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玄幻小说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真实的礼物(九)
    天闲眼睁睁的看着一切,任凭爆发出全身的力量也无济于事,和天闲有关的一切都从这个世界剥离,再没有任何关系,瑶瑶睁大一双美目,吃惊而又有些恐惧的望着天闲,然后被白火掠过,化为片片飞灰,和大海上的所有生灵一样……

    和大海一样。

    白火漫天彻地的席卷一切,将所有目力所及的东西烧成灰烬,人、兽、陆地、海洋、天空……

    只有天闲剥离世界之外,丝毫无损。

    “瑶瑶————————”天闲放声怒吼,却依旧唤不回心爱的人,万物化为灰烬,消散一空。

    天闲呆呆的看着飘散在整个世界的灰烬,撕心裂肺的痛,在脸上凝成一片死灰。

    都消失了,所有的一切……

    整个沸水城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居住地整个被化为灰烬,就连星空中的柱形石碑都没有幸存。

    现在,连这些灰烬都在飞速消散,仿佛溶解在什么中一样……一切都消失了。

    茫然四顾,眼前只有无尽的星空,沸水城消散在茫茫星海之中,仿佛从来不曾存在,天闲身处这里,如做了一场大梦,一切都是假的。

    那白火也已经消失,星空之下,寒冷、寂静,空旷而渺远……

    天闲的心也随之空了。

    瑶瑶死了。

    天闲简直不敢相信这件事,但就在刚刚,就在自己的眼前,瑶瑶就那样轻而易举的死去,甚至连身体都没有留下,消失的干干净净,就好像太阳下的一滴水,悄然消失……

    轻易的甚至有些不真实。

    不断的回顾周围,不断的望着能看到的一切,天闲拼命的想要找到一些什么,找到一些刚才的一切都是假象的证据,然后什么都不存在,这里的一切归于虚无,连证明一切不存在的证据都找不到。

    “瑶瑶……”天闲声音微微打颤,没有什么比瑶瑶的离开对天闲的打击更大,那是天闲心中永远也无法释怀的痛处。

    徒劳的想要抓到什么,但一无所有。

    无限的痛苦在天闲心中膨胀开来,犹如不可遏制的火焰,这火焰烧灼的天闲四肢百骸剧痛无比,痛到灵魂深处。

    漆黑的怒焰自天闲身体中燃烧而起,如活物一样飞速的扭动膨胀!

    天闲的身躯随之暴涨,皮粗变的粗糙如焦黑的岩石,一道道熔岩般的火红纹路滚滚流淌,一头长发暴涨三尺,飘扬而起,硕大的黑色巨角在头顶凝结成形……

    恶魔之力借由巨大的痛苦疯狂的爆发开来!

    天闲很清楚正在发生什么,但是却无法阻止,或者说,只有这爆发恶魔之力时的快感,才能缓解心中难以承受的痛苦!

    这是赴死之路,但如果不快马加鞭,却生不如死!

    天闲仰天长啸,身高五米的巨大黑色恶魔怒声咆哮,声震星宇。

    爆发,再爆发,恶魔之力第一次得到这样的机会近乎无止境的喷涌出来,巨大的恶魔越来越脱离人的模样,原本无形的力量凝结形体,汇集意志,天闲甚至开始感觉到另一个意志的存在……

    长久以来,一直压制恶魔之力,都算相安无事,没想到这样恐怖的爆发仅仅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竟然就迎来了恶魔之力反噬的最后阶段!

    天闲心知不妙,但一切已经无可阻挡,新生的意志甚至开始诱导恶魔之力的进一步爆发,开始迎接自己全新的生命!

    难道就这样被吞噬了吗?

    荒谬的感觉在天闲心中蔓延,难道就这样结束了生命,结束了一切。

    漫漫星空下,人类大陆的一切在天闲的脑海中不可抑制的浮现而且,拥挤着,扩张着,曾经的一幕幕在眼前飞逝而过,那份连接着雪的悸动轻轻颤抖……

    天闲发出不甘的吼声,恶魔之力依旧在喷涌,借助痛苦的负面情绪无限膨胀,天闲极力凝聚属于自己的力量,但和近乎膨胀的恶魔之力相比,微弱的可怜。

    但天闲不能放弃!

    一念之差,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不能再犹豫,不能再迟疑,否则就真的会再无翻身的余地……

    恶魔之力新生的意志感受到了天闲的反抗,但却似乎并不在意,与天闲本身的力量相比,恶魔之力现在要强大十倍不止,几乎随手就能碾死天闲。

    天闲已经无法控制恶魔之力,而且因为身体失控,本身的逆心诀力量和古神铭文的力量也大打折扣。

    勉强凝聚了现在自己所有的力量,天闲打算进行拼死一搏!

    新的恶魔意志虽然力量强大,但是新生的意志还没有完全成型,无法对这力量完美的运用,机会总还是有的!

    将所有力量凝聚在右手,天闲并指成剑,直戳额头巨大的恶魔之角!

    那是恶魔之力最为敏锐,却也是相对薄弱的地方!

    右手虽然是天闲在指挥,但稍有动作,天闲的口中已经发出一声浑厚的怒吼,更加浓厚的黑色火焰从身体中升起缠向右拳,同时左手也向右拳抓去。

    天闲的手只挪动了寸许距离就被牢牢的制住,黑色火焰缠住手臂,急速渗透进入皮肤,左手也掐住右手手腕,铁钳一样牢不可动。

    任凭如何发力突破,天闲都无法再前进分毫。

    就到此为止了吗?天闲心中不由一叹,那新生的恶魔意志显然现在没空理会其他,专心凝聚自己的意志,阻拦天闲的攻击时,天闲感觉到它的情绪更多的不是愤怒和恐惧,而是一种“你很烦”的懊恼。

    力量对比实在太过悬殊。

    如果能够击败对方,或许只能期待奇迹了,但是这茫茫星空,只有天闲自己,还有不断膨胀的恶魔之力……

    可没有什么奇迹。

    今天,真的只能到这里了吗?毫无声息的,死在这个连安葬都没地方的黑暗之中……

    死亡,天闲忽然感觉自己对这个词有了新的理解。

    那就是,既然要死了,不趁着没死的时候再努力一下,还等什么呢?

    这是天闲从未用过的招数!

    逆心诀的是从七宝灵心真解脱胎换骨而来,虽然现在已经完全是两套法门,但基础是相通的。

    气血运转激发身体生命能量,瞬间大幅度提升身体机能,按照老骗子的说法,这是体修的一种法门。

    这是正常的法门。

    而气血逆转,就是逆心诀的运转方式,而逆转气血,在七宝灵心真解中,属于兵解散体的拼命招数!并非正式记载于书上,而是不知道什么人用很小的字在书后添加的注解。

    而逆心诀,天闲早就发现,也是有这样类似兵解散体的搏命招数的!

    但凡气血运转,汲取身体潜能,无不考量程度深浅,浅则力量弱小,深则力量强大。而凡事过犹不及,过深的催动,必然导致身体疲劳衰弱。

    而这兵解散体的招数,就是要将身体化为齑粉!将每一寸肉,每一滴血,每一缕毛发的力量都激发出来!

    我为牺牲!神力铸魂!

    脑海中清晰浮现七宝灵心真解最后一页上的小字,天闲一咬牙,逆心诀极速暴走,然后在体内疯狂凝聚力量!

    当力量凝聚到一个顶点……

    爆!

    巨大的恶魔化身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叫,半边身子忽然猛的坍塌下去,然后极速膨胀,轰然炸裂,一时间血肉横飞,黑烟翻滚。

    天闲知道自己不可能像那书中添加的文字般“神力铸魂”,只能牺牲**,最后一搏!但就算要死,也不能蠢死!

    炸裂的自然是天闲无法控制的左半身!

    身躯催动到极限汲取的力量完全聚集在右手,一缕白色火焰在手掌中悄然而生,天闲来不及诧异,之前从未这样使用逆心诀,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只知道近乎无穷的力量在手中激荡,仿佛挥手间可以毁天灭地!

    白色火焰只有一缕而已,却把恶魔黑焰逼退!恶魔的左手在刚才更是已经炸碎!天闲顿时脱困!

    浩瀚星空之下,一点寒芒闪烁,天闲双指如剑,狠狠戳在那恶魔的巨角之上!

    一下捅了个对穿!

    白色火焰染在巨角之上,眨眼燃遍恶魔全身!

    天闲感觉,重复的一幕再次出现……白色的火焰,浮动的灰烬,不断的消失……

    巨大的恶魔化身被这白色火焰烧灼,连吼叫声都被压制,无声咆哮,疯狂扭动身躯……

    但也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庞大身躯被烧的一干二净。

    天闲飘在虚空之中,身上跳跃着淡淡的白色火焰,恶魔化身早已经被烧毁。

    茫然……

    这算是……击退了恶魔之力的反噬吗?

    看看自己身体,完好无损,恶魔化身崩溃后,天闲的身体居然恢复如初了。

    怎么感觉……怪怪的?

    曾经吞噬各路神灵的恶魔,就这么被轻易的击溃,天闲觉得自己似乎厉害过头了,而且……这拼命的绝招用完之后,自己好像没有任何损伤。

    难道是恶魔化身兵解散体了?倒霉的恶魔替自己烟消云散?如果是这样的话……

    “当然不是这样,蠢蛋!”天闲还没想下去,一个声音忽然冒了出来。

    天闲顿时一怔,还在茫然中没有反应过来,看向四周,宇宙无边无际,除了无尽的黑暗,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别看了,好运的小子,我不在这,嗯……甚至也不知道你在哪,这样说话很累的,就算借助预留的力量也只能坚持一会儿而已所以你最好什么也别问,尽量听我说,听到了没有?”

    天闲这次完全愣住,因为发现这个声音居然是从自己的身体里传出来的,那种感觉……就和雪在说话的时候差不多,再有更让天闲诧异的是,这声音自己是认得的。

    就在刚刚,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毁灭了一切,沸水城,瑶瑶……一切的一切!

    在意识到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的一瞬间,天闲的怒火再一次喷涌而出!不可抑制的再度开始恶魔化。

    “喂喂喂,说过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你怎么还这么无聊,给我好好听我说话!”

    随着这句话,天闲顿时感觉一股无形绵力自身体中涌出,居然瞬间压制了恶魔之力。

    天闲不由愣了一下,恶魔之力还是第一次这么快的被压制,似乎……之前就没什么力量可以压制恶魔之力。

    “我和你说啊……”那个声音里全是无奈,“你算是因祸得福,恶魔的力量是个无底洞,跳下去就没有可能出来,现在已知最厉害的家伙就是和恶魔,但是以你的潜力,应该也不会触及到特别深层次的境界,所以今后不必再为这个事情担心了,知道为什么吗?”

    这个声音等了不到半秒钟,几乎就是没有等,就继续说道:“那是因为目前境界的恶魔已经别烧干净了,唉你真是好运气居然也是用火焰的,现在明白了吧,唉你这个蠢蛋居然还生气,我可是给你捡了个大便宜,还在这里苦口婆心的讲道理,我的时间有限你明白不明白?”

    天闲完全确定这家伙就是刚刚毁掉了一切的杂碎了,因为这家伙说着时间有限,但是自己却啰嗦起来没完,一再确定口气和声音,肯定这是这个家伙。

    这家伙还在说。

    “你算是拿到我留下的东西了,不过看起来实力实在有限,是因为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才能联系上吧,唉……我的家居然还在,那样只会出产科学的地方居然还会存在,真是不容易,要是能回去看看就好了,就没有别的地方有动漫看了,当初我追的那部……”

    天闲实在是有些忍无可忍,出声打断“你不是时间有限,要我好好听你说吗?”

    那个声音先是停了一下,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打了个哈哈:“的确的确,我的时间当然有限,所以你给我好好听着,不要出声打断我,听见了吗?”

    天闲不由皱皱眉,这个家伙刚刚毁灭了一切,而且说话随心所欲,这样喜怒无常的家伙现在出现不知道代表着什么,从刚才的话来看,这家伙似乎给了自己好处,但是,好处从来都不是白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