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都市小说 > 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 > 第2102章你看心情吧!
    等亲爹刷好他那张自以为帅到人神共愤的俊脸之后,林诺小朋友便快如小猎豹似的朝三楼飞冲过去。

    当时的封行朗本想追上大儿子的脚步,可实力不允许!

    虽说行走已经自如了,但上下楼梯还是有那么费劲的。

    等封行朗熬着膝关节弯曲时产生的小疼爬上三楼时,大儿子已经坐骑在丛刚的怀里各种的撒娇,各种的蹭亲。

    “大毛虫,你都不喜欢诺小子了……”

    小家伙将自己的整个脸全埋在丛刚的胸口,委屈的直哼哼。

    “你是大孩子了,要学着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大毛虫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一处风景……你不可以因为留恋一处风景,而长时间逗留自己的步伐!那样不利于你的成长!也不利于你欣赏其它各美的风景,遇到更好的过客!”

    丛刚好耐心好脾气的跟封林诺小朋友讲着人生的大道理;可他的目光,却一直睨看在三楼阳台的入口处,直到封行朗的身影出现。

    从一楼爬上三楼,封行朗本就不爽;加上腿部的弯曲产生的疼痛感,让他的不爽升级,看起了怒意满面。

    封行朗斜靠在门边,沉眸看着一个多月没见着的丛刚。其实也不够准确,这一个多月里,他能经常从视频里看到丛刚动态的画面。不过远没有真人这般看着上火!

    瞧到丛刚正盯着自己的腿,封行朗换了个王者风范的走姿从门口走了过来。

    “怎么,是不是又羡慕我的大长腿了?”

    然后将自己的大长腿搁在了丛刚跟前的藤制小桌上。

    丛刚微勾了一下唇角,从封行朗的长腿上一扫而过,然后慢悠悠的哼声说道:

    “不戴矫正器的时候……你的腿打软得很厉害吧?”

    说真的,当时正摆姿势的封行朗,在听到丛刚这番奚落的话时,那犀利的眼眸中直冒火星。

    “丛刚,要老子的腿好不了,老子一定砍了你的狗腿给老子接上!”

    封行朗为什么动怒,那是因为被丛刚的话给说中了。在不佩戴矫正器时,封行朗起身及弯曲时,的确使不上力气,而且整条腿都打软得厉害。

    “真难得你还能看上我的腿……关键是配不上你封大财神爷!”

    丛刚被晒黑了一些,整个人看起来更为精神奕奕。

    “算你有自知之明!你的狗腿还是留着你自己用吧!”

    封行朗横了丛刚一眼后,便将目光落在丛刚手边的那盏半浑半浊的茶水上;

    见丛刚缓缓的端起那盏浑浊的茶水正要喝,爬楼爬得费劲且口渴的封行朗便抢过丛刚手里的杯盏,一个仰脖就喝了下去……

    准确的说,这些半浑半浊的茶水并没有入喉入胃,大部分被封行朗含在了口中;因为味觉反馈给他一个信号:这杯茶水真它妈的难喝!

    就在封行朗本能的想抵头吐出来时,丛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封行朗喉结上

    用手指轻轻滑弹了一下!

    ‘咕咚’一声,封行朗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吞咽下了含在口中的茶水!

    “丛刚,你它妈的给老子喝什么东西了?”

    封行朗惊愕且恼怒的盯看着一脸悠然的丛刚。

    “喝个药都这么费劲儿!”丛刚淡哼一声。

    “什么药?”

    吐是肯定是吐不出来了,封行朗看着手中被喝尽的杯盏,整个人濒临炸毛。

    “毒药!”

    丛刚悠哼一声后,又浅扫了封行朗一眼,“你信么?”

    “狗东西,你少它妈跟我玩虚头巴脑的东西!究竟什么药?”

    封行朗当然不会去想丛刚是在毒他!但被人算计着莫名其妙的喝下了这杯药,着实不爽!

    “这药能让你的腿在拿除矫正器后,也不会发软!”

    丛刚眺望着远方,“要连续喝上一个月!早晚一次!这药一次只能煎三天的量,过了三天药效就会减弱!三天的药我会让巴颂带去你办公室的冰箱里,喝不喝,你看心情吧!”

    “大毛虫你放心吧,我会监督着我亲爹喝药的!”见亲爹不说话,小家伙立刻接话。

    让丛刚稍感意外的是,封行朗并没有接着发怒,也没有跟他唱反调或是对着干;

    丛刚看向封行朗时,封行朗也正在看他。

    “丛刚……我真想叫你一声——爸!”

    “……”

    丛刚知道封行朗的思维属于发散性的,但他是真没想到封行朗竟然会发散到如此的……跑偏!

    然后……然后……

    丛刚竟然鬼使神差的哼应了一声,“嗯,乖儿子!要听爸的话,记得乖乖喝药!”

    “……”

    这下轮到封行朗无语了!他是真没想到丛刚竟然真的会占他这个便宜!

    “不要了……不要了!”

    最先接受不了的,竟然是封林诺小朋友,“混蛋亲爹,你叫大毛虫爸爸,那我岂不是要叫大毛虫爷爷了?我才不要呢!我跟大毛虫是好哥们儿!”

    “丛刚,老子给了你点颜色,你还真敢开染房呢?”

    封行朗是真没想到丛刚竟然敢真应他且占他的便宜,“赶紧叫我一声老子,咱俩就算是扯平了!”

    “只要你乖乖喝完一个月的药,让我叫你‘爷爷’都行!”丛刚淡淡道。

    “……”

    这乱糟糟的关系!林诺小朋友是一头的雾水!

    ……

    从拉萨回到申城后,白默又混混沌沌的躺了二十多天,高原反应才算基本缓过去了。

    益处就是,前前后后这一个多月里,昏睡中白默的腿到是恢复得比较好。

    拆除固定的装置后,白默的腿肿得有些厉害,不过神经系统恢复得很好,脚背在上抬的时候,有疼痛感;膝盖打弯时,小腿的肌肉就有被拉扯的痛感……这些都是恢复良好的表现!

    至于文艺男把她的行李箱送来白公馆,袁朵朵也没太过在意。觉得就是萍水相逢之人的善举。日后要是有机会再遇上,谢谢

    他就是了!

    袁朵朵并没有被白默此次的拉萨之行所感动。

    在白默要出院回家休养的前一天,她才赶来医院一趟。

    “白默,是你主动跟爷爷说:你要搬出去住呢?还是我带着豆豆和芽芽搬出去住?”

    “我搬!我搬出去住!就住小公寓里!”白默急声作答。

    “让你这个白家太子爷搬出去住……多不合适啊!”

    每天接送两个女儿放学上学,在陪着她们学习乐器和跆拳道,朵朵每天都很忙。

    “合适!相当合适!”

    “我那公寓那么小……也不太方便呢?”

    “方便!相当方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