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玄幻之我的武魂是东皇太一 > 正文 第315章 丧权辱国
    一秒记住↘e^z.看^书.首^发↘输入地址:br>

    这一日,便是众人惶惶不安之中过去了。xs8

    而凌奕却是呆在自己的房间内,一步都没有踏出房外。

    第二日,凌奕依旧没有走出房门。

    这下,也是让众人急坏了。

    赤蛟军将士,虽然都是莽夫,但又不是什么傻子。

    明明约定三日时间已经过去一日,但是凌奕既不操练军队,也不布下战术。

    这实在太过奇怪了!

    难不成这个战王凌奕,虽然天资纵横,战力无双,却不擅长带兵打仗?

    按理说,每个皇子,自小便是接受大量的学习,其中兵法,也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南宫落涵等人,也是一头雾水。

    尤其是陈剑南,显得极为焦急。

    凌地到底是久经沙场之人,格外沉稳。

    他,相信他的九弟。

    而南宫落涵,更是淡定无比。

    虽然他并不知道凌奕做些什么,但是长久以来,已经习惯凌奕这种化朽木为神奇的能力。

    中间有一次,凌奕打开房门,神色萎靡,满眼血丝。

    陈剑南急忙上前追问道:

    “战王殿下!你这一日在里面闭关,想出对策了么?

    是什么对策和我们商议一下啊!所谓一人智短,众人智长!

    我们再不济,也可以给你出谋划策啊!”

    凌奕虽然看起来极为疲惫,但是一双眼睛却是格外的发亮!

    他直视着陈剑南,似乎能够看透陈剑南的内心。

    陈剑南被凌奕看得极为不自然,眼神闪烁,不敢和凌奕对视。

    也许是因为曾经被凌奕暴揍一顿的缘故,显得有些慌乱。

    “没有对策!我还需要闭关!”

    凌奕扔下一句话,随后又踏入了房门之中。

    留下了不明所以的龙绥城众人。

    第二日晚上,子时深夜。

    月色之下,一名鬼鬼祟祟的身影从龙绥城的一个狗洞之中,偷偷溜出城去。

    这个狗洞,实在太小了,仅仅能容纳一个人废力爬过。

    这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费了半天劲才爬过狗洞。

    他根本不敢动用真气,生怕声响太大,惊到了龙绥城众人。

    爬出狗洞后,此人三步并作两步,向着一处幽蔽的森林之中跑去。

    森林之中,已经有一位武者等候。

    此人一身红袍,面上带着面罩,正是血魔殿圣子——肖战武。

    月光洒在人影的脸上,露出了真容,居然是道德真君传人陈剑南。

    “启禀圣子,赤蛟军已经归于凌奕管辖!

    凌奕信心十足,扬言要在三日之后,大破血魔军!”

    陈剑南满脸谄媚地对着肖战武说道。

    肖战武点了点头,随后问道:

    “那他在做什么?”

    “不知道,凌奕这两日,都是将自己关在房间内。没人知道他打着什么主意!”

    陈剑南摇了摇头,回答道。

    “哼!这个凌奕实在太过古怪!

    不过不足为惧,不可能左右大局!

    记住,你一定要在龙绥城之内探查出凌奕身后,是否跟着不怒僧!”

    肖战武冷笑一声,随后对着陈剑南下令说道。

    “同时,我这里有两位手下!

    都是化海境九重的高手,二人擅长连击之术,论战力,不在我之下!

    且他们自小经过特殊训练,擅长掩藏自己。

    我已经命他们换上了赤蛟军的衣服。”

    肖战武声音越来越轻,陈剑南明白肖战武的意思,将头凑了过去。

    二人密谋一番之后,各自离去。

    陈剑南的身后,多出了两个赤蛟军衣着的兵士。

    三人钻过狗洞,入了龙绥城之内。

    陈剑南踏入龙绥城之后,发现龙绥城之内所有的赤蛟军都是匆匆向着龙绥府跑去。

    陈剑南一脸好奇,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剑南向着身后那两个血魔殿武者假扮的赤蛟军使了一个眼神。

    两个血魔殿武者点了点头,随后并入了赤蛟军的队伍之中。

    陈剑南拉住了其中一个赤蛟军,询问道:

    “你们这么急匆匆是为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战王殿下让我们在龙绥府前面的大殿之中集合。说有大事宣布!”

    这名赤蛟军看见是陈剑南,自然认识是前来帮助他们的天才武者,随后解释道。

    陈剑南心中一动,跟着赤蛟军大军向着龙绥府前面大殿而去。

    众人集合于龙绥府大殿之前,看见一人站在高台之上,正是凌奕。

    人头攒动,大家却是不知道凌奕为何将众人召集起来。

    凌奕看见了陈剑南,露出一丝微笑,说道:

    “陈兄,怎么这么半晌才到来?且如此神色匆匆……”

    凌奕眼带笑意地看着陈剑南。

    陈剑南看着凌奕的眼神,既凌厉,又玩味儿,心中一惊。

    陈剑南颇为慌张,神色极为慌乱,深吸一口气,急忙说道:

    “我……刚才陷入熟睡,起来的便是有些晚了!”

    凌奕恍然大悟,“哦——”

    随后,凌奕气沉丹田,猛然喝道:

    “此时此刻开始,众人听我命令!封锁龙绥城!

    众将士轮流值班,十步一岗,时时刻刻监视龙绥城所有人!

    但凡有人要出城,或者鬼鬼祟祟,直接斩立决!什么人都不例外!”

    封锁龙绥城!

    陈剑南大脑之中发出一声轰鸣,瞪大眼睛!似乎不敢相信!

    难道……难道凌奕知道我和血魔圣子肖战武……

    陈剑南简直不敢往下想!

    战王凌奕!

    如今的名头越来越响亮,心狠手辣,杀伐果断!

    这八个字可以说是凌奕一路强行的标签!

    这件事,凌奕会怎么对陈剑南。

    以陈剑南的智商自然是想不出,但是可以想象的是,绝对是下场凄惨无比!

    “遵战王殿下令!”

    众赤蛟军将士齐声喝道!

    “二哥,此事你去安排!切记切记!此事,太过重要!”

    凌奕转过头,对着凌地说道。

    凌地重重得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众人也是极为好奇,实在不知道,为何凌奕会下这种命令!

    “你们一定很奇怪,为何我这两日会闭关不出。为何我如此信誓旦旦,保证一定能战胜血魔殿!”

    凌奕舔了舔嘴唇,语气沉重无比地开始说道。

    龙绥城所有人,听到凌奕这么说,都不由伸长了耳朵,期待凌奕所言的下文。

    “我们战天皇朝,因为弱小,受了太多太多的屈辱了!

    与北蛮皇朝长平关一战,败,割地赔偿!

    焚天皇朝战,败,割地赔偿!

    如今,九殿魔山说来便来,将我们战天皇朝视作他们的后花园!

    我,身为战天九皇子!每每想到这里,都热泪盈眶!

    屈辱,这种屈辱简直比杀了我还要难受!我恨!恨这些凶残的敌人!”

    凌奕说到这里,眼神充满了悲怆,血丝密布,恨意十足。

    凌奕声音哽咽,一字一句便是如同利刃,刺痛着每一个战天皇朝人的心。

    只要是战天皇朝的子民,都将这种丧权辱国的事情视为一生的奇耻大辱!

    说不恨,那是不可能的!

    不少年轻赤蛟军士兵,开始哭泣。

    即便是中年赤蛟军人,也是黯然神伤,不断垂泪。

    南宫落涵叹息一声。

    虽然她无法体会这种痛楚,但是被战天人的哀伤所感染,一时间也是心中思绪良多,颇为悲伤。

    唯有陈剑南面露不屑,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战天皇朝弱小?

    “我曾经无数个深夜在思考,为何,我们战天皇朝会沦落这个地步?

    我相信,大家都知道,便是因为我们战天皇朝实在太弱小了!

    弱小到谁都可以来踩我们一脚!

    甚至拉屎撒尿,我们都不能说一个不字!”

    凌奕说到这里,缓缓闭上眼睛,双拳紧紧握住!

    愤怒!

    这是所有在场战天人心中唯一一个念头!

    恨!

    所有人都恨!

    恨自己不够强大,不能将贼人杀之而后快!

    喜欢玄幻之我的武魂是东皇太一请大家收藏:玄幻之我的武魂是东皇太一更新速度最快。;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