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都市小说 > 凤鸾腾图 > 第六百一十三章:烦心之人
    宇文烨在见她这满满不屑的样子只是轻声一笑,不再多言。

    很快,马车就在一处停了下来。

    芓歆他们刚下马车,这乐玉儿他们就迎了上来

    “王爷、王妃,你们总算是回来了”

    “怎么了?”芓歆在见她这一脸急吼吼的样子很是不解的看着她。

    乐玉儿一脸急色的看着她道:“王妃,那几个女人来了”

    “女人?什么女人?”芓歆很是茫然的看着她。显然是没明白她这话的意思。

    刚要说什么,就被一个声音给打断了“王爷,你可算是回来了,贱妾好想你啊”紧接着,就有一个女子从府里飞扑而来,直扑宇文烨这儿。

    而宇文烨也只是一瞬间的怔愣,就在她要触碰到自己的时候,揽着芓歆一个侧身直接就躲开了。

    而来人显然被这一出弄得一个重心不稳,直接给摔倒了。

    待看清来人芓歆和宇文烨的脸色都不好

    “烨,咱没好日子过了”芓歆抬眸一脸苦闷的看着他。

    宇文烨满满的不在乎地说道:“甭理会,不用管她们”

    “不管?可能么?人家现在可不是``````”芓歆一脸含笑的看着他。

    见她这样子宇文烨怎么会不明白她这话中的意思呢,轻声一笑,道:“那又如何?左右还不是我们在掌控?”

    “```````”芓歆在听到这话微微的一笑,没有再多言。

    地上的女子慢慢的起身,一脸委屈的看着宇文烨“王爷”

    “你有事儿?”宇文烨冷着脸很是淡然的看着她。

    “这些天您到底去哪儿了?贱妾``````”

    宇文烨见她这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强忍着心中的那股子恶心,很是淡然的瞥了她一眼“本王去哪儿还得通报你么?”

    “贱妾``````”女子显然没有想到宇文烨会这般的不给情面,顿时,这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宇文烨没有搭理她,转身对芓歆看了下道:“愫愫,我们走吧,累了一天了,我们回去休息”

    “好”芓歆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揽着芓歆直接朝着一处走去,理都不理那名女子。

    芓歆不用看都能知道那女子现在是个什么表情。

    “见过王爷、王妃”芓歆和宇文烨刚走过一出的时候恰好遇到了迎面走来的几名女子,很是恭敬的给他们行了个礼。

    “嗯,起来吧”

    “多谢王爷、王妃”起身让到了一旁。

    而宇文烨和芓歆一起走开了。而宇文烨这态度和刚才对待的那名女子的态度完全是两个人。

    她们这边他们懒得管,两个人一同来到了他们的房间。

    折腾了一天,早已累了。

    寻了一个位置直接坐了下来,而芓歆直接很没形象的将鞋子给脱了,甩到了一旁。而宇文烨在见到她这一出也没有生气,反而一脸的宠溺

    “累了这是?”

    “能不累么?这折腾了一天不累才叫奇怪吧?”芓歆很是不悦的对他看了下道。

    宇文烨在见她这样子轻声一笑,也坐到了她的身边“今儿一天下来确实挺累人的”

    “反正也就那样了,对了烨,那芸娘你要怎么安排啊?刚才她可真是热情啊,直接就朝你这儿扑过去了”芓歆说到这儿,一脸的笑意。

    “该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呗,还能如何?”宇文烨很是不在意的说道。

    “不介意我将她安排在北苑啊?”

    “你开心就好”宇文烨一脸的宠溺。

    而芓歆在见他这样子一脸笑意的看着他“烨,你这样可是会宠坏我的”

    “我乐意,怎么了?自家媳妇我不宠那我宠谁”宇文烨轻挑眉头很是淡然地说道。

    见他这样子芓歆这心里就跟开了花一样。

    “不过芸娘她们来,我们的清净日子算是到头了”

    “你若是不想再玩了,直接将她们打发了便是,很简单的”宇文烨很是不在意的说道。

    而芓歆自然也是知道他的这番话的意思,还不是心疼自己别太烦神了。

    可是有些事儿真的是避免不了。你不找事儿可是不代表这事儿不找你啊

    而且这是计划的一部分,断了,就会影响整个局面的。

    如此一来的话,岂不是要前功尽弃?

    为了大局,芓歆也不可能同意的。

    倏的,想到什么,一脸笑眯眯的看着他“对了烨,你是不是还忘记了一件事儿了”

    宇文烨听到她这话很是不解的看着她“嗯?什么事儿?”

    “我的人,你还少纳了一个”

    听到她这话宇文烨很是无语的看着她,不过更多的则是无奈“我说,哪有你这样的,一直在提醒自己的丈夫纳妾”

    “说好的了,再说了,当时留一个,不就是想着的就是这个心思么?不能够太频繁,那会儿本打算过几天就纳了的,结果中途接到了要去大月的事儿,这不就是被耽误了么?而现在更是个好机会啊”芓歆一脸笑意的说道。好似说的只是个很平常的事儿。

    “戏——要更真一点的意思么?”宇文烨怎么可能会不明白她这番话的意思呢?轻声言道。

    “既然要表现出的就是这种现象,当然就要将这戏做足了,不然——怎么骗人啊?”

    “```````”宇文烨在听到她这话轻声的一笑,没有再多言任何。

    “不过说实在的,这个芸娘真的不是个安分的主,我可真怕她闹起来的话最后难以收场”芓歆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轻声言出。

    “你不是有几个人都在盯着她的么?还怕她作甚?”

    “我是怕她,我是担心她背后的那个人”

    宇文烨在听到这话微微的一怔,但是,很快就明白了她这话的意思,很是不屑的一笑,道:“局势早已扭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可我就是觉得这心里很不踏实”

    “我看你是最近真的是太累了,这些事儿你就甭操心了,交给我好了,嗯?”宇文烨一脸温和的和她说道。

    芓歆还想说什么,可是在见到他这样子这到嘴边的话也咽了下去。

    也罢也罢,许是真的是自己想多了吧。

    芓歆将她们安排在了西苑,毕竟怎么说,也得按着规矩来的。

    现在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在盯着他们呢,可不能有一丝的把柄落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