大家的指示,一件件地翻出来给他们看。

    一直忙到快吃午饭的时候,一屋子女人这才恋恋不舍地散去,夏爸爸在一边差点憋尿憋死!

    夏妈妈赶紧搀扶着老公解决了一下个人卫生问题,然后算了算上午卖出去的营业额。

    因为都是村里人,夏妈妈事前跟众人说好了,按照统一定价的9折卖给大家,但也声明了只限村里人,在外面不能说,因为这是厂家统一定价的。

    夏妈妈这么一说,一帮妇女们的眼睛简直都要冒光了!

    要知道,夏妈妈这次进的大多是服装厂里的老款特价货,像那个水红色的连衣裙,镇上根本没得卖,县里的商场前年上新款的时候没有四五十根本买不到。夏妈妈从厂里拿的都是下架的老款,进价12块钱一条,她在店里定价是35元,给村里都是30元一条。

    还有那个适合小学生穿的蓝色海军服,一套才15块钱,简直便宜得没朋友!要知道,他们平时自己扯布做,光是布料也要十几块钱啊!

    当然了,村里也不乏有几个喜欢占便宜的,说是要赊账,夏妈妈不以为意,直接说可以拿粮食来换,反正他们家没有种地,平时吃米面都是买的,直接换粮食还是他们自己占便宜了呢!

    这样一来,选衣服的妇女们就更激动了:能拿粮食换?那没问题啊!咱们家多的就是粮食!连那几个要赊账的妇女也痛快答应了!

    于是,一个上午,夏妈妈就收获了将近三千斤的稻米!

    要知道,这个年代粮食卖不上价格,一百斤水稻也不过六十七元,只够买两条裙子的。

    因为市场预判错误,导致厂里发来的衣服不到半天就卖掉了三分之一,夏妈妈只得按照厂里给的电话又打了过去,重新补了一批货。

    然而让她哭笑不得的是,第二天,村里好多妇女偷偷摸摸地找到她,说是邻村的亲戚/朋友也想买些打折的衣服,问她能不能通融一下。

    夏妈妈能不答应吗?

    尽管她知道这些衣服拿到镇上卖能赚得更多,可是,毕竟他们家还要继续在这里生活,自己的两个儿子也要在学校里和其他家的孩子一起念书,得罪村里人的事情她不敢做,只能笑着答应了下来......

    好笑的是,自己那个万年躲着穷逼大儿子一家的婆婆,竟然也带着弟妹找到家里来,理直气壮地说要买衣服,说是买,选好了一堆衣服后却吭吭哧哧地死活不提给钱的事儿。

    看到夏爸爸略带羞愧的眼神,夏妈妈无奈地叹了口气:"妈~~这些衣服就当是我孝敬您的,回头家里没菜了,你给匀点青菜萝卜好了。"到底没有说拿稻米换的话,主要是担心老公面子上过不去。

    按理说自家婆婆来买衣服,不收钱也没关系,但是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带着弟媳妇一起来占便宜!哦,我孝敬婆婆是应该的,凭什么孝敬你这个弟媳妇啊?

    何况她们俩选得也不少了,加起来也有两百多块钱了呢!

    送走了糟心的婆媳俩,夏妈妈没好气地瞪了自家老公一眼,跑去收拾剩下的衣服了。

    "秋月,对不起啊~~"夏爸爸也知道理亏,只得躺在床上,好声好气地安抚自家老婆,"你放心!等我伤好了能赚钱了,我就带你们去镇上住!"

    "哼!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夏妈妈愤愤地一屁股坐在床沿上,"老夏,不是我说,我怎么觉得你不像是妈亲生的,简直像是捡来的!你看看咱妈对小叔,那心疼得!恨不得把饭喂到他嘴里!你呢?受伤到现在,她伸手给过你一分钱没有?照顾你吃过一顿饭没有?哦!咱们有钱的时候,一年好几千的伸手要,落难了,连头都不伸!现在看我们赚钱了,又跑出来说是你亲妈了!"

    "秋月~~唉!再怎么说,她也养了我一场!"夏爸爸叹息道。

    "嗤~~~那也叫养?你怎么不说他为了让小叔子上学把你从学校拎回来的事儿?还有,咱们结婚的时候你爸妈给了什么?一副被褥、一张床和几对碗筷是吧?这两间砖瓦房还是我们自己凑钱盖的!你弟弟呢?结婚的时候你妈找我们借钱给他盖新房,那钱到现在还没还给我们呢!"

    夏妈妈越说越气愤,直接拎起老公的耳朵转了两圈!

    "哎哟~老婆快放手!疼疼疼~~~"

    "呸!我告诉你夏朝军,你要是再敢向着那家人,我就跟你离婚!我带着两个儿子收龙虾卖衣服也能活得好好的,还少了打秋风的呢!"夏妈妈咬牙切齿道,"还有,婆婆借的那些钱就算了,往后他们再敢来我们家捞油水,我就休了你!你自己跟你那爹妈过去吧!"

    "老婆我都听你的~~"夏爸爸忍不住泪流满面,自从自己出车祸后,老婆简直有向母老虎进化的倾向,不能更凶残!

    ☆、第17章抢生意

    几天后,送走去市区参加比赛的夏青阳,夏妈妈原本笑眯眯的脸立刻沉了下来!

    "老婆,要不咱们不收这小龙虾了吧?那帮人不是好惹的,我现在又这样......"夏爸爸担心地看着老婆。

    也不知道是谁说的,他们家收龙虾赚了大钱,这不!给邻村几个小混混盯上了,这两天,这帮小混混也在村里搞了个小龙虾代收点,还挨个去找附近村子里打渔的"谈话",让村民把网到的小龙虾卖给他们,这两天,夏妈妈每天收到的小龙虾数量锐减,从以前一天两三百斤,降低到现在每天不到一百斤,潘永福那边已经跟她说了,再这么下去,他就要从别的地方收龙虾了。

    夏妈妈着急上火,却因为儿子要比赛了不敢跟他说。好不容易把儿子送走了,听到老公的话忍不住就泄气了......

    是啊!她拿什么跟人家争呢?不说这些小混混吓得那些人都不敢来自己家卖龙虾了,就是他们敢来,自己也不敢收啊!万一真惹恼了这些人,自己还好说,两个孩子每天还要上学呢,这万一被人在路上......她赌不起!

    "收了收了!不干了!往后干脆直接搬到镇上去卖衣服得了!"夏妈妈赌气把收龙虾的塑料盆往角落里一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