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万界真武大帝 > 120 旧人
    “寿伯。”

    郭凡一行行至山下,寿伯依旧面色复杂,竟是未能提前察觉。

    “门……门主?”

    突闻声音响起,他似乎也被吓了一跳。

    待抬头看见郭凡,眼神也变的越发古怪起来。

    “您回来了。”

    “嗯。”

    郭凡点头,负手朝山上继续前行:“寿伯心不在焉,可是有事?”

    “这……”

    寿伯张了张嘴,最终轻叹一声,紧跟其后道:“确实有事,门主上山之后,就知道了。”

    “哦?”

    郭凡音带轻笑:“少见的很,寿伯说话,竟然也会藏着掖着了。”

    他今日一来败了雷恨,二来对刀法又有新的感悟,心情自是大好。

    对于寿伯的些许古怪,也没有放在心上。

    “哎!”

    闻言,寿伯脚下一顿。

    “门主。”

    他抬起头,神色来回变换,顿了顿才道:“前门主的夫人和女儿,回来了!”

    “什么?”

    不等郭凡开口,夏燕等人已是齐齐变了脸色,眼中更是露出浓浓的愤恨。

    “回来了?”

    “当初她们舍弃宗门,留下我等独自逃亡,现今竟然还有脸面回来?”

    “门主。”

    王慕坤更是面带肃然,朝郭凡拱手:“不论何人回来,我等只认您为门主。”

    “不错!”

    众人纷纷点头,一脸的同仇敌忾。

    “遇到危险就走,把其他人抛在脑后,现今见有了成就就回来摘果子。”

    “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

    “猛虎门的门主,只有您,谁来也不行!”

    “无需激动。”

    郭凡脚下一停,面色也略微收敛,道:“师姑和师妹回来,只有她们?当初的其他人哪?”

    “其他人。”

    寿伯摇头:“其他人并未跟着回来,只不过……,还有另外一些人。”

    “另外一些人?”

    郭凡眼神闪动,大手一挥:“走,上山看看,我那师姑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杨婉君年幼,性格甚至有些天真,因父母太过强势,从来没什么主见。

    郑玉萍则不同……

    当年杨奉府之所以能够压下其他人,登上门主之外,她的功劳可是不小,是个野心极大的女人。

    …………

    猛虎门。

    山门广场处,罕见的一片忙碌。

    一群宛如山林来的野人大声吆喝着,指挥新入门的弟子不停搬运东西。

    一摞摞的兽皮,一捆捆的草药,乃至各种吃食,被一一运入仓库。

    “这猛虎门,比我们想象的可大多了!”

    两个负刀大汉立于场中,环视四周忙碌的场景,不禁咧嘴一笑。

    其中一人身材壮硕,手臂粗如常人大腿,满脸络腮胡笑的肆意。

    “那么多人,那么大一块地盘,还靠近郡城,咱们以后有好日子过了!”

    “不错。”

    另一人身量较高,留有三寸胡须,此即捋须轻笑,闻言点头。

    “姓郑的娘们总算说了次大实话,只要天明能当上这猛虎门门主,咱们也算在这里扎根了!”

    “嘿……”

    壮汉双手虚握,冷笑道:“一个可能还未通奇经的小子,收拾他还不是轻而易举。”

    “哈哈……”

    另一人大笑,显然对此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说起来,我们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原来的寨子丢就丢了吧。”

    “山里的日子,哪有外面精彩!”

    “嗯。”

    壮汉点头。

    就在这时,又有三人走了过来。

    当头一人气质端庄,面容姣好,头戴精致雕花玉簪,腰缠白绸,正是杨奉府之妻郑玉萍。

    同时她也是猛虎门上代弟子,一身修为,已是通了一条奇经。

    后面两人一男一女。

    女子相貌清秀,眼神清澈,一身素雅衣服,更是透着股惹人怜爱的娇弱。

    自是杨婉君。

    男子年岁不大,当不超过二十,与杨婉君年龄相仿,气质却有些独特。

    双眼灵动,透着股天真无邪,却又有一种如同野兽般的敏锐。

    两人牵着手、倚着身,毫不掩饰彼此的亲密关系。

    “郑大姐、天明,你们来了。”

    壮汉见到几人,急忙抬手打着招呼。

    “嗯。”

    郑玉萍冷着脸点头,对两人并没有什么好脸色:“你们收敛些,这里还有郭凡留下的人。”

    “怕什么?”

    壮汉不屑撇嘴:“你们这宗门真是有够弱的,就连修成内力的都没几个。”

    “也就外面那群老兵,还算有些看头。”

    “老三,不要大意。”

    另一人摇头:“那群老兵虽然修为不强,但一个个煞气十足,更是精通战阵,真要动起手来,我们虽然不怕,手下人怕会损失不少。”

    “知道了。”

    壮汉有些无趣的摆了摆手。

    郑玉萍生在猛虎门、长在猛虎门,自身的一切关系也在猛虎门。

    闻言不禁面色一寒。

    “我们猛虎门现在是没落了,但也不是没有兴盛过。”

    “当年师兄不曾走火入魔的时候,猛虎门只是奇经高手就超过十人!”

    甚至……

    还有一位打通了任督二脉的老一辈高手。

    奈何,全都死于孙解良之手,导致猛虎门彻底没落,十年不振。

    “知道了,知道了。”

    老三一脸不屑:“你这话我和二哥听的耳朵都起茧了,烦不烦!”

    “再说,那什么不提什么来着?”

    “好汉不提当年勇。”

    眼中带着兽性的年轻人天明闻言笑道:“三师傅,你应该多读读书了。”

    “听婉君说,外面的世界跟山脉里不同,一味打打杀杀可不成。”

    “有什么不一样?”

    老三双眼一瞪:“还不都是弱肉强食,你看这猛虎门那姓郭的,不就是因为实力不够,被九江水邬的人欺负!”

    “要是换了我们,就算没有别人强,肯定也不会让人随便欺负。”

    “这就不劳阁下操心了!”

    一个沉闷之声突然响起,也让在场几人同时转头,朝着广场之外看去。

    却见不知何时,一人已经立于山门之前,

    来人身材高大魁梧的惊人,面如刀削斧凿的雕塑,绣有暗金纹路的披风迎风招展。

    气势则强悍威猛。

    他只是静静立于原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就连那高达丈许的山门、两侧矗立的威武猛虎石雕,此时都成了对方的陪衬。

    目光落下,所有人都不敢直视,下意识垂首避开。

    “师姑、师妹,别来无恙啊!”

    “师兄。”

    杨婉君面上先是露出一丝雀跃,随后化为忐忑:“听说你去跟人比武了?”

    “真是不自量力!”

    郑玉萍先是惊讶于郭凡的气度,数月不见,对方竟像是变了个人。

    就连身量,都又增一筹。

    紧接着就是冷嘲热讽:“以你的修为,竟敢跟雷恨动手,不过是自讨苦吃。”

    “哼!”

    “你自己丢人现眼也就罢了,还连累猛虎门的名声,真是没用!”

    “唔……”

    郭凡眼眉一挑,朝身后看去。

    众人被他气势所迫,却是没有几人注意到,他身后还有不少人。

    “门主。”

    王慕坤弯腰苦笑,道:“因为今天的事太过重要,所以大部分人都跟着去了。”

    “想着既然我们都知道了,也没必要着急通知,所以就没让人回来通报。”

    “这样……”

    郭凡了然。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说郑玉萍等人来的实在太巧了。

    “师姑。”

    “呵……,看在以前的份上,我再叫你师姑也是无妨。”

    郭凡举步前行,步伐虽慢,却犹如龙行虎步,气势威猛骇人。

    他缓步而来,就如一座山峰在移动,不少人直接呼吸一滞,面色发白。

    杨婉君更是下意识倒退两步。

    “师姑等人既然已经离开猛虎门,舍我等而去,又何必回来?”

    “此番回来,又是所谓何事?”

    他一番追问,不能让郑玉萍心中起伏,却让夏燕等人升起同仇敌忾之意。

    当初杨婉君等人的所作所为,无异于把他们推进火海,是对宗门的背叛。

    “我们也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击杀孔宗翰。”

    郑玉萍闻言,声音也随之一肃:“我这次回来,是为了拿回原有的东西。”

    “哦?”

    郭凡面色不变,音带讥讽:“就不知,猛虎门内还有什么东西,是师姑当时没有带走的?”

    “郭凡,你不必阴阳怪气。”

    郑玉萍深吸一口气,道:“当初让你当门主,你应该很清楚是为了什么。”

    “现今既然猛虎门安然无恙,我们回来,自然是来继承祖宗基业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郭凡眼眸微垂,道:“现在,我才是猛虎门门主,而你们,则已经被驱逐出门!”

    “不错!”

    夏燕上前一步,怒瞪郑玉萍:“自你们背叛宗门的那一日起,就已经不再是猛虎门弟子!”

    “丑丫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郑玉萍面色一寒,直视郭凡:“郭凡,你别忘了,你如今的一身修为,都是我丈夫赐给你的。”

    “门主之位,也只是让你暂代而已,真正的门主继承人,实则是婉君!”

    说着,她一抖衣袖,甩来一道卷轴。

    “你若不信,可以自己看!”

    “啪!”

    郭凡大手一伸,接住卷轴。

    随手展开,就见上面是孔宗翰熟悉的字体,更有消失的宗门印玺盖章。

    ‘因世情复杂,宗门危在旦夕,现准许玉萍、婉君、刘师弟等人先行离开猛虎山,择地蛰伏,他日东山再起。’

    ‘猛虎门门主之位,由郭凡暂代,实则婉君接替,传承祖宗基业……’

    “彭!”

    郭凡只是打眼一扫,就掌中发力,震碎卷轴。

    “师姑。”

    他略有些好笑的看向对方,道:“你好像忘了,当年我师父也说把门主之外传给我,只不过先让杨师叔暂代。”

    “但后来,为何没有让我接替门主之外?”

    他双肩一耸,道:“前人之语,不合今时之情,这是杨师叔亲口所说,现今我原样返回,师姑觉得如何?”

    “你……”

    郑玉萍语声一滞。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这时,浑身野性的老三面容一皱,大喝一声,迈步朝郭凡扑来。

    “拿下这小子,不由他不乖乖就范。”

    跪求收藏、推荐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