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脱了!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脱了!

    书房内,陷入了平静。

    死一般的寂静。

    老者,亦是这座别院的主人。她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还有些微妙。

    甚至,她生出了与赵先河完相同的感受。

    她驾驭不了这个从小就精密培养的亲孙子。

    甚至连他在想什么,想做什么,都捉摸不透。

    他本以为,快乐佛只是想要为难一下唐欢。可没想到,快乐佛的真正目标,并不是唐欢,而是*了快乐佛多年的赵先河。

    他亲口说,他要针对的,不是唐欢,而是赵先河。

    老者无言以对。

    即便明知被快乐佛欺骗了,她也无能为力。

    因为快乐佛是她的亲孙子。

    是他们老赵家的最后独苗。

    三十年来,赵家倾注的所有心血,都只为让这个潜心修炼的快乐佛,可以风光继承赵家。并成为当之无愧的,华夏第一!

    当年,赵家被唐家所压。

    这位赵家老祖宗的丈夫,赵公明,亦在当年的那场风云之争中,黯然退场,郁郁而终。

    三十多年过去了。

    老唐家随着唐国柱的远离海外,而分崩离析。

    老赵家,亦是卧薪尝胆,等待着快乐佛继位之后的厚积薄发。一举夺冠!

    白家?

    姚家?

    都不是老祖宗眼中的真正敌人。

    老唐家,才是最大的障碍!

    不论是远在海外的唐国柱,亦或者身在华夏的唐欢,都是赵家的生死宿敌!

    亦是他快乐佛继承赵家之后的最大敌人!

    “老祖宗。”

    咚咚。

    书房大门被人敲响。

    一把娇媚中略带磁性的嗓音响起。

    伴随咯吱一声轻响,房门被人推开。

    走进书房的,是一名身着旗袍的娇媚女人。

    她年约四十,唇上摸着诱人口红。那双妖娆的美眸,更是散发着摄魂夺魄的媚态。

    这实在是一个令男人看在眼里,就拔不出来的尤物。

    风情万种,撩人心魂。

    “唐欢来了。”

    妩媚女人轻声述说。

    视线,却始终停留在快乐佛的清秀脸庞之上。

    这个僧袍打扮的年轻人,就是她的继子。

    一个常伴青灯的继子。

    现在,他回来了。

    在老祖宗的安排之下,重回赵家。

    毫不意外,当快乐佛褪下僧袍,还俗之后,赵家积攒了三四十年的财力、资本,都将被他牢牢掌握在手中。

    说实话,妩媚女人很羡慕,甚至嫉妒。

    赵家老祖宗缓缓起身,然后拿起了身边的拐杖。

    “你们聊,我累了。”

    老祖宗说罢,缓缓走出了书房。

    该聊的,她已经跟这个捉摸不透的孙子聊透了。

    该说不该说的,她也已经说尽了。

    接下来,就把时间留给这对名义上的母子吧。

    即便这是他们的初次见面。

    尽管,这女人甚至只跟老祖宗的亲儿子,共度了几个月的时光。

    但名分就是名分。老祖宗作为过来人,她将这些东西看的很重。

    咯吱。

    房门关上了。

    书房内的气氛骤然变得凝重起来。

    除了墙壁上的挂钟,妩媚女人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以及心跳声。

    她沉凝了片刻,绕步来到了快乐佛的正对面,也就是老祖宗刚才所坐的位置。

    “我帮你倒一杯茶?”妩媚女人莞尔笑道。

    她的眉眼之间,均透着妖娆之色。

    仿佛一个能勾魂夺魄的狐狸精,美艳极了。

    在这大千世界,能抵挡此女诱惑者,恐怕没几个人吧?

    快乐佛生父,纵然在重病之下,仍是将此女招入赵家,成就了一对老夫少妻。

    妩媚女人的一生,也因为踏入了赵家大门,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喝。”快乐佛淡淡摇头,清秀的脸庞上,掠过一抹浅笑之色。

    妩媚女人闻言,也没强求。

    她正要款款入座,却听快乐佛再度开腔:“站起来。”

    这一次,妩媚女人愣住了。

    站起来?

    难道她连坐的资格都没有吗?

    不管如何,妩媚女人终究是他快乐佛名义上的母亲。哪怕只是一个继母身份。

    哪怕她在老祖宗面前,也并不怎么受重视。

    可该如何,就是如何。

    这层身份,是快乐佛无法改变的。

    “脱了。”快乐佛仍是盘膝而坐,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也格外的平静。

    可那惊世骇俗的两个字,却让这本就气氛凝重的书房,愈发压抑起来。

    甚至一度,让妩媚女人有些窒息感。

    如果她没产生幻觉,坐在她对面的这个清秀小和尚刚才所说的两个字,是脱了。

    脱什么?

    妩媚女人狐疑地望向快乐佛,心头,却微微颤栗着。

    “衣服。”快乐佛抬眸扫视了妩媚女人一眼。薄唇微张道。

    妩媚女人彻底崩溃了。

    脱衣服?

    在继子快乐佛的面前?

    他这是什么意思?

    妩媚女人微微蹙眉道:“我是你父亲的妻子。”

    她掷地有声地说出这句话。试图震慑住快乐佛。

    可瞧着快乐佛那平静淡漠的表情,妩媚女人知道,她完失败了。

    “需要我帮你脱吗?”快乐佛一字一顿地说道。

    他的口吻从容而平淡。听起来,没有任何的情感在里面。却透露出强烈的,不可抗拒的压迫感。

    强大的压力让妩媚女人难以抗拒。

    她更加知道,坐在她面前的这个看起来毫无公害的小和尚。即将成为老赵家的霸主。

    他说的话,她没资格对抗,也不可以拒绝。

    拒绝,就会被扫地出门,她近十年积攒的一切,也都将烟消云散。

    终于,妩媚女人妥协了。

    尽管书房内发生的一切举动,显得如此不可理喻,有违伦理。

    但妩媚女人没得选。

    她除了顺从快乐佛,别无他法。

    当她那条贴身且极显身材的旗袍褪下之后,那双勾人的美眸,也颇有怨色的望向了快乐佛。

    仿佛在质问快乐佛:这下你满意了吗?

    婀娜的曲线,凹凸有致。

    丰腴且火辣的娇躯,无一不是对异性疯狂的视觉冲击。

    “内衣。”快乐佛仍是面不改色,用近乎霸道的口吻说道。“脱了。”

    此言一出,妩媚女人的脑子彻底炸开了。

    内衣也脱了?

    快乐佛,你想干什么?

    你又想得到什么?

    难不成,你要侵犯你父亲的女人吗?

    难道,你要和我这个继母,苟合吗?

    妩媚女人那高耸的胸脯,因激烈的情绪冲撞,而微微颤抖起来。

    看起来,蔚蓝壮观。

    ~~