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其他小说 > 史战之园 > 第四百四十五章 沙场宿将展才华
    “你是想要先叙叙旧呢,还是想要马上开始比赛?”

    严亮也是一改以前的风格,说出来这么一句。

    让苏林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因为这明显不应该是严亮的风格啊。

    或者说其实这家伙是想要搞些什么阴谋,那就真的需要小心应对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当然也有可能就是单纯的想要叙叙旧而已,但是苏林才不会相信这种小概率事件会发生。

    “请问,冯子材出生于哪一年?”

    苏林赶紧问了问题,以免夜长梦多。

    “傻小子这个梗我现在都已经懒得翻了。”严亮这样的评价。

    而与此同时靳池看了傻小子一眼,发现这一次非常的可喜可贺。

    傻小子此时一点动力都没有了,根本就是懒得和这群人做任何的计较了。

    果然总是被骂也是有好处的,起码抗击打能力也能墙上不少。

    “冯子材出生于公元1818年。”

    严亮终究是回答出来了问题。

    此时就没有任何叙旧的意思在里面了。

    “请问,冯子材出生在哪里?”之后就只是在问问题了。

    “冯子材祖上世居南海县沙头圩······”

    “我问的是冯子材出生在哪里,没有问他的祖上居住在哪里。”严亮冷冷的说道。

    “可是你也没有容我说完啊。”

    “那好,你接着说。”严亮忽然之间又转变了态度。

    “乾隆年间,该圩遭受水灾,冯子材的祖父便迁到钦州城外沙尾村定居,冯子材就是在这里降生。”

    苏林觉得自己回答个问题还真是非常的不容易。

    让个严亮把他弄得晕头转向的。

    之后稍稍有所停滞,因为实在是想不起来应该做些什么了。

    “愣着干什么,问问题啊。”

    严亮这样的提醒道。

    这时苏林才如梦初醒。

    “请问,冯子材因为什么而练就了一身的好武艺?”

    “这也能算一个问题么?”严亮质问道。

    “当然是可以的啊。”苏林此时的表情是非常解气的标配。

    让你刚才打断我回答问题。

    这次看你要怎样才能回答出来了。

    说不定在你回答的中间我也会捣捣乱什么的。

    现在苏林已经确认,比赛刚开始的时候严亮就是在故意搞事情的。

    至于为什么这家伙会变成这样。

    那实在是太简单了。

    苏林向于萍和杜玲的方向看了一眼。

    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来着。

    “应该是强烈的求生欲来着吧。”严亮非常简短的回答道。

    “你怎么连这种网络词语都用出来了?而且把答案答成这样,对得起你的身份么?”

    “我有什么身份?”严亮反问道。

    “当然是作为高手的身份!”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啊。”严亮同样很夸张的说道。

    这句话苏林还真没法正面反驳。

    “但是你这明显不是好好比赛的态度。”

    “早这么说我不就明白了么?”

    这样的说法实在是十分的欠揍。

    但是苏林也没有心情在严亮说答案的时候出言阻止了。

    “童年的冯子材,生活过得十分艰辛。他4岁丧母,10岁丧父,与祖母、兄长相依为命,孤苦伶仃,只上了两个月的学便辍学。为了活命,小小的冯子材不得不随大人贩盐、做木工、捕鱼摸虾、护送牛帮,篱笆房被洪水冲垮后只好住进庙里,饥寒交迫,朝不保夕。父母双亡后,舅父黎氏欲收养冯子材,被冯子材拒绝,祖孙日复一日地过着凄惨的生活。冯子材15岁那年,祖母撒手人寰。求生的**,驱使流浪街头的冯子材操刀使剑,练就一身好武艺。凭着拳脚功夫,冯子材为人放木排、做保镖。”

    于是严亮很顺畅的回答了出来。

    看着这个样子苏林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毕竟是对手技高一筹,还是没什么可说的。

    “请问,冯子材的表字是什么?”

    “你突然之间问这样的问题好么?”

    “当然好了,这才是真正基础的问题。”

    “冯子材字南干,号萃亭。”

    苏林算是怕了严亮了,老老实实的说出了答案。

    “请问,冯子材在公元1848年曾经被谁劫持?”

    “当时冯子材与友人外出做生意,在LS县境内被天地会刘八部劫持,遂与反清队伍结下冤仇。从刘八军中脱逃后,冯子材投奔团总黄汝谐,充当勇目,协助围剿当地农民起义军。但是,黄汝谐贪功吞赏,冯子材绝望之余,率众改投廉州知府,在镇压天地会、围攻廉州的战斗中大显身手。继之,冯子材奉调高州清剿凌十八义军,因作战勇敢,获八品顶戴,为其升迁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严亮再次把问题回答得很详细。

    让苏林都觉得非常的汗颜。

    同时心中也是升起不小的火气。

    我都已经不想在你回答问题的时候搞事情了,还要这样的炫耀是几个意思。

    显示你很了不起么?

    “请问,公元1853年的时候,冯子材在军中是什么职务?”

    “当时他跟着向荣镇压太平军起义,一路尾追到江南。公元1853年,身为都司的冯子材统带广勇,隶向荣在南京城外孝陵卫建立江南大营,不时向城内太平军进攻。公元1856年,江南大营被太平军摧毁,冯子材败逃丹阳。”

    “答案稍显累赘了点。”严亮说道。

    “那也总比你的一堆废话来得强。”苏林现在可是已经抑制不住货齐了。

    “那就赶紧问问题吧。”严亮脸上似乎也有些挂不住,这样说道。

    “请问,冯子材在公元1858年在军中是什么职务?”

    “是总兵。”严亮一副我是不是很从善如流的样子。

    让苏林现在都快要出离愤怒了。

    “你是在故意的破坏比赛么?不是几个字几个字的蹦就是说一大堆没用的废话,你到底还想不想让比赛顺利进行下去了?”

    “让比赛无法顺利进行的可不是我,而是你才对。”严亮连忙给出了解释。

    “怎么就又怪到我的头上了?”

    苏林非常气愤的反问着。

    严亮这家伙实在是太不讲道理了。

    “当然是因为你的情绪不太稳定才会导致这样的恶果了。”

    严亮施施然的说道。而苏林竟然还真就相信了。

    确定不是被忽悠瘸了么?看台上的傻小子充满恶意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