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仙太快怎么办 > 第二十七章 不像啊(求收藏,求推荐票,拜托了!!!)
    “小子,你到底有什么阴谋,是不是又在打老娘的坏主意?”发怔了半天,宋雨湖憋出这么一句话,表情很凶恶,实在是被坑怕了。

    说也奇怪,当她拿着天粉衣时,四周的雾瘴再也影响不了她。

    水青阳看也不看,一边检查丁幼容的身体,一边说道:“既然宋姐不相信,不如把东西还给我好了,不勉强。”

    一听这话,宋雨湖又连忙收好天粉衣,后退几步,哼道:“你还是不是男人,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的道理?老娘就算给狗吃,那也是老娘的事!”

    懒理这个女人,水青阳看着平躺在地上,双目紧闭的丁幼容,吁了口气。

    幸亏及时护住了对方,如今毒素虽已深入,但还不致命,尚有解救的机会。

    摊开手,水青阳望着掌心的天粉衣,无奈地摇头,随后再不犹豫,将果子撕开一道裂口,捏着丁幼容的下巴,让果子内的水液,一点点滴入丁幼容的嘴中。

    旁观这一幕的宋雨湖,眸光连闪,嘴巴微张,这次她再也没有一丝疑虑,确信水青阳不是嘴上说得好听。

    哪怕依旧对这小子的陷害耿耿于怀,却也不得不承认,心中升起了几分佩服。

    像宋雨湖这种女人,经历的事情,见过的人都太多了,所以越发明白,水青阳此举有多难得。

    如果不是之前的事,她不介意和这小子有更深入的接触。

    随着一点点水液下肚,丁幼容脸上的黑气开始散去,苍白的皮肤也渐渐焕发出红润的神采。

    宋雨湖这才看清对方的相貌,同为女人,眼中亦闪过一抹惊艳之色,旋即愕然道:“这五官,不是老丁家的丫头吗?”

    她一会儿看看丁幼容,一会儿又看看悉心照料的水青阳,脸上的神情有点古怪。

    转眼间,天粉衣中的水液少了一半,水青阳仍没有停止的意思。

    宋雨湖看得心痛,欲言又止了好几次,最后猛一跺脚,叫道:“白痴,你想弄死这丫头,一掌拍下去就好了,干嘛浪费天粉衣,不要就给我!”

    闻言,水青阳终于停了下来,侧过头:“宋姐何出此言?”

    宋雨湖双手抱胸,冷冷道:“那丫头应该还是固藏境修为吧,这等修为,根本容纳不了那么多药力。你再喂下去,她就要爆炸了。”

    仿佛为了印证她的话,短短片刻后,水青阳便感觉到,丁幼容体内的药力与法力持续结合,形成的力量越来越强,竟有了控制不住的趋势。

    他连忙催动全力,助其消化,但好几次险些失控,费了好半天劲,才化去一部分药力,后背却都湿透了。

    趁着休息时,水青阳突然一指朝宋雨湖点去,又禁锢了她的行动力。

    不等对方发飙,便解释道:“宋姐息怒,接下来我不能分心,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只能委屈宋姐了。”

    “你这混球!”

    宋雨湖快气疯了,对方说得好听,不就是防备她吗?亏她还出言提醒,这小子果然不是好东西。

    排除了可能的干扰,这一次,水青阳进入心无旁骛的状态,效率节节攀升,又花了两个时辰,总算替丁幼容消化了所有药力。

    不愧是传说中的天粉衣,只见丁幼容身上那些翻卷的伤口,此刻都已结了痂。有些较浅的伤痕,甚至已经痊愈,一点疤都没留下。

    不仅如此,丁幼容更免疫了雾瘴之毒。

    水青阳总算放了心,起身走到另一侧,不顾宋雨湖的喊叫,寻了个隐蔽之处,而后戴上琉璃面具。

    盘坐在专属空间内,他拿起天粉衣,一口将剩下的水液全部吞下。

    轰隆隆!

    浓浓的香味,伴着一股火山喷薄般的力量,在水青阳体内爆发。他早有准备,催动全身法力消化。

    这个过程十分费力,幸亏至纯灵气足够多,水青阳根本不担心力竭的问题。

    咔咔咔……

    时间一点点流逝,他感觉到体内有一扇扇小门被推开,有神秘力量涌出,不断融入他的血肉筋骨。

    这是人体深处的潜能,在天粉衣的刺激下,不断被发掘。

    在此过程中,水青阳的体魄,血气,乃至精神力量都在提升。他的状态越来越好,心跳稳中有力,呼吸绵长悠久,浑身的细胞似乎都在跃动。

    不知过了多久,药力消散,水青阳从入定中醒来。

    睁开眼,他猛一运法,四周的至纯灵气哗啦啦钻入体内,吸收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大截。

    与此同时,法力在周身沸腾,令水青阳产生了一种肉身无法再容纳灵气的感觉。

    他立即明白,这是突破的征兆,代表身体潜能到了极限,只要顺着法力,加以引导,便能突破到采霞境!

    从他穿越至今,不过三四个月而已,却一路从固藏境中期逼近了采霞境,修炼速度之快,只能用惊世骇俗来形容。

    惊喜之余,水青阳却没有冲动,想突破随时都可以,但他必须确保,自己达到了真正的极限。

    否则留下不圆满,便会影响实力,今后去无边幻海的危机便会多一分。

    摘下琉璃面具放好,抬起头,日光正穿透雾霭,在粉红色枝叶上摇曳闪烁,不考虑危险性,此地的风光倒是一绝。

    当然,对于现在的水青阳来说,即便不动用法力,雾霭对他也再无影响。

    想到了丁幼容,他缓缓起身,打算去看看对方的情况。

    绕过一株株树木,哗哗的水声传入耳畔。

    水青阳脚步一顿,还来不及反应,视线尽头处,一具绝美玉体从水中站起,盈盈俏立在白气氤氲中。

    晶莹的水滴,顺着比丝绸更滑的雪肌往下溜,溅洒在溪面,发出叮叮咚咚的脆响。

    一束日光打在溪中,那些贪婪地赖在女子体表的水珠,宛如晶钻般剔透,却仍不及女子的肌肤那么亮眼。

    湿漉漉的长发,黏在后背前胸,衬得乌发更黑,雪肌更白。

    水青阳双目瞪直,视线穿过丛林,然后他傻住了。偏偏女子还不知情,正伸手拘水,欢快地沐浴,似要洗净身上的血污。

    呆了大约两三秒,水青阳转过头,靠在一株树上,努力调匀着自己的呼吸。

    可脑中的画面却停留在之前,挥之不去。他抹了抹脸,悄然朝外走去。某些风景再美,他也不会低级到偷看。

    水青阳想悄悄离开,又怕催动法力会惊醒丁幼容,只能猫着步走。

    但天不遂人愿,走了没几步,丛林中现出一名婀娜熟女,脱去了硬甲,穿着一袭半透明的粉纱长裙,手中还提着毛巾之类的擦洗物,摇曳生姿地走来。

    看见水青阳,熟女眯起眼睛,目光扫过他来时的路,嘴角缓缓噙起一抹冷笑。

    这一笑让水青阳毛骨悚然,不过他的反应也不是盖的,立刻惊道:“宋姐,你这一身衣服怎么变出来的?对了,丁幼容呢,她怎么样了?”

    宋雨湖上上下下打量他,双手抱胸,似笑非笑道:“她怎么样,你不知道?”

    水青阳一副听不懂的样子:“我刚刚调息完毕,怎么会知道?莫非是丁幼容醒了,解开了你的封印?这么说来,她应该没事了。快,宋姐带我去找她。”

    见他急不可耐,又若无其事的样子,宋雨湖反倒一阵拿捏不稳,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了。

    不过经历了之前的事,她现在对水青阳充满了不信任,闻言便哼道:“为了救你,小容身上多处受伤,全都是疤,你打算怎么办?”

    水青阳便笑:“宋姐何必诓小弟,吞服了天粉衣后,她的伤疤不是都没了吗?”

    “那是你能看见的部位,另外一些部位伤可见骨,根本就没好。”宋雨湖没好气道。

    不可能三个字已经到了嗓子眼,水青阳忽然瞥见宋雨湖审视的表情,猛然一惊,暗呼这鬼女人狡诈,脸色凝重道:“果真如此?那该如何是好?”

    他作势思考,宋雨湖反复瞅着他,也没摸透,只好气道:“滚你丫的,没眼福的臭男人!”气冲冲地一把推开水青阳,自己朝前走去。

    这女人有病吧?

    水青阳暗骂一句,哼着歌走向另一方向。

    女人洗澡总是很费事。过了大概一个时辰,两道身影才联袂而来,落在水青阳的身前三步远处。

    宋雨湖依旧是一身粉红色纱裙。

    而焕然一新的丁幼容,则穿着不知从哪里来的白色罗裙,及腰的黑发往后披散,半湿不干,雪肤剔透中带着一抹嫣红,令她冷艳中多了一抹生动。

    丁幼容定定地看了水青阳一眼,清声道:“事情宋姨都跟我说了,谢谢。”

    “不客气,你救了我的命,我救你是应该的。”水青阳站起来,直视着清水芙蓉一般的丁幼容,有点不自在。

    为了防止自己多想,忙问道:“对了,你怎么会撞见我?”

    丁幼容微微沉默,答道:“我听人说,两城执法监在搜捕追风盟。这些天我苦于无法突破,便想利用真正的厮杀来刺激自己。”

    我靠,姑娘你是不是太拼命了?水青阳听得目瞪口呆。

    双方一时间陷入了无话可聊的地步,丁幼容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一如她清冷的气质。

    但她绝不知道,此时水青阳脑中却升起了一个怪异的想法。

    常听人说,那个地方毛发旺盛的女人,都特别热情主动。可左看右看,丁幼容也不像啊,难道是洗澡时沾上了大片的水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