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都市小说 > 六零俏佳人 > 第971章 村花X二流子(113)
    贺建军兴冲冲地拉着盛夏去医院做检查,很快结果出来了,她果真是怀上了!

    “媳妇,咱们要有孩子了!这一次生个闺女吧?”

    望着笑得傻里傻气的男人,盛夏嗔了他一眼:“你就这么盼着闺女?万一我这次生的是儿子呢?”

    贺建军傻笑:“媳妇,只要是你生的孩子,我都喜欢。”

    可他两辈子都盼着能有个像盛夏一样漂亮的闺女,看着她从小不点慢慢长大,直到她长大成人,亲自把她的手交给另一个男人。

    盛夏刚想点头,忽地想到了刘淑英,这一世贺建军有了亲娘,又是家中唯一的儿子。

    她肯定不能再跟上辈子似的,只生养一个闺女。

    她婆婆刘淑英第一个不答应!

    盛夏这辈子也没打算只要一个孩子,这辈子像是偷来的,她决定一切顺其自然,生养多少个孩子,全看老天爷的安排。

    尽管他们俩有本事,不需要孩子们养老,但是家里只有小宝一个孩子,全部的责任都压在他的身上,压力太大了。她的孩子,她心疼。

    出了医院,贺建军找到打电话的地方,给远在江陵县城的贺卫东打去了电话:“爸,我和夏夏刚从医院做了检查出来,夏夏怀上了!”

    电话那头的贺卫东大喜过望,连连道好:“狗蛋,那要不要我和你妈去首都照顾你媳妇啊?”

    贺建军说道:“不,不用!夏夏刚怀上一个多月,你们先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了,过几个月再来。对了,爸,我岳父他们刚上了火车,你回村的时候跟夏夏她爷爷奶奶说一声。”

    “好咧!我这就回村去跟你奶和你妈说这个好消息!”

    说罢,贺卫东挂断了电话,兴高采烈地骑着自行车回竹溪村报喜去了。

    当盛宝国一家四口到江陵县城,他们听到了这个好消息,一时间又是高兴又是担心。

    尤其是盛宝国得知是在他们回来的当天,去医院做的检查,懊恼不已。

    “哎呀,早知道夏夏怀上了,我肯定要再多住一阵子。”

    陈宝英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待在那儿干啥用?”

    “咋没用?至少我能给闺女做饭!”

    盛宝国理直气壮地回答,他的厨艺比他媳妇好太多。

    “说得好像我不会做饭一样!我告诉你,盛宝国,如果真留在首都照顾夏夏,那个人肯定是我!”

    “为啥?”

    “还问为啥?当然是我生过孩子啊!你生过吗?”

    陈宝英噎了一下,她的厨艺不好,但她好歹是生养过仨孩子的女人!

    夫妻俩你一言我一语地争执起来,盛家阳和盛家辉早习惯了家里这对活宝,默默地进房间,关上门讨论。

    盛家辉眼里迸发出强烈的光芒,“哥,咱们是不是应该准备点东西送给外甥?”

    盛家阳无语望天:“你知道怀胎十月这个词?等咱们外甥生下来,至少还有七八个月,你这么着急准备礼物?”

    盛家辉点头:“我要好好想想送什么给外甥,男孩和女孩的各备一份。七八个月可能都不够呢。”

    “你,你高兴就好。”

    盛家阳无言以对,他在心里暗暗盘算着要送什么礼物给未曾谋面的外甥,还得准备两份咧。

    弟弟说的对,姐姐肚子里的孩子性别是什么还不确定,所以礼物要准备两份,男孩和女孩都得准备一份。

    陈素芬和陆小红空闲时间都用来做小衣服小鞋子小帽子,早早地准备起来,到时候寄到首都去。

    刘淑英问过了贺建军,让不让盛夏回竹溪村养胎。

    贺建军不想跟盛夏分开那么长时间,况且他上辈子没能陪伴盛夏的孕期,是在小宝出生的前几天才急急忙忙赶回来的。

    今生,贺建军是想要照顾着盛夏,陪伴着她的肚子里的孩子,看它一点点长大,直至瓜熟蒂落。

    刘淑英听了也不再劝儿子让盛夏回来养胎,只让贺建军这段时间多上心,好好照顾盛夏。

    首都那边的医疗条件比江陵县好了不少,在那边生产是要多花点钱,但他们家负担得起,没必要非要让盛夏从首都搭几天几夜的火车赶回来。

    刘淑英想尽快去首都照顾盛夏,但贺家的摊子那么大,一时半会儿没法搁下。

    让她单独出远门,她又不敢,贺卫东也不放心。

    所以,刘淑英计划着再过三四个月就和贺卫东一道去首都陪产,到时候还会叫上陈宝英一起。

    四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江陵县纺织厂的效益一日不如一日,产品卖不出去,资金回笼不了,员工的福利逐渐地削减。

    然而,某些自私自利的厂领导还在不断地往厂里安插自己的亲属,让他们来强占本就不多的资源,爆发了诸多的矛盾。

    盛宝国不愿意受那个窝囊气,索性跟厂里请了长假,同贺卫东两口子一行四人,一道去首都。

    盛夏这次怀孕特别辛苦,孕期反应很强烈,对气味非常敏感。

    比如贺建军跟人谈判回来,身上沾了烟味,盛夏受不了他的靠近,赶着他去洗澡,洗一次还不行,非得让他再去洗第二次,不然一靠近她就想吐。

    贺建军心疼坏了,他之前没听盛夏说过怀孕会这么辛苦,好几次都差点想开口劝盛夏去把孩子打掉了。

    得亏他没开这个口,不然盛夏一定会大发脾气,保准让他睡一个月的冷地板!

    贺建军蹲在盛夏的跟前,摸了摸她鼓的像个篮球一样的肚子,柔声说道:“媳妇,这是我跟隔壁大妈打听来的,说是这个腌制过的酸梅可以止吐。她小儿媳妇跟你一样吐得厉害,吃了这个腌酸梅就好了。”

    “拿给我试试。”

    盛夏身体消瘦得厉害,过去的两个月她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吃什么吐什么,还不能不吃。唉,当妈不容易啊。

    贺建军饱含期待地望着盛夏,看她吃着白粥就腌酸梅,吃得不亦乐乎,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灿烂笑容。

    他的眼眶当即红了,不枉费他花了那么多时间,找寻了几个月,总算找到止吐的宝贝了。

    或许是腌酸梅真的有用,又或者是心理暗示,盛夏的孕吐逐渐减轻,她的食量慢慢地恢复,脸色重新变得红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