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都市小说 > 六指诡医 > 第九百一十三章 战一场
    从夜游神的这幅长相就能看得出,他虽然是修道出身,入冥前法号白云洞散人,在武夷山修行,可是他并非阳人,而是一个怪类化形而成的恶鬼。

    蚣蝮曾经和我说过,王党和圣党最大的区别就是,王党多是先天神,没经历过人的六道轮回之苦;而圣党多是人间修道进阶而上,称之为后天神。所以,以夜游神的身份和他在阎罗城的地位,毫无疑问,他应该是王党的人。

    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我是翊圣钟馗的人,也就是圣党之列,尽管我自己从没觉得我和钟馗有什么关系,但是在别人的眼光中绝非如此,这有不得我承认与不承认。换句话说,在这特殊的时期,我和王党本身就有着一种微妙敌对关系,这也是他们开始不理我但最近却开始通缉我的原因。

    可是,这种敌对关系对我不公平。

    我从没有什么野心,也不想做谁的走狗,我只想杀了玄冥,为家人报仇。这种被迫强加在我头上的——圣党拥簇的头衔让我无比厌恶,所以,我心里并不想真的和夜游神打个你死我活。

    何况,他是阴帅,也是阎罗城中最大的夜游冥神,我从没和这样的高手交过手。我没有自信一定能打得过他。

    但是我必须站出来,为小姝站台这是我这个做大哥的应该干的。

    夜游神见我神色肃然,不禁也收起自己那张笑嘻嘻轻视的脸,微微摇摇头道:“年轻人,终究是阅历少了一点。罗卜,你不该和我这么说话。”

    刘大进此刻已经一路小跑走了过来,不屑一顾摆摆手道:“四臂怪,不是我说你,吹什么牛皮啊?我家兄弟就这脾气,不要说你一个阴帅,就算是十殿阎罗来了,他也……”

    刘大进和牛奋有一点很像,那就是在外人面前无条件捧我,在他们的牛皮里,我就是盘古,我就是战神,简直比鸿钧老祖和酆都大帝还牛,可我要脸,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赶紧已读刘大进的嘴,小声道:“哥,别吹了,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鬼听你这么一吹,可能还害怕害怕,可这位是谁?所有夜行罗刹的头头,他见过的大场面。”

    我转身看着夜游神缓和了一下口气,微微一笑道:“我知道您的赫赫威名,据说冥间初定的时候,北俱芦洲还处在魔界统治之下,却被您单枪匹马打下来,这才有了后来的四大部洲。我还知道您手下有锁魂十八罗刹,平枭十二鬼刹,至今北俱芦洲都听您的调遣。”

    夜游神的吊睛眼珠就像个弹力球一样在眼眶里剧烈晃了几下,略有惊讶道:“既然你知道某的厉害,还敢在我面前称大。”

    “那没办法!”我一摊手,淡淡道:“要是平时,见了你,你让我三叩九拜都行,但是,你杀她不行。天大,地大,没有情分大,这丫头有不懂事的地方,但是只能我说教,你们谁都不行!”

    “呵呵,到底是翊圣门下的狂生,出口就如此嚣张!”夜游神冷声一笑,我看见其已经开始运气,这是要开战了。

    他是前辈,就算出手,也让他先动手。我仍旧站立未动道:“阴帅严重了,我和翊圣并无交集,今天的事也好,往昔和未来的事情也罢,我罗卜所行一切,都发自本心,和别人无关。”

    “那我要是非拿了这小妖鬼的命呢?你拦得住我?”夜游神瞪眼笑着一伸臂,四手中已经握了四把兵刃,分别是鞭、锏、锤、挝。这四件兵器大有来历,唤作疾风鞭、追云锏、流雷锤、彻电挝,相传是夸父死后左手除拇指外的四指所化。

    我示意刘大进和小姝一众朝后退,平静道:“阴帅既然说了,那我接招就是了。”

    “那好,某今天就先替你开开眼界!着!”

    我的话刚说完,夜游神便先动手了,一声断喝,彻电挝数道流光激射而出!

    高手和高手过招,那些虚头巴脑的试探压根没有,夜游神一出手就是要我命的。

    这数道光影不是别的,正是夜游看见本领挝影打魂钉!

    一般来说,一枚挝影打魂钉就能杀了一个厉鬼,可是夜游神这一次朝着我打出来的,足足有三十六枚之多,由此可见,他对我触怒了他的威严有多痛恨!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夜游神知道我非常人,又一心想要在自己的部众面前索我性命,所以根本也就不讲礼数了,连最起码的自己是前辈身份都不在乎了,出其不意,抢先攻击!

    我身后的刘大进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怒声骂道:“不要脸!四臂怪胎,你没学过三字经嘛?长幼序,友与朋。君则敬,臣则忠。你口口声声自己以前有多少战功,可是和一个阳间后辈打个架还要偷袭出手,你的脸皮有多厚?前街老大娘的三姨妈的二婶子的骑马布有多厚,你的脸就有多厚,那骑马布有多臭你的德性就有多臭……”

    刘大进骂的我想笑,其实我的心里并不慌张,他来急我缓收,凭着强大的冥修在身前做了一道风屏,漫天一卷,便将那挝影打魂钉吸入没入地中!

    这一手功夫,惊世骇俗!小姝的那一众鬼祟见此忍不住齐声喝彩,而夜游神的那张老脸也紫成了茄子!

    我随即唤出稚川径路,灵动如蛇,只一闪,便到了夜游神的近前。

    两人兵刃相接,战成了一团。

    缠斗了几个回合,夜游神忽然收身,和声笑道:“罗卜,你已经让了我三个回合,也算是礼仪到了,某看在眼里了,下来你可以动真格的了,否则这么一刀一剑打下去,什么时候是头?搞得我不好意思杀你了!”

    我一笑,合掌道:“向前辈讨教,理应如此。不过既然阴帅这么说了,那下来罗卜可就不敬了!”

    其实本心上,我早就想找个一流高手打一架了,我想看看自己现在到底什么水平。

    刘大进见我一直在让着对方,早就急了,在后面嗷嗷大叫着:“萝卜头,你让个球怂,把你那仙人板板脚、瓜娃锤子拳一股脑给他呼上,要不这涝糟狗日的贼娃子还以为自己很厉害呢……给我锤死这个赖格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